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四十五章 梦幻厮杀
    一如既往,元正躺在榻上。

    碧珠开始宽衣解带,欢儿轻柔的捶着元正肩膀。

    酥麻,入味,浑身经脉瘫软,四肢无力,唯有腹部坚挺,会阴之地灼热。

    这些日子以来,元正的脸色倒是没有苍白,双眸依旧炯炯有神,可就是提不起精神和斗志。

    看到碧珠正准备凑上那樱桃小嘴,元正猛然间坐起来了。

    “停,本公子今日忽然身体不适,二位姐姐陪我聊天解闷即可。”元正郑重言道。

    没有死在刺客的暗杀当中,没有死在权力旋涡里面,没有死在高手之下,最后却无缘无故的死在了温柔乡里,这是元正万分不愿意的。

    从十二岁英名到了十五岁,在阴沟里翻船,那乐子可就大了。

    碧珠神色一凝,巧笑嫣然道:“哎呀,原来咱们的元正公子,也有力所不逮的时候啊,也不知道当初和柳青诗姐姐热乎的时候,会不会如现在这般心生畏惧。”

    欢儿伸出藕臂,微微搂住了元正的脖子,张开小嘴,在元正耳旁吹了一口酥麻的仙气。

    元正心生警惕,立即喊道:“扛把子,救主啊!”

    轰然一声,扛把子腾地一下暴跳而起,张开血盆大口朝着碧珠吞噬而去。

    平日里看似柔弱可怜的碧珠,在这个时候,娇躯宛若水蛇一般灵动,轻柔的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下了卧榻,手中多出了一柄阴寒刺骨的匕首,直指万里烟云照。

    碧珠轻柔笑道:“世人都传闻武王庶子放荡不羁是假,暗藏野心是真,如今看来,也算是落实了。”

    两位漂亮姐姐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元正自然也知晓了这两位漂亮姐姐的身份。

    微微抬起头看着欢儿笑道:“你难道也要对我下毒手?”

    欢儿妩媚应道:“温柔乡,乃是英雄冢,莫非公子不知道?”

    言语间,看似柔弱白嫩的藕臂,勒紧了元正的咽喉,顿觉体内五味杂陈,丹田虚弱,真元散乱。

    不过流露出象境中期修为罢了,让元正如此难受。

    细想一下,这些日子翻云覆雨的过程中,这两位小姐姐必然对自己下了黑手,所修行的功法,多半是采阳壮阴的类型。

    碧珠的速度很快,手中的匕首呈黑紫色,闪烁邪光,沾染剧毒。

    万里烟云照虽然不吃这一套,碧珠却也牵制住了万里烟云照。

    此地空间狭小,万里烟云照纵然享用天赋神通速战速决,可总是被碧珠快速的打断。

    冷不丁几下,碧珠手中的匕首,还在万里烟云照的躯体上,摩擦出了刺目的电光火石。

    刹那间,随着碧珠和扛把子的缠斗,屋子里的摆设物件,纷纷都撞成了粉碎,岂是乌烟瘴气可以形容。

    碧珠就是纠缠,也不离开此地。

    万里烟云照通人性,扛把子大概知晓主人现在无力御敌,若是扛把子离开此地,主人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最起码扛把子和碧珠颤抖中,还能让元正看到一些希望。

    元正的脸色逐渐发紫,气息不同,仍然勉强的嬉笑道:“欢儿姐姐,最毒妇人心啊,果然名不虚传,话说回来,到底是谁派你们来西蜀伏击于我的,让我死,也死个明白吧。”

    言语间,元正的手尽量朝着床头边的木剑开花伸过去。

    欢儿巧笑嫣然:“为了伏杀公子,我和妹妹这些日子也算是受尽屈辱了,将公子伺候的美滋滋的,本想着在和公子翻云覆雨之时暗下杀手,可一想到公子的武道修为和万里烟云照护主,便也只能日夜和公子翻云覆雨,消磨公子的精气神了。”

    好一句消磨精气神,看来以后上青楼,还真要检点检点了。

    万里烟云照气的牙根痒痒,追杀的紧,碧珠也躲得快,就是差之毫厘就能将这个弱女子撕碎,偏偏接触不到。

    碧珠柔美笑道:“若是开阔地带,我今日就认栽了,不过烟云照啊,你到底是和我纠缠,还是护主呢?”

