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五十四章 花椒与茴香
    沉心殿是历代鬼谷门徒修行试炼之地。

    鬼谷门庭,殿宇成片,沉心殿不过是一角之地,但是很大。

    一眼望去,空荡荡的大殿,以黑色为基调的雕梁画栋映入眼帘,便是地板,都是以黑色为主,不知用了多少的黑柳木。

    秦岭是大秦龙脉之地,秦人尚黑。

    忍不住怀疑鬼谷门庭与大秦之间的关系……

    元正脖子上挂着一串黑色珍珠项链,宛若黑菩提一般。

    “纵横圣剑的典籍,便在这垂天链里,探出神识,你就可明晓如何修炼。”

    “切记,不可同时观看纵横剑道,你会得到反噬的,依序而来。”一道轻柔的声音在元正耳畔响起。

    元正一直以为,整个鬼谷之地,只有苏仪和鬼谷子两人,却从未想过,这里还有两位年轻的女子。

    花椒身着一袭淡紫色的长裙,包裹全身,便是如此,也勾勒出了动人的曲线,搭配着那张婉约柔和如明玉的清秀脸庞,自然而然流露出豆蔻年华应该有的风情和气质。

    比较起花椒,茴香看上去就冷淡了很多。

    茴香一席深黑色的劲装,窈窕灵动,一张颇为美丽的脸颊,肤色很白,有些苍白。

    苍白美丽的脸,搭配着乌黑如墨的及腰长发,一袭黑衣,反倒是流露出了一股高贵的病态之美。

    如果茴香愿意的话,应当是可以嫁入王侯之家的。

    元正探出神识,垂天链中,磅礴复杂的剑理法诀,第一时间涌入脑海。

    粗略一看,元正的真元便不由自主的涌动起来。

    下一刻,便脸色苍白,嘴角溢出了血水。

    只能憋着一口气,强忍着。

    纵剑术与横剑术,无法同时修行,元正只能选其一。

    常言道纵横捭阖。

    纵为捭,捭即为开启,阖即为关闭。

    虽然已掌握了修行法诀,元正仍然需要仔细感受一番其中法理。

    春夏即为开启,秋冬即为关闭。

    烈阳即为开启,明月即为关闭。

    纵横圣剑大成,的确可以看到日月同辉的大气象。

    但眼下的元正还远远不能,知晓厉害后,便老老实实的先行观看纵剑术的修行法诀。

    花椒和茴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没有多大反应。

    纵然常年都在这大秦龙脉的深处,这里没有年轻而又英俊的男子或是少年,她们也没有春心萌动到龙脉之外。

    豆蔻年华,无忧无喜,着实令人惊艳。

    两位少女站在一起,花椒生气滋润,如万物之春。

    茴香则如九幽地狱的雪莲花,绝世独立,如一座永远都不会消融的雪国。

    同样的年纪,不同的风韵,都不曾对元正这位看似天选少年有所意动。

    对于大多数少女而言,如元正这般骑着万里烟云照的恣意少年,正好是梦中情人应该有的样子。

    可茴香和花椒无动于衷,只是看着元正,更多是护法,便是连元正身后的万里烟云照,都不曾多看一眼。

    大秦龙脉之地,不知道有多少龙鳞马,不知道多少烈火麒麟,更不知道有多少龙子龙孙盘踞。

    区区万里烟云照而已,又怎么会映入这两位人间仙女的美眸中。

    良久后,元正看完了纵剑术的修行法诀。

    他有些疲惫,有些精髓之地,忍不住让元正浮想联翩。

    他也有些兴奋,因为他感受到了木剑开花的兴奋。

    深呼一口气道:“有两位姐姐在这里陪着我修行剑道,实在是痛快,也让我有些不太好意思。”

    花椒温柔笑道:“小嘴巴真甜,只要公子剑道大成了,估计也不会说出这种哄骗无知少女的话语了吧?”

