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五十三章 武王怒
    秦岭,大秦龙脉。

    主要道路均有重兵镇守,禁止外人出入。

    可秦岭之大,难以言表,纵然是号称虎狼之师的大秦,也难以彻底遏制整个秦岭。

    苏仪带着元正,一路三万里,直到这大秦龙脉深处。

    沿途,元正的万里烟云照扼杀了不少妖兽,吞噬了约莫七十三颗妖兽的内丹,体积更加壮硕磅礴。

    黄金龙角,璀璨夺目,有抵御天穹之势。

    三万里路,听上去很远,实则只用了半月时间。

    龙脉深处有高楼,有殿宇,有花园菜谱,亦有妖魔横行。

    一座古老沧桑的殿宇,不知道在此地横亘了多久的岁月,元正有触目惊心之感。

    这里可以看到日月同辉,亦可以看到江河日下,甚至站在某些特殊的方位,可以遥望四国都城。

    鬼斧神工,令人壮怀。

    殿宇外的凉亭小筑,苏仪恭敬的站在一旁,那里坐着一个约莫五十余岁的中年男人。

    一张黑色的大氅,一张隐约有迷雾笼罩的脸庞。

    左眼大日东升,右眼明月无疆。

    仅仅是坐在那里,便透出一股与天地大道共鸣的雄伟之势,亦有掌控轮回之伟力。

    这便是传闻中的鬼谷子。

    “师傅,我将这位少年带回来了,他叫元正。”苏仪在一旁低声细语道。

    鬼谷子放下了茶杯,茶杯里热气蒸腾,香气五颜六色,如梦似幻,给人感觉,喝了一口便可以长生不老。

    元正看见了这位传说中的人物,可惜看不见真实的面容。

    “见过前辈。”元正老老实实的双手作揖道。

    鬼谷子无动于衷的说道:“你修行剑道是为了开启你手中木剑的奥妙?”

    元正想了想,嗯了一声道:“是。”

    鬼谷子道:“那也许会走很远的一段路,这柄剑很别致,出鞘不过是投石问路罢了。”

    元正云里雾里,感觉到鬼谷子对这柄木剑了解的很是透彻。

    “我不愿随波逐流,愿意一步一个脚印。”元正道。

    想起来,元正的武道一途,也算是多变,第一个师傅是神秘人,第二个师傅是唐峰。

    第三个师傅就是眼前的鬼谷子。

    就连元正都觉得有些光怪陆离。

    日后从这里出师之后,说起自己的传奇经历,恐怕都没有人相信。

    鬼谷子说道:“剑分三等,庶人剑,诸侯剑,天子剑。”

    “谋私利,行凶斗狠,招摇过市,快意恩仇, 则庶人剑。”

    “守境安民,抵御外敌,中击流水,则诸侯剑。”

    “掌阴阳,通命数,霸乾坤,则为天子之剑。”

    “不知道你想要学习哪一种?”

    便是学会了纵横圣剑,其用途不同,剑道高低自然也不同。

    这个问题,把元正真的给问住了,他自认为对剑道有所理解,现在是真的有些迷糊了。

    仔细想了想说道:“我不知道。”

    苏仪一脸震惊看着元正,这个回答,真的有些混账了,哪怕随便回答一个,也好啊。

    鬼谷子起身,神异双眼凝望元正,令元正如临渊而行,随时都可以跌入万劫不复之地。

    “如此,便好。”鬼谷子沉声道。

    苏仪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元正也是如此。

    “将花椒还有茴香叫过来,今日起,便从庶人剑开始学起。”鬼谷子对苏仪道。

    元正有些懵,却识相的行了拜师之礼,鬼谷子视若无物,不曾在意。

    这里,真的是牛鬼蛇神齐聚的光怪陆离之地。

    ……

    瀚州,武王府。

    依旧是深夜,依旧是烛火摇曳,依旧是元铁山和陈煜两人。

    上一次窗外的月光还算明亮,可以看到整个瀚州,整个大地的轮廓。

    这一次,若是不打着灯笼行走,则看不清前路,伸手不见五指。

    元铁山一如既然,点燃了手中的信纸,神色异常的忧郁。

    “没有想到啊,我最喜欢的儿子,无缘无故的就消失在了西蜀之地,无迹可寻,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纵然是大内高手出动,也逃不过我元铁山的眼睛。”

