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四十七章 心塞难过
    这位精通人情世故的钱婆逐渐的意识到事情大了。

    她从未想过这位公子哥,武道修为如此深厚,的确有着在梦里楼恣意妄为的资本。

    元正回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和碧珠、欢儿继续翻云覆雨上几日,自己的身子骨还真会在不知不觉当中被榨干净的。

    便是现在缓过来了,仍然觉得丹田虚浮,真元不够精炼。

    元正漠然问道:“碧珠和欢儿,来到你梦里楼多长时间了?”

    钱婆心里难受,身上也难受,吓得更难受,勉强挤出一抹谦卑笑容回道:“已经三年了。”

    三年了?!

    元正不假思索的增加钱婆身上的重力,钱婆的膝盖位置爆响不断,便是连小腿,都骨骼开始玉碎。

    “我不知道你教育姑娘们是如何教育的,可是本公子教育你,就是这么教育的。”元正不相信道。

    周围围观的打手们,看的心里着急,又不敢轻举妄动,至于那些丫鬟们,吓得连连退后,不过好多姑娘们,心里倒是出了一口恶气,这个老辣婆,也有遭报应的时候。

    可脸上,依旧装出了一副含情脉脉,伤心欲绝的模样。

    钱婆疼的龇牙咧嘴,嘴角有血水涌出,发出一声凄厉的呻吟,老人家痛苦的声音,莫名的有些渗人,宛若大限将至。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被如此问责,自然不是小事。

    可是欢儿和碧珠真的是三年前来这里的。

    “老婆子我说的是真话,还望小爷手下留情啊…”钱婆有气无力的说道。

    青楼里的人,没有情义二字可言,能如此嘴硬,倒也有可能是真话。

    元正继续问道:“我再问你,欢儿和碧珠来之前是何背景,从何处来,又是何人带来的。”

    问的如此详细,周围的姑娘们心里也预感到了欢儿姐姐和碧珠妹妹估计是干下了人事了,好奇而又担忧。

    钱婆忍住蛇鼠钻心的痛楚回道:“当初她们两个是被一个汉子带过来卖了的,那汉子拿了钱就走人了,听说是南边某个富贵人家败亡,被债主卖在这里抵债来了。”

    元正逐渐的松缓了钱婆身上的压力。

    钱婆感觉到重力在消失,却也萦绕不散,感恩戴德的说道:“多谢小爷手下留情啊。”

    这时候,深处走出来了一位约莫三十余岁的男人,一身青黄色锦衣,虽不至于锦衣玉带,也算是一个体面人。

    模样还算英俊,可是眼圈有些发黑,一看就知道是平日里纵欲过度的原因。

    气度也算是儒雅,上前来双手作揖道:“我是梦里楼的主人,敢问公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哪怕是要杀人,也请给个理由啊。”

    见到掌柜的来了,那些壮汉打手们心里有了些底气,青楼是有背景的人才敢开的销金窟,听闻这位大掌柜的和渝州郡守也有些横向关系。

    元正漠然看向这位大掌柜的说道:“我并不在意你是谁,也无需给你一个交代,告诉你背后的人,最好安分守己一些,否则有灭顶之灾。”

    这个男人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起来,骑着万里烟云照的人,说出这种话,还是可信的。

