笔趣库 > 极赋 > 第五十七章 懒得跟你计较
    元正走出沉心殿,却并未第一眼看到扛把子。

    但看见了苏仪。

    “师兄,这是何故?”元正问道。

    苏仪招了招手,三丈外的那棵坤木上,一块约莫拳头大小的金色光团飞跃而来。

    金色光团落地之后,便化成了一尊庞然大物。

    元正尽量让自己保持从容,可忍不住说道:“扛把子,你竟然都能随意改变形态了?”

    金光灿灿的扛把子这才上前,吐了吐舌头,亲昵的舔了舔元正的手背,从其龙眸中,看到了什么叫做得意。

    苏仪笑道:“你纵横圣剑的修行,比我想象之中的要快很多。”

    “经过我的调教,你的扛把子,不但可以改变体型大小,还可以幻化万兽。”

    言语之间,万里烟云照便化作了之前的模样,主体呈黑色,一双龙角,随后黑光一闪,又化作了一匹丰神如玉的白色战马,随后又化作了一头麒麟。

    元正觉得这非常的神奇,和戏法里面的大变活人很像。

    “如此一来,你也不必担心你骑着万里烟云照会招摇过市了。”苏仪道。

    元正对着苏仪鞠了一躬,双手作揖道:“多谢师兄。”

    苏仪笑道:“无妨,我们去看师尊吧。”

    清风醉人,大秦龙脉深处的风情,沧桑悠远,带着岁月的厚重。

    鬼谷子也不知晓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又会在什么时候离开。

    一杯茶,坐在凉亭里,静静的看着这一方山河,不食人间烟火。

    这才是真正的天上人。

    元正来了,微鞠一躬说道:“师尊,我已经学会了纵剑术与横剑术。”

    鬼谷子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放下茶杯,不冷不热的说道:“接下来你就要正式的修行庶人剑了,四国之间,你想要去哪一个地方?”

    元正陷入了沉思。

    大秦,大周,大夏,元正不熟悉,那里的律法与民风,都和大魏截然不同。

    他还是想在大魏境内游荡,去修行庶人剑,顺带去南越之地看看齐冠洲,自己若是到了旧南越地界,齐冠洲会将自己如何。

    然后去江南看看,看那谢氏一族,是不是对自己仍然有着憎恨之心,还是说已经屈服了武王府。

    “眼下虽无战事,可士子们也无法向早年间那般游学列国,各国之间门户紧闭,还是现在大魏游荡一圈,再去看看其余的三国吧。”元正这般应道。

    鬼谷子道:“庶人剑的修行是枯燥的,花椒还有茴香会陪着你,作为你的剑侍,她们会寸步不离。”

    “无论你接下来去向何方,都要记得庶人剑有所感悟后,回来一遍,不要着急修行诸侯剑。”

    元正微微点头,对于自己的这位师尊,元正有着许多不理解看不透的地方。

    无论是唐峰还是神秘人,元正都能感觉到对方的情绪变化与人性,唯独鬼谷子,是真的一望无际的深渊。

    这一日,花椒和茴香做了一顿盛大的宴席。

    这一日,也没有因为元正的离开,而在宴席上说话。

    这一日,元正带着两位貌美如花的剑侍,走下了秦岭。

    ……

    大梁城,忠王府。

    柳青诗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

    事发的时候,元正和柳青诗都成为了整个大魏子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如今风波过去,人们也逐渐忘了柳青诗与元正之间的事情,可在大梁城,这件事永远都是忠王府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正午时分,有一人骑着威武雄壮的万里烟云照来到了忠王府大门口。

    整个王府张灯结彩,列队欢迎,柳苍岳和柳深以及贪狼十八骑尽数出现。

    便是连素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柳青诗,也走到了王府之外。

    骑着万里烟云照的那位青年,身着一袭华贵的锦绣紫衣,腰间佩玉,一头精炼的马尾长发。

    其模样,目若朗星,肩宽腰细,肤色白皙,挺拔的山根,微薄的嘴唇,无论怎么看,都很让人喜欢。

    整个人透出一股英姿勃发而又温润如玉的矛盾气质,眸光所及之处,皆是震慑。

    他手握御龙戟,跳下万里烟云照,将御龙戟顿在地上,双手抱拳道:“晚辈元青,见过忠显王。”

    武王有三子,长子为麒麟,次子为翘楚,三子为混账。

    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元青来了,回到瀚州连板凳都没有坐热乎,就被元铁山赶出家门,来大梁城报到了。

    元正当初来的时候,差点死在了武王府。

    可元青来了,自然是不一样。

    柳苍岳熟稔的上前,握住元青的双手,热情道:“我大梁城和你们瀚州那富庶之地比较起来,的确是寒酸了一些,可既然侄儿来了,当叔叔的人,也绝对不会亏待你。”

    元青一脸从容,言道:“哪里的话,既然来了,自然为王爷立下军功。”

    柳苍岳连忙说道:“侄儿这话就有些见外了,来来来,里面做,只要你来了,我当然要尽一下地主之谊,侄儿归途斩首三百悍匪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大魏。”

    “怕是连其余的三国,也都听到了侄儿的风声,侄儿一定要好好给叔叔讲讲,那一路风霜和一路凯旋的具体过程啊。”

    单枪匹马踏归途,御龙戟下三百人头,都算是筑起了一个小京观。

    家世显赫,文武双全,生了一副好皮囊,又不骄不躁,师承名师,这样的元青,怎能不让人喜欢。

    进入王府的时候,元青大概看了一眼柳青诗,并未在意,对于三弟的生活作风,内心深处也有些无奈。

    事实上,上一次元铁山来这里的时候,都没有元青这般待遇。

    同陈煜所猜测的一样,元青回来之后,就已经得到了大显势。

    与此同时,元铁山的日子可不是很好过了。

    也如陈煜猜测的那样,秋华王妃直接杀到了元铁山的书房里,看着端坐在王座上的元铁山,一脸狠厉。

    “青儿刚刚回来,本想着听听他在稷下学宫里的经历,和认识的朋友,然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好好吃一顿饭,聊聊家常,您倒是狠心,直接发配北斗山脉。”

    “偏爱自己的小儿子,也不能如此明显吧。”

    “若是你三月之内让青儿回来,我则善罢甘休,若是你执意让青儿远在瀚州之外,无法归家,当心我让你的小儿子死于非命。”

    秋华王妃的态度斩钉截铁。

    嫡长子学成归来,遵循旧制,理应成为家中顶梁柱,接父辈们的班,然后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守护家园,守护大魏。

    而现实和秋华王妃所想象的截然不同。

    元铁山也不生气,施施然笑道:“我的正儿,连我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你又能如何暗杀于他,再说了,青儿替自己的弟弟将功补过,这也符合人伦常理。”

    “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呢。”

    秋华王妃很少失态,直到现在也没有失态,依旧保持着雍容华贵的气派。

    她冷笑道:“和稀泥的事情,也许在庙堂上管用,但在家里恐怕不行吧,主次之分,还是要清清楚楚的。”

    元铁山不冷不热的回道:“你何必如此,正儿都不知道去哪里了,这会儿跟我说这些,也没用啊。”

    “青儿是否能成材,要看看能否学以致用。”

    “稷下学宫出来的,也不见得会出人头地,老子当年也就是能勉强识文断字,还不是经历过无数次豁出性命的豪赌,才做上了大魏武王的位置。”

    “妇道人家,见识短浅,懒得跟你计较……”

    元铁山根本没有心思理会自己的王妃,也不想关注学成归来的嫡长子。

    他现在,就想知道他的正儿去哪里,身在何方,是还活着的,还是还活着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