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五十六章 苦修的寂寞
    ……

    万里烟云照,已经不是万里烟云照。

    鬼谷子略微看了一眼扛把子,说道:“体内妖兽内丹还未彻底消化,飞黄之气在丹田沉浮,倒是有意思。”

    扛把子知晓鬼谷子是谁,对于那双阴阳之瞳,隐隐约约心生敬畏。

    元正问道:“一师傅来看,扛把子眼下如何是好?”

    纵然是万里烟云照,也无法在吞噬妖兽内丹和吞噬飞黄之气后继续任性下去。

    鬼谷子道:“交给苏仪吧,这段时间它是不能陪着你了。”

    闻得此言,扛把子立马龙眸里泛出泪花,依依不舍的看着元正。

    元正摩挲其龙角,温柔应道:“我在沉心殿,你也在这附近,虽说暂时见不上面,可我们也不曾分开啊。”

    扛把子低下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元正对苏仪道:“接下来有劳师兄了。”

    论资排辈,苏仪的确是元正的师兄,只不过这一对师兄弟,年岁相差有些大了。

    苏仪微笑道:“无妨,倒是师弟接下来恐怕就有些辛苦了。”

    元正笑而不语,转身便和花椒还有茴香去了沉心殿,扛把子目送元正去往沉心殿,龙眸纯净如清水明月。

    有法诀照搬,亦有剑意对照,元正修行剑道可谓是得天得厚。

    很快便进入了登堂入室的状态。

    自身衍生出一道道锋利,端凝的剑意,没有任何的拐弯抹角,亦没有任何的修饰。

    一座座雄伟壮阔的纵剑之气,萦绕在整个沉心殿里,形成一方剑域。

    花椒与茴香静静的看着,面无表情,没有多余的大惊小怪。

    一连持续了半月有余。

    元正已然学会了纵剑术,聚气成刃,随手之间,便是一连串的剑气纵射,身处沉心殿,亦有刺破天穹之势。

    略微感应了一番,元正距离道境只有一步之遥,如果愿意的话,他现在都能强行步入道境。

    武道一途,重在涓涓细流汇聚成汪洋大海,而非南水北调,逆流而上。

    元正不着急,他修行过沧海**,自然清楚顺其自然的重要性。

    “可惜啊,我现在的真元还不够磅礴,境界修为也不算高,不然这纵剑术必然能爆发出石破天惊的一剑。”元正有些遗憾道。

    他修行纵剑术的过程,他自己知道,纵剑术有多厉害,他更清楚。

    天地大道,删繁就简,大道至简,纵横圣剑看似如此,其过程却是颇为复杂,有些万佛朝宗的意思。

    花椒在一旁提醒道:“如今公子纵剑术已成,应当修行横剑术了。”

    按照以往的惯例,元正做成一件事情之后,必然会狩猎南山,或是去青楼里消遣消遣,听听小曲,按摩捶肩之类的。

    最后在沐浴三日,等到自己心情和身体状态颇好的时候,才会去做另外一件事。

    眼下,一件事接着一件事,让元正有些不太适应,并非忙不过来。

    元正道:“不妨歇息几日,放松放松,两位姐姐的厨艺过人,我还想吃几口两位姐姐的家常菜呢,或是罩住桌子的绝世美味呢。”

    茴香不动声色道:“先生说过,先从庶人剑开始学起。”

    “公子首要修成纵剑术和横剑术,才能步入庶人剑一途,及冠之年是一道门槛,及冠之前可任性胡来,先生也希望公子在及冠之前,起码将庶人剑修行完成了。”

    元正愣了一下,不解道:“庶人剑竟然需要如此麻烦?”

