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五十章 神秘一角
    山峰嶙峋,周围草木不生,乱石成堆,一片沉寂。

    仔细一看,山峰上,有着深浅不一的沟壑,巨大的石块上,亦是密密麻麻的剑痕。

    此地鸿毛不浮,飞鸟不过。

    元正来了,开花的剑鸣愈发刺耳。

    “这动静,比之铸剑阁的悟剑崖,还要强烈厚重。”元正忍不住叹道。

    周围毫无生机,打眼看过去,有些隐秘之地,还有破碎的不成样子的尸骸,应当是误打误撞的来了此地,被这里的剑气给切割了。

    定睛一看,这里的剑意只有两种,并不像悟剑崖那般庞杂。

    其中一道笔直犀利,勇往直前,绝不留后路,仿佛可以刺穿天穹。

    另一道,霸道刚猛,所向无敌,有气吞山河之势。

    这样的阵仗,元正自然是不敢往前走了,西蜀之地,还有这样的绝迹,也是元正万万没有想到的。

    忽然之间,木剑开花的剑鸣停了,继而前方的剑气也逐渐温和了下来,化作一道道温润的气流,朝着木剑开花涌来。

    元正瞪大了眼睛,死活都没有想到木剑开花还有这样的一面,直接吸收剑意。

    开花的剑鞘,宛若大海深处的旋涡,鲸吞牛饮一般,强势吞噬,上面的异象衍生的更加多了。

    一眼看过去,剑柄温润如玉,恍惚间龙飞凤舞,而剑鞘,直接是森罗万象的景象,隐约有日月星河沉浮。

    这是开花有史以来最为大的一次反应,此等现象,让元正这个对剑道有所了解的少年,都不太明白了。

    世间每一柄名剑,都有着其独到之处,到底有多么的独到,也只有主人知晓。

    现在想来,元正有些后悔,当初和师姐单容在一起的时候,应该展示一下太鸾的锋芒,也能让自己开开眼界,对名剑的认知更加深刻几分。

    渐渐地,此地的剑意均被元正手中木剑开花吞噬,沉寂如坟场的此间,散发出泥土的香味,开始有了微弱的生机。

    风铃阵阵,寻龙尺猛烈的转动了起来,透出金戈之音,颇为刺耳。

    元正猛然间转过头去,怒问道:“什么人?”

    打发了梁武,应该是不会有其余的人来了,元正之所以生气,是有人打破了此时的氛围。

    苏仪从那片灌木丛里走出来,一席紫色道袍,头戴紫金冠,不染尘埃。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意外。”苏仪淡然笑道。

    看元正的眼神,充满了慈爱,疑似还有几分心疼在里面。

    对于突然冒出来的这个道士,元正并未放松警惕,听其口音,绝对不是西蜀的人。

    前些日子,被碧珠和欢儿差点弄死在卧榻之上,元正这些日子以来的疑心很重。

    尤其是这个道士,让元正看不出深浅,其武道修为,远在梁武之上,哪怕他没有恶意,面对一个比自己厉害很多的人,难免会心生防备之心。

    万里烟云照虎视眈眈的凝望这位道士,没有出击,而是做出防御之姿态。

    可想而知,这位道士的实力是何等的深不可测。

    元正一只手负在身后,随时都可聚气成刃,开花是一柄利剑,可惜啊,及冠之年之前不能拔出。

    哪怕元正很想知道开花是何等的惊艳,却也只能暂时聚气成刃。

    来西蜀之前,他想要寻找一柄趁手的剑,哪怕多花一些银子都可以,结果趁手的剑不是那么好找的。

    聚气成刃,是一件消耗真元的事情,眼下也只能聚气成刃了。

    元正笑问道:“阁下是何许人也,无缘无故的出现在我身后,可是将我吓了一跳啊。”

    梁武虽然来者不善,最起码提前射出一道箭矢打了一声招呼,而这位道士,则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了。

