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四十二章 持剑而来
    苍云城位于大秦与大魏交界线上的一座边缘之城。

    无战事的日子,苍云城车水马龙,人流不止,既然在边缘地区,那就自然有许多浑水摸鱼的余地。

    有江湖豪强,在这座城里接下了许多刀口舔血的差事,有世家弟子,来此地历练,有数不清的大小帮派,干着贩卖盐铁的火红生意。

    地势没有想象之中的凹凸不平,嶙峋区域,反倒是一马平川,开阔潇洒。

    却是鱼龙混杂之地,一个不起眼的店小二,也许就是大秦某个碟子机构的掌眼,也许会是大魏的掌眼。

    路边贩卖蔬菜果子的,可能背后也有着一条暗流最为支撑。

    这座城很好,胆大的来了这里,会装的盆满钵满的离开,胆小的人在这里,也许第二天起来就睁不开眼睛了。

    今天这个死了,明天那个找不见了,都是颇为正常的事情。

    边缘之城,私斗成风,暗杀不止,才像是边缘之城应该有的样子。

    单容来了,她没有刻意的易容,而是将自己清冷的气质,美丽的容颜一览无遗的展现出来,她手中有剑,怡然无惧。

    这座城里的烟花巷柳之地,生意其实很火爆,不少女子,其实都是被拐卖至此地,或是被家中父母卖给了青楼,不怪双亲太狠,世道如此罢了。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哪怕持剑而来,也会被许多歹人暗中关注。

    但单容不在意这些,她知道自己漂亮,但其实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漂亮,一路风霜而来,单容那张清冷绝世的脸上未曾看到疲惫的痕迹。

    因为她心中有必须出剑的执念。

    太鸾,是一柄神兵利器。

    一路至此,单容也记不清楚,剑下亡魂到底是有八十八个,还是八十九个。

    她也没有心理负担,因为是那些人先招惹自己的。

    作为一个女子剑客,一出道,就杀人快要上百,在单容这样的年纪,很少见了。

    拜月山庄,位于苍云城北边五十里处,名下有着一座马场,这年头,私人名下有马场的人,才是真正的腰缠万贯,堪称地方王侯世家。

    寻常百姓若想有马车,单马,需要在官府那里走过不少关系,上交不少银子,才能拥有马匹。

    因为马,是战略物资,战事一旦开端,马匹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无论大秦还是大魏,为了节制私人买马,刻意提高了马的价值,从而导致,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拥有自己的马匹,哪怕是小康人家,多数也是以骡子和驴作为坐骑或是生产工具。

    可想而知,一个拥有马场的拜月山庄,家底是多么的厚实。

    单容没有在乌烟瘴气,莺莺燕燕的苍云城逗留,只是简单的吃了一顿饭,就直接去了拜月山庄。

    她想到了很多往昔的事情,那个时候父亲是庄主,自己的弟弟是未来的庄主,单容作为一个千金大小姐,也会嫁给一个品德才貌上佳的读书人。

    想象中,那样的日子也算是恣意风流。

    可后来,父亲英年早逝,母亲郁郁而终。

    二叔上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将单容许配给自己的某个下属,顺势将单容的弟弟赶向了偏远的马场,做了一个悲苦的牧马童子。

    单容当初想过给自己的二叔下毒,然后自杀。

    可她失败了,那位心狠手辣的二叔,也并没有着急杀了单容,依旧想着将单容许配给自己的下属。

    在单容被强制送往那下属家中的时候,单容才九岁,细思极恐。

    还好,中途中遇到了唐峰。

    唐峰救了单容之后,便未在苍云城停留,直接一路返回了铸剑阁。

    在铸剑阁,单容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传世神兵太鸾,听闻是昔年一代女剑神慕容月照打赌输给了铸剑阁初代阁主,才将佩剑太鸾留在了铸剑阁。

    眼下,单容正带着神兵太鸾,不知不觉间,就到了拜月山庄的大门口。

    暮色黄昏,透出沉沦之美。

    拜月山庄的门户很大,院墙很高,门外的护院大概有十七八个,都是些膀大腰圆的汉子。

    单容是来杀人的,不是来拜庄的。

    一位护院汉子厉喝道:“哪里来的女的娃娃,没有请柬,可是不能进入庄内的,让你家大人出来说话。”