    元正一脸尴尬,无言以对。

    有两位美女,风格不一样的美少女,为自己护法,默默修行剑道,这本来是一件人间美事。

    可元正感觉到的是压力,虽然是少女,可美眸深处流露出的纯粹与深刻,让元正惴惴不安。

    他没有感受到花椒和茴香是在为自己护法,更多的是一种监视,或是说,看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

    年岁相仿,元正无惧任何人,可这两位不知道是姐姐还是妹妹的女子,着实让元正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

    最起码,元正不曾看出花椒还有茴香的境界修为。

    即便成心想要找到优越感,也不知从哪里下手。

    元正苦笑道:“不敢不敢,接下来便有劳姐姐了。”

    花椒嫣然一笑,没有回复,茴香冷冷的站在那里,如一尊女天神。

    元正手握开花剑柄,下意识的开始修行纵剑术。

    刹那间,开花透出一声孤独,空灵,遥远的剑鸣,其声音,响彻整个鬼谷门庭。

    便是花椒还有茴香,都微微动容。

    菜圃里的苏仪放下了手中的锄头,望向了沉心殿的位置,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

    “那柄奇怪的木剑,本就吸收了纵横两道剑意,如今元正修行纵横圣剑,既有法诀照搬,亦有明晃晃的剑意摆在眼前,还真的是方便啊。”

    事实上,的确如此。

    运行纵剑术的修行法诀时,木剑开花就有了反应。

    纵剑意激荡,映照在元正眼前,就像是一面镜子,照着元正,可让元正第一时间知晓自己有哪里做得不对的地方。

    修行是颇为顺利的,没有想象中的万事开头来。

    一出手,便是巅峰。

    纵剑术是为捭,则为开启。

    元正不觉得自身剑意有多么雄浑,反倒是浑身上下的气血纷纷开启,甚至连平日里不曾注意过的穴道,都大开。

    继而,里面涌出润物细无声的纵剑意。

    一时间毛孔张开,心境剔透,隐约有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感觉。

    高深的剑道,从都没有具体的招式。

    到达一定程度,随意一招一式,都是道与法的体现,至于剑招,怕也只有下等剑客孜孜不倦的追求了。

    这等进度,让花椒还有茴香大开眼界。

    身后的万里烟云照都是腾地一下起身,郑重其事的关照着元正。

    半个时辰后,元正才从这美妙的感觉中脱离出来。

    欣喜道:“莫非我真的适合修行纵横圣剑,就连我自己都觉得一日千里了。”

    这时,这里只剩下了茴香一个人。

    面对茴香这样病态而又神秘的女子,元正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了。

    弱弱问道:“花椒姐姐去了哪里?”

    茴香道:“煮饭去了,公子略作调息,午饭过后,继续修行。”

    元正哦了一声,有些懵,仿佛从云端跌落到了谷底。

    他发现茴香的漠然,和师姐单容的冷淡是截然不同的。

    元正真的看不见茴香身上有任何充满人性的地方,就像是一个永远都不会做错事的圣人。

    而单容不同,外冷内热,有情怀风骨,说起来,元正都有些想单容了,真不知道单容如今身在何方。

    她说要去苍云城,有些私人恩怨需要处理一下,也不知晓师姐是否安然无恙,是否已经踏上了新的江湖路。

    元正起身,拍了拍扛把子的黄金龙角,柔声道:“这里可是大秦龙脉之地,自己的口腹之欲,自己解决,三百里外,有你吃的妖兽。”

    扛把子吐了吐舌头,绕着元正转了一圈,才震开双翼,一股脑的冲飞出了沉心殿。

    元正对茴香笑道:“我的坐骑,有些毛躁,还望姐姐不要介意。”

    茴香微微低头道:“公子,可以吃饭了。”

    元正:“……”

    人们总是不喜欢废话太多的人,可面对一句废话都没有的人,难免还是觉得不太好打交道。

    在茴香的带领下,元正规规矩矩的走在后面,没有一个小动作,小眼神,就连呼吸都非常的匀称,不敢不匀称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