    双手作揖,徐徐退下,也不管这位钱婆的死活了,哪怕这位钱婆给自己拐来了不少姑娘雏儿,挣了很多银子,都不在意了。

    人心就是如此。

    元正细思极恐,若是三年前来的,便就说明是大魏庙堂里某个大佬安插在西蜀的眼线,暗中观察西蜀的动向。

    只是恰好知道自己来了,就顺势谋杀元正。

    大魏明面上不在乎西蜀的死活,只在乎这里的战略位置,不过背地里,该安排的习作和谍子,一个都没少。

    身份会泄露,自然是扛把子的原因,万里烟云照太显眼了,也很容易推断出一个人的具体身份。

    而后,顺其自然的将欢儿和碧珠安排给了自己,进入了翠竹居。

    这里面的门道,天衣无缝啊。

    却也让元正得知,西蜀是江湖野游和大魏习作和平共处的风水宝地,只是平日里,互不打扰罢了。

    继续问责这个钱婆,也是毫无意义了。

    “日后收买姑娘们的时候,最好调查一下底细,有些姑娘们,可真是浑身软刀子啊。”元正漠然道。

    “公子教训的是。”梦里楼大掌柜的奉承道。

    元正拍了拍扛把子,旋即万里烟云照震开双翼,顷刻之间离开了此地。

    梦里楼里冷冷清清,几个壮汉们立即太来了担架,将这位钱婆往医馆里送去,应该不会是秦大夫那个医馆,因为元正的翠竹居距离那个医馆很近。

    他们也不会蠢到去那里找晦气的。

    元正驾驭万里烟云照御空而行,忽然间扛把子朝着三里之外的渡口那里去了。

    清平江横跨整个西蜀,在渝州城也有分支。

    渡口这里,火把照亮了整个夜晚,三五个黑衣人将一位锦衣玉带的中年男人五花大绑,还给打断了双腿,令其跪在了秦大夫的面前。

    秦大夫负手而立,看都没看这个中年男人,眼角疑似还挂着几分不屑,阴郁不羁的气度,令人动容。

    元正来了,万里烟云照轰然降临地面,卷起一阵劲风。

    秦大夫冷笑道:“风太大了,就不知道轻一点儿。”

    元正跳下扛把子庞大的身躯,临近一看这个中年男人,有三分儒雅,七分豪迈,透出一股肃穆,纵然被打断了双腿,依旧不冷不热的样子。

    很明显是吃大魏俸禄的人。

    元正对秦大夫说道:“大夫出手,果然不同凡响,短暂片刻,就已经办下了此事。”

    秦大夫淡然笑道:“你都给了十万两黄金,我当然要负点责任了。”

    元正定睛一看,这个中年男人起码有道境修为,可他不走运,遇上了西蜀双壁之一的秦广鲁。

    “你后面的人是谁?”元正问了一个老套的问题。

    锦衣玉带的中年男人敷衍道:“我后面的人是谁,于你而言不重要吧。”

    元正探出一只手,中年男人的身上锦衣碎裂不少口子,腰间玉佩炸碎,从其袖口深处,搜出来了一枚紫金色的令牌。

    这时候秦大夫和自己的手下纷纷转过身去,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

    令牌上面,写着大大的一个“齐”字。

    中年男人流露出一抹狞笑道:“你知道了,恐怕会更加的有心无力吧,呵呵呵。”

    元正随手一挥,这位中年男人浑身上下筋脉骨骼粉粉玉髓,顺势倒向了这里还不算汹涌激荡的清平江里。

    被淹死,估计要不了一炷香的时间。

    是的,元正心里此时非常的难受,尤其是看到这个令牌的时候,一把捏碎了这个令牌,他真希望没有看见过这个令牌。

    秦大夫和手下们这才转身,看元正的脸色如此郁闷,大概就知道了一个老套的剧情。

    安慰道:“到底是你啊,所修行的功法如此神奇,可轻易控制人心,取人性命,高深奥妙的紧啊,连我都有些羡慕了。”

    元正礼貌回道:“大夫说笑了,雕虫小技,在大夫这里估计是不够看的。”

    秦大夫说话的本事很高,是一句场面话,实际上,对元正所修行的功法,也的确深觉佩服。

    “夜已深,我们就回去了,你独自在这里静一静吧,这里的清平江渡口的风儿,还不算清冷刺骨。”

    秦大夫撂下这句话,便带着自己的手下走了,夜色里,秦大夫的手下一一散去,最后只剩下了秦大夫一个人走向回家的路。

    元正微微靠后,靠在了万里烟云照的背上。

    呢喃道:“竟然是齐冠洲想要杀我,意想不到啊。”

    武王麾下有六骁将,齐冠洲是其一,人虽然不在瀚州,远在旧南越地界,如今得知元正外出游历,竟然也放下了繁忙的军务,调动了一下安排在西蜀的谍子。

    齐冠洲可是自己人啊,以往武王府过年的时候,齐冠洲定然不会缺席,也曾和元正一起狩猎南山,驱车猎鹿,彻夜不归啊。

    听武王说过,齐冠洲在元正小的时候,还抱过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

    那个中年男人死之前说的不错,元正这会儿的确是有心无力啊。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