    怎能让元正不放在心上,他不知道来西蜀暗杀自己的人有多少,但绝对不少。

    苏仪淡淡笑道:“公子不必聚气成刃,也可让你的坐骑放松警惕,若是我成心想要公子的性命,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言语间,透出一道威压,覆盖方圆十里,天宇变色,周围的树木半低头,气势之强,让元正目瞪口呆。

    最起码也在化境,算是一方武道巨擘了,这样的人,想要杀了元正绝非难事。

    元正也只好放松了警惕,摸了摸扛把子的龙角。

    “不知道阁下意外的地方是什么?”元正问道。

    这样的一个人,是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的,也许这个人本来就知道此地有着古怪,所以特意前来。

    苏仪依旧和颜悦色道:“这两道剑意,是我两位大我很多的师兄留在此地,他们昔年因为政见不合,立场相对,在这里有过生死一战,故此留下了这剑意。”

    “经年不散,也曾有人来到此地感悟,不过那些人的下场,听师傅说都已经死了。”

    “若非公子手中那奇怪的木剑,恐怕公子现在也是一个死人了。”

    这话说的不假。

    元正也不是一个瞎子,自然能看出这里的剑意,比起悟剑崖的剑意,不知晓强势了多少,纯粹了多少。

    经年不散,随着岁月流逝,这里的剑意削弱了很多,真不知道正处于巅峰的时候,这里的剑意是何等的强大,堪称走到了剑道的极致。

    两道剑意,都是大道至简,所向无敌的剑意。

    元正冒出了一身冷汗,很清楚眼前的人,是天上人。

    “让前辈见笑了。”元正老实的双手作揖道。

    苏仪淡笑道:“倒也谈不上前辈,因为让我最为意外的,不仅仅是这样。”

    元正惊了一下,忍不住想到这人是不是对自己手中木剑起了歹心,有杀人越货的心思。

    却依旧柔和问道:“还请前辈明示?”

    苏仪走到近前,看了看那嶙峋的孤峰,正色道:“修行剑道,唯有我们鬼谷一派的剑道最难修行,修行了横剑术,就无法修行纵剑术,反之亦然。”

    “你的木剑即便可以承受这里的剑意,想来也只能承受一种,或是纵剑意,或是横剑意,可你手中木剑竟然将两种水火不容的剑意全盘接受了。”

    “如此神迹,怎能让我不意外。”

    元正额头冒出了冷汗,鬼谷的名头,天下皆知。

    四国风云,天下苍生,和鬼谷之间,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大魏,大秦,大周,大夏四足鼎立,那也是因为这四个国家曾经有鬼谷门徒拜入其中,施展经天纬地的才华,才壮大了这四国。

    在这四国之前的历史里,那真的是百国林立,各有千秋,永远都是乱世。

    经历过四代鬼谷子门徒的聚拢之术,才让当今天下形成四足鼎立之势。

    元正好奇问道:“这里的剑意,莫非是子夜和卜桑两位前辈圣贤留下来的?”

    子夜昔年辅佐大周王朝,卜桑昔年辅佐大魏王朝。

    大魏和大周的战役,也因为这两位前辈,持续了将近三百余年。

    后来也不知什么缘由,这两位鬼谷高徒,突然之间就销声匿迹了,原来是在这里有了生死一战。

    苏仪微微点头道:“不错,我那两位师兄,都是经天纬地之才,可惜啊,一山不容二虎。”

    元正继续问道:“既然如此,鬼谷前辈只需要教导出一个徒弟,不就可以一统天下,开启盛世了吗?”

    苏仪看着元正,神秘兮兮道:“话虽如此,可异数太多,九重天上有神明窥探,大地之上,五行难聚,因缘际会之下,唯有两个徒弟,才能破开那暮气沉沉的仙人布局。”

    “二者,若只是教导出一位徒弟,恐怕纵剑术或是横剑术,总有一样会失传的。”

    听到仙人布局这话,元正感觉心头沉甸甸的。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