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五十二章 方向
    清风有些醉人。

    能得到鬼谷子的倾囊相授,任何一人,都有可能劈开这暮气沉沉的乱世。

    元正不在意,这世道如何,他从未想过,他只是在乎自己能得到多少。

    至于自己不太可能得到的,元正也不想抱着侥幸心理。

    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

    并非定力过人,也非有所倚仗。

    而是纯粹不想,功名利禄想要困住元正,不太容易。

    他只是顺心而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和应做的事情,其余的事情,一概无关。

    元正笃定的摇了摇头。

    “可我若是非要带你离开这里呢?”苏仪平静道。

    万里烟云照抵在前方,张开血盆大口,元正聚气成刃,凌邪三剑可瞬息而发。

    “人家既然不愿意,你又何必非要咄咄逼人呢?”一道清越的声音传来。

    那人身材高大,头发有些花白,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无端出现在此间,如天神降临。

    元正见状,大呼道:“师傅,您怎么来了。”

    这位神秘人,才是元正真正的授业恩师,传授其沧海**。

    元正本来有些心虚,万一被带到了秦岭深处,到时候鬼知道那是一片怎样的人间炼狱,自己又是何等下场。

    苏仪的条件和承诺,足以让任何人动心。

    可元正只喜欢做自己。

    师傅来了,元正悬着的心自然也就放下来了。

    他不知晓师傅到底会有多么深不可测的武道修为,但师傅来了,便意味着安全。

    苏仪见状,双手作揖,微鞠一躬道:“见过前辈,我应该有想过,这位公子的授业恩师,应当是你。”

    元正懵了,这个苏仪怎么什么都知道。

    关于师傅的底子,就连元正都不知道,不曾见过那张面具后面的脸庞。

    听苏仪这口气,竟然听出了一见如故的滋味。

    反倒是让元正很不是滋味。

    神秘人道:“鬼谷一派,收徒弟,一直都是如此的强横吗?”

    苏仪微笑道:“我家师尊预料到了,我会在这里遇到元正公子,他的意思,便是让我将公子带回去。”

    “这木剑可以承受纵横两道截然不同的剑意。”

    “或许元正公子,便可以成为古往今来,修行出纵横圣剑的第一人。”

    “我家师尊,更有经天纬地之术相赠,这样的待遇,比起前辈,可有偏差?”

    神秘人挡在元正的前方,元正看着师傅的背影,真的高大伟岸,宛若天神一般。

    “听上去,这样的条件的确非常的诱人,可人家不愿意成为鬼谷一派的徒弟,你又能如何?”神秘人强硬问道。

    弥漫出的气息,覆盖这一方天宇,清平江无端汹涌激流,疯狂咆哮。

    众多山峰之上,有罡风席卷。

    仿佛下一刻,这位神秘人的脚下,就会变成另外一个崭新的天地。

    苏仪淡淡笑道:“我家师尊预料到的事情,从未出现过任何纰漏,既然今日带不走元正公子,那么还有来日。”

    神秘人伸出一只手,做出送客的姿态。

    苏仪客客气气的微鞠一躬,转身便消失在了莽莽山野。

    ……

    元正从未想过师傅会如此突兀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挡住了这一场不算劫难的劫难。

    “师傅,您是什么时候来西蜀的?”元正拘谨的问道。

    忍不住怀疑,师傅自从自己外出之后,一直都在默默跟随。

    若是师傅也知晓了翠竹居的事情,元正也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师傅。

    想来,岂是尴尬了得?

    神秘人一只手负在身后,言道:“自从知晓齐冠洲要杀你的时候起,我就来了。”

    “起初我只是以为,江南的世家豪门会花费一大笔银子,雇佣杀手要了你的命。”

    “或是大魏皇城里的那位,会派出手底下的大内高手。”

    “却是后院起火,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

    元正一脸无辜的应道:“意味着,党争的开始,可我是庶子,站在任何的可能性上,我都不能成为武王。”

    神秘人道:“乱世中,何来无辜。”

    “天底下谁不知晓,你是元铁山最为疼爱的儿子,谁不知道,只有你才是元家真正的孩子。”

    “元铁山的女人秋华王妃,的确身份显赫,哪怕明媒正娶,依然无法改变元铁山有着上门女婿的嫌疑。”

    “元青也好,元麟也好,无论是谁继任武王一位,终究在秋华王妃的算计下,在皇城那位的默许下。”

    “只有你才是唯一的异数。”

    元正懂,却也不懂,少年时期,便遇到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实在是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可也不得不面对。

    秋华王妃的娘家是大魏皇族,秋华王妃心里只有大魏,没有私情。

    说到底,一个女人,只有娘家人,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会被那位神秘的鬼谷子看重。”元正苦涩笑道。

    他逐渐的意识到,这一次的游历江湖,漫步云端的旅程,已经不受自己的掌控了。

    这非常的让人讨厌。

    即便没有争权夺势的心思,可元正还是喜欢将自己事情的主导权捏在自己的手中,永远。

    神秘人沉声道:“你叫元正,这个正字,恰恰就暴露了元铁山的心思。”

    “元正,是正统的正。”

    元正闻言,大梦初醒。

    他一下子明白,齐冠洲已经被皇城里的那位收买。

    其余的五位骁将,立场暂且不得而知。

    他也意识到,当今武王的位置,也不算安稳了。

    瀚州不是一个出龙的风水,元铁山一直都在斡旋。

    “事情已经严重到了如此地步?”元正难以置信的问道。

    神秘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元正难过的说道:“如此,鬼谷算是我最好的选择了?”

    “一个司南无用,老马也不识途的地方,当真是避祸的好地方。”

    “可我依然怀疑,日后以庶子的身份,进入四国庙堂之中,该如何自处,我不相信,所谓的经天纬地之术,能改变人心善恶,能推翻世族旧制。”

    “我更怀疑,为何这柄木剑出现在我手上的时候,苏仪才遇见我。”

    元正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特殊的,是一件好事。

    神秘人看了一眼此地的焕发的微弱生机,纵横圣剑,的确是无上剑道。

    “既然是缘分,那就去吧,以鬼谷子的身份,想要为难你,绝非难事。”

    “日后,你也会不会出现在四国的庙堂上,也许也不会出现在江湖上,世间因果,皆有定数。”

    闻得师傅此言,元正有些恍惚。

    “那刚才师傅为何要为难那位道士?”元正不解问道。

    神秘人转过头,那双眼很深邃,如星云,如浩瀚宇宙。

    “我只是告诉秦岭深处的那位,你的背后是有人的……”

    元正能感觉到师傅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白痴。

    “可他已经走了。”元正无奈道。

    “往前走,他在等你。”神秘人道。

    元正有些疑神疑鬼,这未免有些太玄乎了吧。

    可既然是师傅的话,元正当然是会听的,驾驭万里烟云照,朝着前方的莽莽山野里而去。

    走了没多远,元正忽然转过头喊道:“师傅,你真的就不打算,让我看看你面具背后是一张怎样的脸吗?都已经这么多年了。”

    轰!

    一道罡风从虚空出衍生而出,直扑元正的面颊。

    元正刚欲让扛把子加快速度,却来不及,罡风扑面的声音很清脆。

    犹如被练过铁砂掌的人实实在在的抽了一巴掌。

    再回过头去看,师傅又一次不见了踪迹,真不知道下一次见到师傅是何等光景了。

    半刻后,一片空旷的平地上,树木没有多少,反倒是花草丰茂,景色怡人。

    苏仪静静的站在那里,手拿寻龙尺,宝相庄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