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四十四章 少年啊,风流啊
    秦大夫的书房里,女掌柜张美娘顺从的站在秦大夫的文案前。

    “你的财神爷来头可是不小,勿要怠慢了,我不知晓他来西蜀是为了什么,可话说回来,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到西蜀,然后点破我和老郭的身份。”秦大夫一本正经道。

    阴郁的小眼睛里,有几分惆怅……

    他和郭喜军在渝州城隐姓埋名了很长一段时间。

    为西蜀大地尽了些绵薄之力,医馆救人,私塾教书,哪怕微不足道,西蜀双壁还是继续着。

    许多微不足道的事情,总得有人去做才行。

    张美娘抛了一个媚眼嬉笑道:“看把你紧张的,如今西蜀已经成为了大魏的禁脔,话虽然难听,可谁看不出来,你们西蜀双壁固然厉害,可眼下来看,你们就是想要造反,也反不起来啊。”

    “渝州郡守看似昏庸无能,混吃等死,还不是将所有军械控制死死的,外有江湖野游聚集,说白了,就是等着情况恶化到一定程度,给咱们西蜀啊,来个一锅端。”

    “安安生生的过日子就行了,那财神爷毕竟是个庶子,探路先锋这种事,没他的机会,虽然去了北斗山脉,也只是赎罪之身。”

    “武王元铁山那是何等高高在上的人物,他的庶子意味着什么,皇城里的那位还会不知道。”

    “立军功,建言功,就算元正文韬武略都过得去,秋华王妃会限制他,皇宫也会掣肘。”

    张美娘说的也是实话,但是让秦大夫非常的生气。

    瞪着眼睛轻喝道:“你个老娘们,懂个毛事,为了些身外之物,把国仇家恨都忘记了吗?”

    这年头,没有谁会更真金白银过不去的。

    张美娘也不示弱道:“少来这一套,有本事你去造反啊,我这客栈里挣点银子,到了最后,还不是要让你们西蜀双壁拿出去招兵买马,老娘有抱怨过吗?”

    秦大夫哑口无言,客栈里的收入,到了最后,还真的无法全部落在张美娘的手里。

    不耐烦又能如何,昔年手下千军万马,现在啊,在床头上都硬气不起来咯。

    “行了行了,好好招待你的财神爷去,别添乱了。”秦大夫摆了摆手道。

    张美娘冷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开,她心里也有生气,只是喜欢和老秦斗嘴。

    亡国之后,老秦日渐消瘦,白发渐生,心里想的都是如何将庞宗碎尸万段,这些年来,没有一个晚上睡过一个安稳觉。

    没事儿和老秦斗斗嘴,还能让老秦有些鲜活劲儿,真让老秦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思量下去,到最后别说招兵买马了,估计自己都要先活活熬死了。

    西蜀是亡了,西蜀还在的时候,秦广鲁和郭喜军的日子也不是多潇洒。

    张美娘当时的手头,比现在不知道紧张了多少。

    可话说回来,谁愿意做一个没有故国的孤魂野鬼呢,心里有着念头盼头,也是应该的。

    秦大夫坐在黄杨木椅上默默发呆,本想着和郭喜军将那局棋继续下去,可中途来了一个打搅的。

    其实老秦和老郭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将那一局走完,只能慢慢瞎捉摸,可偏偏被元正给半路摘桃子了。

    越想越觉得哪里好像有点不对劲。

    翠竹居。

    厢房里面,摆设散乱,元正慵懒的躺在卧榻上,看着两位丽人翩翩起舞。

    渝州城的青楼只有三家,做为贫瘠之地,青楼又是销金窟,若是多些青楼,钱婆和姑娘们都要饿死了。

    便是三家青楼,遇到收成不好的年头,入账也只能维持现状。

    元正来了这里,当然会好生歇息一段日子。

    这两位姑娘是渝州城梦里楼的大小花魁。

    大花魁叫欢儿,小花魁叫碧珠。

    欢儿身材高挑,肤若凝脂,柳叶眉搭配着一双明媚的杏眼,修长的身段偏偏起舞起来,还真有些云里雾里的朦胧美感。

    小花魁叫碧珠,个头倒是不如欢儿,可是那双小嘴啊,也挺活泛的,昨天夜里,让元正差点醉生梦死了。

    手里拿着酒樽,万里烟云照就靠在卧榻边上,当初元正在瀚州的日子,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