    得知这个消息后,元铁山苍老了一些,头上多了几缕白发,心似沉沙都不为过。

    陈煜也无法保持一个军师应该有的翩翩风度,神色惆怅道:“也许是三公子一时贪玩,去了西蜀某些人迹罕见的地方,过一段日子,就又出现了。”

    元铁山摇了摇头道:“不会了,我也不知道正儿会什么时候出现,疑似有天境高手出没。”

    “这一次,让我感到了不安。”

    “是真的不安,也许是那些探子无法接触到高深棋局,才探知不到消息。”

    “可我隐约觉得,正儿已经入局了,局势难以窥探。”

    说话都有气无力了,元正一直都在武王元铁山的护佑下长大,突然之间失去了消息,作为一个父亲,怎能心里不慌。

    陈煜安慰道:“或许到了及冠之年,三公子自己就回来了,以公子的武道修为和扛把子联手,去了一些边缘之地,也实属正常。”

    “对了,稷下学宫那边传来消息,大殿下已经出师了,正在回归瀚州的路上。”

    元青出师,自然不是小事,若无意外,元青就是往后的武王殿下。

    到时不但整个武王府会张灯结彩,大摆宴席,便是大魏皇城里的那位,也会赏赐许多吧。

    元铁山没有多大的反应:“出师就出师吧,他是一个人回来,还是需要老子派出龙骑军去接应一下他。”

    陈煜眉头微皱道:“他是一个人回来,手握御龙戟,根据探子来报,大殿下在路上,已经斩首一百一十八人,等彻底回到瀚州的时候,可能还会斩首更多,预计会有三百人。”

    元铁山倒是意外的问道:“青儿如今到了什么境界?”

    陈煜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硬着头皮说道:“以姓氏为境界。”

    元境!

    无数武夫到头的境界,亦是承上启下的境界。

    元青才过了及冠之年不到两年之间,便已经有了如此的武道修为。

    整个大魏王朝的人,怕都会从内心深处羡慕着元铁山,包括不喜欢元铁山的人。

    元铁山笑道:“杀人做戏这种事情,我已经见惯了,不管他和齐冠洲有无联系,也不管他和母亲是否有所筹谋,等他回来之后,立即发配到柳苍岳那里。”

    “北斗山脉妖兽横行,有崛起之势,既然出师了,就当做一个投名状吧。”

    陈煜一时无语。

    这是让元青变相的去替元正赎罪,到时候不知道多少人会骂元铁山偏心自己的小儿子。

    更不知道江南之地的士子会如何口诛笔伐大魏武王,到时候元青这个大殿下,怕是要得大显势了。

    “这样做,真的好吗?”陈煜发自肺腑的问道。

    元正怒道:“老子就是要让他明白,做错事情了,就要付出代价,只要老子一日不死,他就无法坐上老子的位置。”

    “老子还要让他知道,正儿是他的弟弟,血浓于水的亲弟弟,当哥哥的就要爱护自己的弟弟。”

    “若连这份心都没有,老子日后如何将手中印绶虎符交给他!”

    “我从不偏心,只是正儿没有娘亲,我便替代了正儿娘亲的角色,哪像他们两兄弟,自出生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一个好娘亲,更有一个好舅舅。”

    “等什么时候老二回来了,也发配到北斗山脉里去,没有立下实实在在的军功,就别回来。”

    陈煜理解武王的心情,可还是弱弱的说道:“这么安排,到时候秋华王妃怕是要和王爷你,拌命啊!”

    元铁山气的都乐呵了:“跟我拌命,一个臭娘们,能绊的过老子吗?”

    陈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