    扛把子睚眦欲裂,凶威赫赫。

    元正的手终于极为艰难的摸到了开花的剑柄。

    有了两位小姐姐这些日子作陪,元正自然无法和开花共鸣,因为比起修行剑道,风花雪月翻云覆雨才是正经事。

    神秘人说过,及冠之前不要拔出名剑开花,元正谨记于心。

    虽然无法拔出直接御敌,可只要接触到剑柄,便可瞬息共鸣。

    开花的剑柄剑鞘,瞬息之间衍生出多重异象,体内无数道温润的剑气纵横穿插,令疲软的元正立即恢复了几分精气神。

    欢儿见状,花容失色道:“我以为这柄木剑只是玩偶,未曾想到竟然是如此利器。”

    元正道:“可惜啊,终归你没有死在我的胯下之剑中。”

    铮铮铮!

    元正体内激荡剑鸣,一道锋锐无比的剑气,有内而发,瞬息间贯穿了欢儿的咽喉之地。

    一代美人,虽然不算绝色,也秀色可餐,餐餐管饱啊。

    欢儿临死之前,都不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位武王庶子出手是如此之犀利。

    碧珠见状,立即红了眼睛,娇喝道:“元正,我要你偿命!”

    换过来的元正,自然是无所畏惧了。

    探出一只手,一道无形真元笼罩在碧珠身上,继而重力增强,碧珠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膝盖位置,发出清脆的骨骼碎裂之音。

    “扛把子,退下。”元正道。

    万里烟云照这才心有不甘的退下,若非主人口令,扛把子非要将碧珠的娇躯撕碎不可。

    膝盖玉碎,碧珠疼的蛇鼠钻心,秀气的眸子里,满是怨毒之色,凝望元正,冷哼道:“姑奶奶就算死,也会拉着你垫背的。”

    元正是何许人也,毕竟是修行了沧海**的人,怎能看不出碧珠要做些什么。

    那柄匕首,与碧珠心意相通,也算是一代名锋,在临死之际,发出致命一击,碧珠真能做到。

    可惜啊,元正探出手,那透着邪气的匕首,无端漂浮而起,被元正吸入掌中,掌中有大日,这沾染了剧毒和邪气的匕首,刺啦啦的融化了。

    “之前可是我的小姐姐,怎么这会儿,就成了我的姑奶奶。”元正邪魅笑道。

    另一只手,放在了死去欢儿峰峦如聚的位置上,顺势一扯,欢儿白花花的娇躯,滚下了卧榻。

    碧珠见状,心死如灰。

    仍然问道:“我真恨我自己没有一口咬断你的第三条腿,没让你成了太监。”

    元正喜怒不形于色道:“后悔来不及了,老实交代,你背后的人是谁?”

    碧珠狞笑道:“有很多人看你不爽,不仅仅是江南谢氏一族。”

    黑锅甩给谢氏一族,这点把戏,元正还是能看出来的。

    “不让你吃点苦头,看来是不会招了。”元正漠然道。

    心念微动,碧珠跪在地上的娇躯,漂浮而起,继而在半空中旋舞开来,膝盖本就碎了,浑身稍微有点动静,碧珠都是生不如死。

    可元正探出的那只手,宛若天魔之手,将碧珠控制的死死的。

    五根手指微微曲张,骨节微微用力,便能听到碧珠浑身上下的骨骼碎裂之音,经脉溢血,偏偏没有伤及碧珠的头颅和咽喉。

    碧珠疼的撕心裂肺,可元正控制的很好,就是让碧珠发不出凄惨的哭泣。

    “小姐姐啊,说实话吧,不然你会真的生不如死的,我废掉你浑身修为,再解开你的衣裙,把你扔到满是汉子们的田地里,你可有想过,你的下场?”元正歪嘴坏笑,一脸邪魅。

    都要自己的老命了,何须心慈手软。

    咽喉的压力稍微松缓,听见的先是一声粗重的哭泣狞笑,继而涌出大口血水,然后才说道:“我一人死不足惜,可你既然来了西蜀,就别想活着出去。”

    元正心一横,五指握拳,附在碧珠身上的真元,瞬息间将碧珠的咽喉捏碎了。

    “我一直以为这些日子以来,我骑的是温顺灵巧的母马,原来一直都是骑着烈马啊。”元正玩味笑道。

    眼眸深处,尽显冷酷。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