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四十九章 山水之间
    有人说,昔年西蜀灭国,那是因为西蜀断了龙脉,国运耗损殆尽。

    否则还可延续千年王朝。

    实则,西蜀地势多以盆地为主,风水上,属于困龙之地,无法升天。

    有龙脉蛰伏,却难以抬起龙头。

    西蜀还在的时候,每年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钦天监均会按照惯例,聚集一千童男,一千童女,行祭天大殿,索求气数。

    向老天索求,索远远大于求,怎奈何西蜀实在是没有索的筹码,只有求的姿态。

    王朝没落,早晚之事。

    西蜀的典故有很多,最著名的就是这龙脉之说了。

    当初元正在武王府的时候都有所耳闻,这一次自然要看看西蜀地貌究竟是如何。

    驾驭万里烟云照,居高临下,俯视西蜀,西蜀各地的郡守,刺史见状,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都知晓那人惹不起,暗地里,亦有不少西蜀高手,对此咬牙切齿。

    元正知道自己这样做,会激发西蜀民愤。

    可他没有放在心上,甚至他想过,如有办法让西蜀困龙升天,也能让整个大魏王朝头疼。

    齐冠洲都要对自己下杀手了,老子凭什么还要恪守大魏各种律法。

    话说回来,元正也只是看看,他隐约能看得出来,西蜀连绵山脉里,有龙游之气,却过于散乱,更有不少龙游之气,被妖兽们潜移默化的吞噬吸收。

    如此看来,西蜀还真的是一条抬不起龙头的主儿。

    除却元正之外,还有人做着同样的事情。

    七星山脉里,有一位头戴紫金冠,身着紫色锦衣道袍的男人,手里拿着寻龙尺,在七星山脉里缓步游走。

    这人体型微胖,模样谈不上英俊,却自有一股中年男人特有的温和慈目。

    深山之中,毒虫猛兽横行,湿气蔓延,可这位道士身上,没有任何风霜之色,道袍极为干净,如裁缝刚做好的一般。

    走起路来,脚步轻盈,仔细一看,鞋底下面,都没有沾染泥巴和杂草。

    如一尊谪仙,行走在山脉里,怡然自得。

    若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山野村夫,看到这样的一个道士手里拿着寻龙尺四处游走,怕真的会误以为这是天上下来的神仙人物。

    苏仪手中的寻龙尺几乎没有转动过,这让苏仪并没有沮丧,此番来到西蜀,也不指望能彻底找到西蜀龙脉所在之地,就算找到了,那又能如何?

    可既然是师傅交代的事情,苏仪自然不敢怠慢,这些日子一来,他一直都在七星山脉里转悠。

    顺带去看看,昔年历代前贤师兄们战斗过的地方。

    半晌后,元正驾驭万里烟云照降临在清平江附近,这里的清平江,真的是浩荡奔流,气势雄伟。

    周围一片平坦草地,远处又是几座嶙峋刺目的孤峰。

    万里烟云照果断的跳下清平江,大口饮水,任由清平江的激流冲刷,万里烟云照也是纹丝不动。

    忽然之间,木剑开花无端生起了反应,透出些许微弱至极的剑鸣,若是元正没有当下的境界修为,估计都感受不到这般细微的剑鸣。

    元正握住剑柄,招呼了一声扛把子,扛把子立即上岸,追随在元正身后。

    一道温润真元,牵引着元正的方向,朝着远处那座嶙峋的孤峰走去。

    “这可是开花头一次主动招呼,那里面莫非有什么猫腻?”元正迷糊道。

    到了元正这个地步,自然不会相信木剑开花会带着自己去往一处洞府,然后洞府里有着某位剑神留下来的绝世功法,或是说其余的宝贵传承。

    元正只是觉得有猫腻,至于机缘造化这些,不强求,如果有,自然更好。

    猛然之间,一道箭矢极速射来,携带滚滚雷弧,直逼元正咽喉之地。

    万里烟云照直接上前,黄金龙角处迸射出一道火光,瞬息燃烧这道箭矢。

    前方,一位身着兽袍的弓背大汉纵跃而出,张弓搭箭,接连三道箭矢,射向元正。

    有万里烟云照挡在前面,这三道暴烈的箭矢,自然不用元正担忧。

    轰!