    花椒解释道:“万丈高楼平地起,庶人剑就是筑下根基,根基越强越厚,公子往后的诸侯剑与天子剑,才会有所起色。”

    剑道一途,分支庞杂。

    简单也简单,复杂也复杂。

    同样的剑法,在不同人手中展示出来,就是不同的效果,看似万剑归宗,实则各有千秋世界。

    元正道:“我听闻过诸侯剑与天子剑,说实话,我只想做我自己,顺其自然,不想追求极致剑道。”

    花椒和茴香对视了一眼,思量尽在眉眼之间。

    “公子有心事?”茴香淡淡问道。

    元正一直都有心事,闲暇时他想着单容,想着李尘与李鼎,以及唐峰,有些时候连徐人凤都会想起,还有西蜀双壁,欢儿与碧珠,更有自己的神秘人师傅。

    偶尔看着夜穹里的明月,也会想起往昔在瀚州的点点滴滴,有些想家了。

    更为重要的是,元正来到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他也很久没有和青楼里的花魁热乎过了,当然,良家少女更好。

    憋了很长一段时间,元正也很压抑。

    花椒与茴香倒是自己的侍女,姿容亦是非常过人,可惜元正没那个气魄,也不想干出吃窝边草的事情。

    沉重说道:“我有鲲鹏之志,气吞万里山河,我有口腹之欲,却是捉襟见肘啊。”

    花椒淡淡的看着元正,言道:“莫非是我与茴香做的饭食,让公子有些厌倦了?”

    元正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说的是秀色可餐。”

    当着花椒与茴香的面说出这句话以后,元正觉得良心上隐隐作痛……

    结果茴香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待得公子横剑术修成之后,便可以下山,正式修行庶人剑了。”

    面对两位侍女清澈的眸光,元正继续席地而坐,郑重其事的说道:“好,那便修行横剑术,早日下山,也早日带着两位姐姐去看一下山下的世界。”

    花椒与茴香没有多大的反应,也让元正的不良想法,没有了生存的空间。

    同修行纵剑术一样,照搬法诀,木剑开花流露出横剑术的剑意剑罡剑气,对照己身。

    这一次,浑身上下的穴道紧闭,雄浑的真元聚集在胸口,一股霸道刚烈的剑意,从虚空中无端衍生而出。

    仿佛截断了一方空间。

    纵剑术修行成了之后,元正对剑道的理解,更加精进了几分。

    修行横剑术时,除却法理不同,剑威不同外,其余的,都按照元正所预想的方向发展。

    便是如此,日复一日的修行者无数剑客都想要触手的纵横圣剑。

    花椒与茴香一边侍奉元正,一边也要清扫整个鬼谷门庭,也要做饭。

    轻盈绝妙的少女倩影,在偌大的鬼谷门庭里来回纵跃,如青鸟划过,所到之处,均留下了淡淡香气。

    日复一日下来,元正的精气神愈发的雄壮,原本有些瘦弱的小体格,都壮实了很多,透出阳刚之美。

    不得不说,鬼谷门庭里的伙食,哪怕是一个普通人吃的时间长了,也会真的延年益寿一两百年。

    有木剑开花,便有如神助,共鸣之间,彻底阻绝了横剑之意想要同纵剑之意火拼的迹象,若是两股截然不同的剑意真的在元正体内火拼,元正必死无疑。

    如今木剑开花上的异象更加蒸腾了。

    时而云雾笼罩,时而日月同辉,时而龙飞凤舞,时而雷火交加。

    偶尔,更是呈现出星河万象的具体形态,说不出的神秘之美。

    沉心殿内,一道道横剑之气,如水中波纹徐徐散开,所掠过之处,空间出现了细微的裂痕。

    很难想象,这样的剑气,若是切割在人的三寸之地,估计是化境高手,恐怕不死也得元气大伤。

    当然,真的遇见化境高手,也绝对不会给元正那样的机会。

    起身,深呼吸,运转从海**,浑身上下发出炒豆子一般的清脆声响,筋脉骨骼串通一气,胸口隐约是有一**日照耀,有灼热之感。

    “总算是功成了。”元正道。

    花椒与茴香微鞠一躬,异口同声道:“恭喜公子。”

    沉心殿外,有一声龙吟震荡九天,余音绕梁不散,令元正心神澎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