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四十八章 人心难测
    瀚州,武王府。

    书房里,元铁山手上拿着一份信纸,正在仔细端详。

    陈煜坐在对面,沏茶,眉头微皱,静等武王的下文。

    良久后,武王将信纸递到了烛火边,烛火摇曳,引燃了信纸之后,微微摇晃了几下,屋子里的阴影徘徊不定。

    元铁山平静道:“庞宗昔年灭蜀,纵然功不可没,却也凉了人心,我安插了部分眼线在西蜀,如今的西蜀,隐约有崛起之势啊。”

    陈煜应道:“西蜀双壁的下落不明,按年纪来看,也快要到了知天命的年纪,不过以他们的武道修为,活上个几百年,不成问题。”

    元铁山玩味笑道:“军师有的时候心里过于精巧,我不主动提出来,难道你就不给本王一些策略吗?”

    陈煜放下茶杯,深呼吸道:“涉及到了王爷的家事,我不好多语。”

    元铁山对西蜀一直有所关注,只是暗地里关注,明面上,和西蜀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

    这一次那边的人送回来的消息,让元铁山起初颇为不悦,可想了想,也符合人之常情。

    麾下六骁将,齐冠洲是唯一一个文武双全的将军,和其余五个大老粗比较起来,齐冠洲更像是一个文人。

    戏子说过,负心多为读书人。

    竟然敢派人暗杀元正,还是两个女人,也不知晓自己的小儿子,身子骨有无问题?若是问题大了,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照顾好自己。

    武王世子一位,一直悬而未决,这件事最起码要等到老大从稷下学宫里出来,老二从万象剑池回来。

    遵循金科玉律,若无意外,元青就是未来的武王。

    可眼下,若是定了世子一位,也会出现许多元铁山都控制不了的情况,与其木已成舟,不妨云里雾里一下。

    这毕竟是一个大事情,两个崽子的德才智,也得好生考验一番才行。

    至于元正,就连武王自己都有些迷惑,如今来看,元正还真的不好安排了。

    元铁山道:“我家青儿,就真的那么招人喜欢吗?”

    齐冠洲和武王三子的交道,只有和老大元青走的最为接近,其余的五个骁将,对元青也是推崇备至。

    论武力,有一杆御龙戟,走的是万人敌的路子。

    论才华,可是稷下学宫戚永年的高徒。

    不管怎么看,元青都无可挑剔。

    陈煜道:“表面上是这样,两个孩子,暂且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好坏之分,暂时不好评判。”

    军师喜欢说实话,这也是元铁山重用军师的原因。

    父子不传道,元铁山有些时候看不真切的,军师总能看的真切。

    元铁山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齐冠洲那里应该如何处置比较好?”

    都想要杀了元正,元铁山当然不会轻而易举的放过这件事。

    陈煜道:“今年过年的时候,随意找个理由,将齐冠洲的家眷留在咱们瀚州即可,到时候他自然会明白的。”

    齐冠洲追随元铁山多年,立下军功无数,也让元铁山省去了很多麻烦,许多元铁山不好去做的事情,都是齐冠洲背黑锅。

    可是啊,老子还没死,你都想着党争了,这事也不能这么算了。

    心里已经起了歹毒之意。

    元铁山道:“这也太过轻巧了吧,我儿的性命,可不是什么轻浮之物。”

    陈煜冷静应道:“这个时候动了齐冠洲,会让其余五个第一时间摆明自己的立场,到时候王爷就不得不直接让元青成为武王世子了,更麻烦的是,元青可是秋华王妃最为器重的。”

    “到时候元家的事情,几乎就成了皇城里面那位的家事。”

    “这些年来,你我苦心经营,这瀚州虽然不是个出龙的风水,却也不能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元铁山默然于心,冷笑道:“那就听从军师的安排,真想要快点过年啊。”

    无论是陈煜还是武王,都没有想到,最开始为难元正的人,竟然是自己人,哪怕是江南谢氏一族起了杀心,倒也能想的明白。

    野心太大了终归不是好事,齐冠洲简在王心了。

    忽然之间,武王好奇问道:“不知道你是如何看待正儿的,日后他以后接了我的班,又当如何?”

    陈煜噎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武王。

    元铁闪笑道:“只是假设而已。”

    陈煜咽下了一口茶水,茶水里面还有几根茶叶,口感瓷实,味道难言。

    为难道:“你家的小儿子继位,对大魏不是好事,对元家也不是好事,庶子终归难等大雅之堂,到时候体系散乱,礼乐崩坏,后果不堪设想。”

    “就算他再有才华,比元青和元麟都强,这世道也绝不会认可他。”

    元铁山一脸平静,其实他知道军师会这么回答,也知道元正成为世子以后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区区庞宗而已,从来都不是元铁山的敌人,这世道才是元铁山的敌人。

    “我知道了,既然去了西蜀,那就让正儿自己好生历练一番吧,也可以适当的松开一个口子,多些刺客也好,让他也能早点懂事儿。”

    陈煜嗯了一声,又说道:“那个,正儿走的时候,拿了不少银票,其数额之巨,完全可以招兵买马了。”

    元铁山不以为然,他知道这件事,元正走的时候,将武王府三分之一的家底儿都拿走了。

    就差直接率领大军,浩浩荡荡的外出历练了。

    “勿要声张。”

    陈煜起身,缓缓退下,书房里的阴影依旧在摇晃。

    ……

    清晨,西蜀的天空微微亮了起来。

    元正这一次起来的很早,不单单是听到了距离翠竹居不远的私塾里的读书声,而是他真的有事要起来早一点。

    接连与木剑开花共鸣了三日,沧海**修行了不知道多少遍。

    总算是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这一次的事情,元正彻底长记性了,这青楼以后是不能随便去了,就算去的话,也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想了想,还是当初在瀚州的日子较为潇洒。

    早上的客栈还没有客人进来,张美娘和店小二的也起来不久,有些睡眼朦胧。

    见到元正这么早来了,张美娘惊了一下,亲切问道:“公子这是何故?”

    元正道:“做一顿好吃的,我要走了。”

    既然是游历,就不能老是在一个地方窝着。

    张美娘愣了一下,立即让店小二去了后厨。

    “要走了啊,这段时间的相处很愉快,我真的有些舍不得你走。”张美娘柔和道。

    一来是舍不得银子,二来也许真的有些人情世故在里面吧。

    元正笑道:“以后也许还会回来的。”

    张美娘道:“公子若是下一次回来了,我肯定不会收公子的钱。”

    元正笑了笑,独自坐在椅子上,有些惆怅,齐冠洲要杀自己的事情,到现在元正还没有缓过来。

    一想到几年之后回到武王府,如果是在过年的时候,见到齐冠洲的话,元正也不知道该如何招呼了。

    半个时辰后,两大桌子菜肴,摆放的整整齐齐。

    元正吃的很斯文,扛把子一如既往的狂野。

    整个客栈都是闷沉沉的,张美娘知道元正心里有事,却不知如何安慰。

    早饭过后,元正给了张美娘不少的赏钱,笑道:“有缘再会。”

    走出客栈,元正直接驾驭万里烟云照冲天而上,御空而行,其气势难以言表。

    秦大夫走出了医馆,郭喜军走出了私塾。

    两人并肩而立,看向天空中转瞬即逝的风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大夫道:“他走了,也会还会回来,打扰了我们的棋局,留给了我们十万两黄金,这份气度你觉得如何?”

    郭喜军正色道:“不输武王元铁山。”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