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四十章 落子
    转悠了一圈,元正便回到了客栈里。

    精壮的店小二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殷勤笑道:“公子您回来的正是时候,酒宴已经备好了。”

    打眼望去,饭桌上琳琅满目,一股烈性的麻辣味儿弥漫开来,令元正口鼻咽喉为之一振,西蜀的菜肴都带着几分老道的香辣。

    还没有吃,光是闻了一下味道,都觉得提神醒脑了一大截。

    两张桌子,另外一张桌子更大,宽约莫一丈,上面摆满了各种整块肉菜,更有多盆散发着药香味的汤羹,从吃饭的气势上来看,万里烟云照显然更胜一筹。

    元正吃了一口老腊肉,除却其辣味儿令元正略有不适之外,其余的无话可说,腊肉入口即化,其口感饱满圆润,说不出的酥麻感觉。

    赞道:“西蜀酒宴,果然雄烈。”

    店小二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作为一个店小二,察言观色是最起码的本事。

    这些年来,来西蜀的人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店小二自然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偶尔搭一句话,也能说到点子上,但他没有过多的和元正讲话。

    店小二没有读过书,口才在插科打诨这方面倒是游刃有余,真的和读过书的人交谈,店小二很多时候都有心无力。

    哪怕常去请教隔壁的那位教书先生,店小二仍然没有学到太多东西,过了读书的年纪,要想成为一介士子,是不大可能了。

    况且,西蜀读书的种子已经灭绝了,便是隔壁的教书先生,也只能教会学生识文断字,至于更加高深的义理,估计连那位教书先生都不太会。

    有万里烟云照,从西南抵达西蜀,元正一路上也算不上风餐露宿。

    离开武王府后,元正也就是在旅途上和唐峰、单容正经的吃过一顿好饭,之后便是师姐请客的那一顿饭了。

    细想起来,也有些滑稽,离开瀚州后,所谓的锦衣玉食,对于元正而言,都已经断断续续了。

    元正吃相很斯文,这一桌子菜,他是吃不完的,当他就是想要尝尝味道如何,感受一番昔日的纨绔时光。

    比较之下,扛把子就简单直接的多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万里烟云照就解决掉了大桌子上所有的口粮,还打了一个饱嗝,对那些药汤很是满意。

    女掌柜走了进来,看到元正已经吃上了,挤出一抹灿烂老道的笑容说道:“公子爷,我已经和我家男人打过招呼了,他愿意和你下棋,不知道公子是吃过饭后休息一阵,还是吃完饭后就去。”

    元正这会儿已经饱了,只是嘴巴还有些饿,回道:“稍微歇息一会儿吧,吃完饭后,人的脑子不太清醒,下棋的时候容易犯吃饱撑着了的过错。”

    女掌柜的一听,就知道元正是下棋的老手了。

    连忙笑道:“那行,我去和我家男人招呼一声。”

    元正摆了摆手,又吃了好一会儿,肚子里实在是装不下了,才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小二,带我去歇息的地方。”元正道。

    店小二虽不至于点头哈腰,却也是殷勤备至的给元正带路,没有问多余的问题,比如说公子还需要些什么,而是很识趣的泡了一壶正宗的大红袍提在身上。

    客栈后方,有几座宅院。

    店小二带元正来到了“翠竹居”这间宅院里。

    前两天西蜀刚下过雨,院落里的空气清醒透彻,隐约透出泥土香味儿,一片竹林,一片养了不知道多少劣等锦鲤的小湖泊。

    凉亭,阁楼,假山,拱桥,应有尽有。

    还有几分江南小筑的风范,元正倒也没有去过江南,也不知道江南小筑是何等光景,只是觉得,贫瘠的西蜀,还有这般宅院,也算是不错了。

    进入厢房,元正自然的倒在了卧榻上,随即对店小二招呼道:“让你们掌柜的过半个时辰后来叫我去下棋。”