    不过瀚州过着浪荡日子,时间长了,反倒是没有了新鲜感。

    如今走了些路,经历了一些事,又如此消遣一番,还真有些漫步云端的感觉。

    舞姿轻柔灵动,令人目不暇接。

    元正感觉怀里有些空虚,笑颜道:“两位姐姐可否来我怀里歇息一下,跳舞时间长了,一双玉足怕也有些吃不消啊。”

    欢儿含羞笑道:“公子还真的是个体贴人啊,能伺候公子这样的人,真是我们姐妹的服气。”

    元正微微招手,两位丽人一前一后的倒在了元正的怀中。

    怀抱温香软玉,心神荡漾。

    她们是昨天夜里来到翠竹居的,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元正虽不至于扶墙而走,却也有些浑身乏力飘飘然。

    元正的手还算老实,只是老老实实的搂住他们的腰肢,这会儿要是翻云覆雨,到了晚上,元正就更吃不消了。

    微醉道:“两位小姐姐的活儿的确不错,这段日子好生伺候本公子,等本公子离开的时候,少不了二位姐姐的赏钱,”

    元正来西蜀是有正经事的,风花雪月差不多就得了,虽然元正也不知道自己来西蜀到底有什么正经事,可认识了西蜀双壁后,元正还是觉得自己要干出一些正经事。

    碧珠在元正耳旁哈了一口气柔声道:“能侍奉公子,我们求之不得,就怕公子到时候嫌弃我们姐妹俩换了别的漂亮姐姐。”

    元正手不知道在哪里摸了一下,顿觉圆润柔软。

    “本公子可不是那种心猿意马的人,顶多三妻四妾,不能再多了。”

    “呵呵呵……”

    莺莺燕燕,怀柔万里。

    无论是欢儿还是碧珠,都算是见过世面的女子。

    在梦里楼接客的时候,她们见识过短小快的粗糙汉子,也有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读书人,大多数都是图个爽利,哪有时间聊聊天,再上塌的。

    且去青楼的人,多数都是面目丑陋狰狞的汉子,偶尔遇到元正这样细皮嫩肉皮囊上佳的公子哥,还真的是她们的福气。

    打心眼里欢儿和碧珠宁愿不要元正的真金白银,也愿意伺候元正,可她们也身不由己,那么大的一个梦里楼,总得有入账才行啊。

    元正本来打算歇息个七八天,就离开客栈,去往西蜀深处看看,西蜀的名山大川险峻狰狞,元正很想去看看。

    可是欢儿和碧珠这两位姐姐,还真的把元正给拖延住了,让元正有些舍不得走了。

    细想一下,幸亏离开武王府的时候,银票拿够了,不然这快活日子,还真的过不了几天。

    峰峦如聚,波涛汹涌,时而柔声细语,时而奔放潇洒,岂是快活潇洒可以形容的。

    三天后,让元正都瘦了几斤肉下来,虽然客栈女掌柜的每天大鱼大肉的伺候着元正,可时间长了以后,哪怕是元正的身子骨,也吃不消啊。

    逐渐的,元正意识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西蜀姑娘的长相,元正不做评价,可根据元正所知,西蜀姑娘多数性子泼辣,哪怕是青楼里的小姐姐故作温柔,偶尔也有掩饰不住的几分火辣味道。

    可欢儿和碧儿,还真像江南女子一般婉约清雅。

    纵然是情不自禁之时,骨子里也有着几分娇羞矜持在隐隐作痛。

    这情况不对,尤其是察觉到自己的身子骨逐渐虚了的时候。

    万里烟云照也没多大的反应,在元正和两位漂亮姐姐翻云覆雨的时候,扛把子只能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蒙着脑壳睡大觉。

    不知不觉间,又是傍晚来临,天一黑,元正都觉得腿有些软,可是又忍不住……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