    张口便是一道雄伟的雷炎光束,吞没三道箭矢,直逼弓背大汉,弓背大汉身后的灌木丛,眨眼之间,便应声倒了一大片,声势浩荡,一片碧绿灌木丛,转眼成了一片废墟。

    弓背大汉完美无瑕的避开了万里烟云照这一击。

    一头散乱的披肩长发,胡子拉碴,大概能看见那是一张还算英俊硬朗的脸庞。

    “不愧是骑着万里烟云照的人,面对我的四道箭矢,都不用自己出手。”弓背大汉操着一口隆重的蜀腔阴阳怪气的说道。

    扛把子欲趁势轰杀,元正拦住了扛把子,直面这位弓背大汉。

    弓背大汉只是简单的漏了两手,元正便能感知到其雄厚的真元,道境巅峰,在西蜀地界,也算是一方江湖豪强了。

    元正说道:“我知道你为何看来,西蜀亡,但不可辱,我也没有侮辱西蜀的意思,只是觉得西蜀风光颇为别致,故此御空而行,行走于山水之间。”

    弓背大汉道:“为了追上你,我可是没有停下来过,鞋底子都磨破了,最起码也要找些面子回去,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作为一个北方人,对于西蜀腔调,莫名的觉得有些滑稽可笑,却又颇有人情味,这大概就是元正还未对这位弓背大汉下死手的缘故。

    元正笑道:“我若是在这里有什么闪失的话,西蜀各地的郡守,应该会好生为难一番你们西蜀人,如果更过分一点的话,就不只是搜刮民脂民膏那么简单了。”

    “阁下也算是武道修为有所成就的人,这点心思,应该会懂吧。”

    正面一战,元正和万里烟云照联手,击退这位弓背大汉绝不是问题。

    万里烟云照已然消化了体内的妖兽内丹,又在铸剑阁的悟剑崖沉睡了一段时间,仅凭扛把子的战力,估计都能将这位弓背大汉,置于死地。

    弓背大汉的笑容凝固了,面无表情,一脸漠然道:“你真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真当我蜀人可欺?”

    元正道:“你们败了,若再有大战发生,如今的蜀道可没有昔年的西蜀双壁为你们抛头颅洒热血了。”

    弓背大汉被元正这句话给堵住了,不知道下句话该如何说了。

    败了,若是再战一场,自然会更加败落。

    元正继续道:“我只是出于好奇,若是伤害到了你们的自尊,也希望你们能忍着,我知道你只是一个探路的,回去之后告诉你的那些朋友们,我对西蜀,并无恶意。”

    “若真有恶意,就不是一个人来了。”

    弓背大汉冷哼了一声道:“可我的鞋底破了,总得有个交代吧。”

    梁武是西蜀江湖有名的神射手,有出云之月的美誉。

    这些年来背负清平弓为西蜀也略尽绵薄之力,暗杀了不少蜀道外的歹人。

    他一路步行追杀,只是因为乘风而上,在天宇中猎杀元正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万里烟云照在空中占据优势,几个照面下来,这梁武估计就得坠落在地,然后等死。

    元正道:“我很欣赏你,这块金元宝,应该能让你换上一双体面的靴子,也请记得我,或许日后也会相逢。”

    随手扔给了一块金元宝,梁武接住之后,脸上的表情耐人寻味,如果他真的为了钱财而活,以他的实力,早已经家产万贯了。

    “罢了罢了,有个台阶下,总比没有好,不过也希望小兄弟安分一些,这一次是我,下一次若是遇到个暴脾气的人,可就没我这么好打发了。”梁武撂下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元正没有生气,嘴里呢喃道:“这蜀人真有意思,还是说这就是江湖的意思?”

    开花的剑鸣越来越入耳了,元正也是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倒要看看开花要带自己去的地方,是什么风水宝地。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