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五十五章 万里吞飞黄
    茴香带着元正来到了五脏殿。

    元正看着气派的殿宇,忍不住想到,大魏皇城里的御膳房,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唯一不同的就是,五脏殿里人不是很多。

    鬼谷子坐在主位,苏仪在偏位。

    至于花椒还有茴香,则忙活着上菜,呈汤。

    人不多,仪式感强烈,让元正如坐针毡,对于一个浪荡惯了的人而言,规矩就是束缚。

    桌子上有着元正从未见过的菜肴,汤羹,真正的山珍,莫过于此了吧。

    苏仪在一旁介绍道:“这些佳肴,多数都是由妖兽的肝脏文火慢炖而成,辅佐以特殊的配料,吃了可强身健体,可令自身五气朝元。”

    元正坐在鬼谷子左边的偏位上,微笑道:“我从未见过,就当做见世面了。”

    至此,几人再也没有说话,鬼谷子先动筷子,接下来是元正和苏仪。

    花椒的手,如美玉一般,修长白皙细嫩,不像是一个与灶台接触的手,可做出来的饭食,的确颇为美味。

    有入口即化的,也有劲道绵长的,至于汤羹,喝下一口后,顿觉神清气爽。

    食无言寝无语,在五脏殿算是彻底的执行了。

    整个过程,落针可闻,花椒和茴香忙碌的倩影,成为了唯一生机勃勃的风景线。

    午饭过后,苏仪陪着鬼谷子走出殿外,在一处凉亭歇息了下来。

    吃饱之后,多数人都觉得头脑发晕,四肢无力,可是这一次,元正感觉到了源源不断的气力在上升。

    若一直保持着这样的伙食,想必元正也能成为那等膂力过人的万人敌。

    鬼谷子叫来了元正,轻声说道:“这里和外界不一样,大秦龙脉之地,非比寻常,有着我们必须要恪守的规矩和天地法则。”

    “花椒和茴香日后就是你的剑侍了,你要学着习惯。”

    “待得你纵横圣剑学会之后,便可正式修行庶人剑了。”

    学会,只能粗略的学会,至于是否精通,剑中有没有精气神,则是另外一回事。

    对于鬼谷门庭的氛围,元正还未彻底的融合进去。

    好奇问道:“我不理解,师傅为何这一次只收我一个徒弟?”

    纵与横,成双不成对,古来皆知。

    如今连双都不成了,怎能不让元正意外。

    他起初以为,苏仪就是自己另外一个对手,后来发现,苏仪的职责,也只是鬼谷门庭的大管家。

    当然,这样的大管家,可以做一国之首辅大臣。

    鬼谷子平静道:“恰好遇见了,你前面的那些师兄弟们,也做够了铺垫,轮到你粉墨登场。”

    前面的那些铺垫,闻得此言,元正心里又一次沉甸甸的。

    他不知道鬼谷子到底活了多久的岁月,可最起码,也有千年了。

    至于前面的那些师兄,子夜和卜桑的前面,还有成双不成对的师兄们。

    如此想来,鬼谷子就像是一个永恒的存在,一盘很大的棋局,从很久之前便开始了。

    听到轮到自己粉墨登场这种话,元正感觉双肩各自落下了一座雄奇壮阔的大山,宿命风水玄学,元正略懂,可越往深处研究,就越是迷糊了。

    不少街头算命的,可以算出别人的命格,却无法算出自己的命格。

    元正大概就是这样了。

    苏仪霍然抬起了头,望向东南方向的山野,正色道:“前些日子,一直都有飞黄之气出没,可断断续续,如今倒是被万里烟云照给遇上了,真是一桩不错的造化。”

    鬼谷子放下茶杯,看向那片山野,没有多大的反应。

    悠悠说道:“总有一些东西,是有主之物,其实一花一木,都是有主之物。”

    元正听不懂,狐疑的问道:“据我所知,飞黄就是纯血龙马,飞黄之气,难道是纯血龙马坐化,留下的修为道果吗?”