    一个佩剑的女子,在这位膀大腰圆的汉子眼中,实在是弱小的可怜。

    单容没有理会,直接拔出太鸾,剑体长达二尺九,剑锋雪白如玉,剑脊漆黑如墨,剑柄呈百鸟朝凤之状,庄严肃穆,精致天成。

    剑光一闪,剑意弥漫,拔剑顷刻之间,数十道清亮的剑气便取了所有护院的性命,顺势轰然一剑破开了拜月山庄的仪门,门前木屑飞落一地。

    单容一步跨出,便直接到了拜月山庄里面。

    一眼望去,这里很熟悉,有一片菜圃,有一方演武场,有依序而建的阁楼小筑,生机勃勃,但没有看到那条通往后山的小路,这些年没回来,那条小路估计也长满了荒草。

    单容握住太鸾剑柄,轻喊了一声道:“尉迟汗,滚出来。”

    当单容来到这里的时候,暗中潜伏的弓箭手,都已到位。

    一位体态臃肿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位明媚如玉的美丽女子缓缓走出正屋,来到了此间。

    那中年男人锦衣玉带,模样到算是英俊,可惜已经肿了,至于那女子,倒真是凹凸玲珑,身材高挑,可瞬息点燃干柴,化作熊熊烈火。

    如果元正来了的话,会对这位女子很有兴趣。

    以元正的秉性,对一位女子的兴趣,也不会保持太长时间,就像是吃饭一样,每天都是白米饭搭配红烧肉,时间长了,也就腻了。

    尉迟汗有些意外的看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单容,一脸络腮胡随着微风微微摇晃,那双眼睛很明亮,很大,亦很深邃。

    轻声道:“我一直以为你死在了外面,没有想到你会回来,还拿着一柄剑回来了。”

    明珠夫人在一旁妩媚笑道:“这就是你当初想要嫁给我弟弟的那个小女子,虽然没见过面,可今天见了,还真的是一个标致的美人呢,就是这性子啊有点野,我那弟弟见了,恐怕会欢喜万分的。”

    尉迟汗无声而笑,转过身朝着明珠夫人白皙美丽的脸上就是厚实的一巴掌。

    明珠夫人顿觉头重脚轻,脑子里嗡了一下,脸上火辣辣的痛。

    让周围的守卫们,也是一阵尴尬。

    “混账玩意儿,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我侄女,岂是你弟弟那种玩意儿可以染指的。”尉迟汗厉声喝道。

    明珠夫人的妩媚身段,在这一巴掌过后,像是霜打了的茄子,焉了。

    单容道:“拔剑吧。”

    没有多余的废话,二叔夺了家产,单容希望公平一战夺回来,这样大家都体面。

    尉迟汗看着单容手中太鸾,微微皱眉,他有着道境初期的修为,一柄好剑他还是能看出来的,如果这些年他不是忙活着打理拜月山庄的生意,忙活着狗马弋猎还有女人,他的武道修为还会更高。

    单容知晓二叔的修为,但她有太鸾在手,心里不慌。

    世间剑客千千万万,有名锋在手的剑客,却是屈指可数。

    对于一个剑客来说,有无神兵在手,有时是天差地别。

    尉迟汗也未生气,当初单容无故失踪了,尉迟汗回到拜月山庄后,晚上睡觉的时候,偷偷抹了眼泪,毕竟那是自己的亲侄女啊,要是被人拐卖到了窑子里,那该如何是好。

    说实话,这些年来,夜深人静的时候,尉迟汗常常会想到自己的侄女,也会想起那位英年早逝的大哥。

    “你回来了就好,大家都是一家人,这拜月山庄的产业,自然也有你的一份,协同二叔,将家里的生意做大可好。”尉迟汗柔和说道。

    单容没有理会,剑直指自己的二叔,等着二叔拔剑。

    “你想要杀我,可有想过,暗中的弓箭手会第一时间要了你的命。”

    “他们可都是我花大价钱雇佣的神射手,有几人在象境,剩余的也在感境后期,你可曾想过后果。”尉迟汗微笑说道。

    刹那间,剑鸣暴起,一声嘹亮的凤鸣,打破了这暮色黄昏的静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