    “好勒。”店小二笑着点头,便关门出去了。

    万里烟云照一如既往趴在卧榻下方,没有困意,此等坐骑,吃得越多越是兴奋,要是饿着了,才会觉得疲惫。

    店小二离开后,元正立即做起来,盘膝而坐,默默修行《沧海**》,顺势和木剑开花共鸣。

    待会儿的棋局,算不上凶险万分,却也能窥探几丝奥妙。

    不过元正依旧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自从进入西蜀之后,元正便心里觉得西蜀是危险的。

    那棋局也是危险的,虽不至于搭上性命,但也有一定的可能落个残疾。

    元正一直都在调整,保持巅峰状态,话说,吃过饭以后,无论是下棋还是干活儿,都特别没精神,歇息一会儿总是对的。

    这半个时辰过得很慢,元正尽量让自己进入心无杂念的状态,可偏偏杂念丛生。

    这就是一盘好棋局的杀伤力,还未身临其境,就已经滋生杂念了。

    心想,如果是陈煜叔叔和那位还未见面的秦大夫下一盘棋,大概会窥探到更多的隐秘吧。

    可这一次,没有陈煜叔叔指点迷津,元正刚好遇上了,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半个时辰,在元正杂念丛生的过程里过去了。

    女掌柜的如约而至,打开门便看到元正懒散的躺在床上,笑眯眯道:“公子爷,这会儿可以出去下棋了,我家男人已经等在外面了。”

    元正看着这个徐娘半老,风韵还存了很多的女掌柜的,恍惚之间,滋生出了一缕邪念。

    可想到那棋局的主人,还是将这一缕邪念扼杀在襁褓中比较稳妥。

    “好,下棋去也。”元正故作放荡状。

    在女掌柜的带领下,走出翠竹居,来到客栈外。

    元正见到了棋局的主人,以为主人是一个儒雅风流的中年男人,结果是一个透着古怪,气质阴郁不羁的大夫。

    两盒棋子归位,棋盘上干干净净。

    这样也好,若是直接在之前的棋局上和这位似乎不太寻常的大夫博弈,元正还真没有把握。

    从头开始,反倒是更能探出深浅。

    元正笑道:“我打扰了大夫和那位先生原本的棋局,不算是坏了规矩吧。”

    秦大夫抬头看了一眼元正,以及背后的万里烟云照,略微歪嘴笑道:“都已经打扰了,坏不坏规矩,还重要吗?”

    言语间,还有几分傲慢和不屑。

    真不知道去找大夫看病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元正也不介意,坐在秦大夫的对面,笑道:“我喜欢黑子。”

    秦大夫闻声,直接拿过了那盒白子,沉声道:“你先来,主随客便。”

    元正应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先落子者,会有先手的优势,这个优势虽然不明显,却能一直贯穿至棋局结束,毫厘之差的时候,那点上不了台面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棋艺高深程度,也决定着先手优势的大小,这点因人而异。

    女掌柜的没有在这里看着他们下棋,客栈里还有许多事情打理呢。

    刚开始的时候,元正占尽先机,很多地方都让秦大夫如芒在背,甚至有些不好下手。

    可过了半局之后,不管是秦大夫还是元正的脸色都逐渐的凝重了起来。

    秦大夫大概不会想到,一个年轻人的棋艺,可以和自己分庭抗礼,让自己举步维艰,忍不住怀疑这位年轻人来自于何方了。

    元正也没有想到,半局过后,自己原本的优势几乎荡然无存,秦大夫和自己都立于不败之地了。

    换言之,元正已经丢了先手的优势,而棋局公平公正,重新开始了。

    接下来,元正每一个落子都要算计清楚,他心里清楚,只要略微失误,这一局棋就输了。

    可眼下来看,棋局只是进行到这种程度,还看不清秦大夫这个人。

    元正也没有打算赢,他也不觉得自己会赢。

    可哪怕是输了,最起码也要输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