    苏仪神秘笑道:“此飞黄,非彼飞黄。”

    元正实在是受不了,直接说道:“说人话。”

    苏仪也不置气,依旧温和应道:“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元正立即起身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

    乘风而行,姿态潇洒如玉,一身真元运用的恰到好处。

    飞黄之气,还真的把元正给困惑住了,万一那种玩意儿对扛把子有害无益呢,听上去倒是一个好东西,可真相往往都是虚假残酷的。

    前方,妖兽尸体的碎肉块,散落一地,山石崩碎,小溪改道。

    便连一处不大不小的山头,也被夷为平地。

    不久之前,这里经历过一场血战。

    元正看见了,一股游荡在天宇上的飞黄之气被扛把子的眸光牢牢地锁定住了。

    这时候,又是一路妖兽烟尘而来。

    大多数妖兽,都是一些形状各异的杂碎妖兽,不要命的朝着扛把子这里冲杀而来。

    完全忽视了万里烟云照对于其余妖兽来自于血脉的威压。

    这里临近鬼谷门庭,略有些修为的妖兽,都对鬼谷门庭有着深深的敬畏,哪怕这里有飞黄之气,也不敢来。

    扛把子刚欲转身厮杀,元正大喊道:“既然那飞黄之气对你有用,那你就去吧,这里我给你挡着。”

    元正看了一眼那飞黄之气,形状宛若金色的祥云,时而呈龙形,说不出的玄妙。

    聚气成刃,一剑横贯八方,杀剑出,一道朴实至极,同样也霸道至极的剑罡弥漫剑气,横卷而过。

    那些扑杀在最前方的妖兽,顷刻之间,被斩成了两大块。

    然而剑气未消,绵长百米又十米,除却飞禽类的妖兽,余者皆倒在了血泊之中。

    凌邪三剑已经被元正修行出了几分出世剑的意味。

    出世剑,便是不受天地法则的约束,令人无迹可寻,也可利用天地法则,加强剑威。

    元正腾空而起,破空三剑,一剑叠加一剑,剑气激荡山野之间,引发轰鸣滚滚,方圆一里的妖兽,尽数成了碎肉块。

    于此时,万里烟云照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飞黄之气吞入了腹中。

    依旧从远处而来的妖兽,纷纷停了下来,应声倒地,哀嚎震天,便是连元正都感受到了一股刻骨铭心的绝望悲鸣。

    轰!

    一道震惊天上地下的诵经声隆重轰鸣而起。

    元正顿觉振聋发聩,一眼望去,万里烟云照浑身金光普照,其形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本是龙头,虎躯,蝎尾,背有双翼,浑身覆麟。

    如今那一对黄金龙角的正中央,竟然又衍生出了一只独角,如三尖两刃刀一般,金光闪闪,璀璨至极。

    一双龙眸,宛若两轮血日横空,血日中央,有太极图的黑色雷霆相互交融。

    浑身覆盖金色的鳞片,其蝎尾,彻底的化成了龙尾,龙尾摇晃之间,异象蒸腾。

    元正目瞪口呆,热情的喊道:“扛把子,你这一下,真的成了扛把子啊。”

    无形之中透漏出的雄伟气势,那睥睨天下的姿态,让元正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坐骑了。

    大秦龙脉之地,果然好处多多啊。

    扛把子头上三根黄金龙角,中央龙角最为雄壮,整体呈“山字形”仿若头顶苍山而行,说不出的霸气绝伦。

    扛把子亲昵的朝着元正扑下来,绕着元正不停的转圈子,发出欣喜兴奋的龙吟之声,犹如一个在外面打架赢了,回家向哥哥邀功的孩童。

    元正极为自豪的摸了摸扛把子的正中央的第三根龙角,骄傲道:“日后回到瀚州,见到父王,我也能好生吹嘘一番了,有你伴我,实乃三生之幸。”

    “我是个庶子,可你此等姿态,硬生生让我有了太子的风范。”

    扛把子跳跃起来发出龙吟,元正站在那里,带着自豪的笑容,看着扛把子功成之后的嘻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