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十九章 来了兴致
    客栈里面人不是很多,西蜀萧条,有银子的人实在是太少。

    元正进来就吼了一声:“掌柜的,今天我把客栈包了,其余人等,一律送客。”

    话说完,就朝着柜台上扔了两块大大的金元宝,掌柜的是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妇人,店小二则是一个肩膀较窄的精壮小伙子。

    客栈里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两块大号的金元宝,这家客栈也许一连数月都不能经营到手。

    女掌柜的二话不说,就直接让店小二开始送客。

    至于本人,则是亲自上前,热乎的招呼道:“这位俊俏的小哥,不知道您有何需要,尽管吩咐就好,我保证满足小哥的需要。”

    元正觉得一阵头皮发麻,这个女掌柜的,单论姿容的话,如有是十两银子为顶,最起码也价值七两银子,若是在半老徐娘里面的话,这个女掌柜的,怕也有九两银子了。

    在瀚州的时候,元正也接触过一些半老徐娘,风姿各有不同,可那分来自于骨子里的安分守己以及蠢动的激情,让元正忍不住沦陷,不过最终都草草了事了。

    招惹黄花闺女,妙龄少女,这倒是无所谓,武王殿下也不在意,可若真的和半老徐娘发生点日久生情的故事,武王府也丢不起那个人。

    西蜀里的人,性情彪悍,绝非贪生怕死之徒。

    店小二清场的时候,许多客人还不想要离开,还打算去元正哪里要个说法,结果一看见虎视眈眈的万里烟云照,果断的响应了店小二的号召。

    元正吩咐道:“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一律端出来,但凡是大补之物,一律拿出来,给我的坐骑,也要安排的周周到到,若是怠慢了,别怪我翻脸无情。”

    女掌柜挤出一抹如画笑容,热乎道:“公子放心,公子想要的,我们店里都有。”

    元正二话不说,直接言道:“我想要小姑子作陪,扬州瘦马为骑,不知道你的店里有没有?”

    女掌柜的笑容凝固了,想说句硬气话,也说不出来了。

    能称得上小姑子的,多数都是青楼里面的花魁,哪怕不算是花魁,也要是即将成为花魁,或是刚退不久的花魁。

    至于扬州瘦马,那里面讲究可就多了。

    若往深处联想,这女掌柜的,怕也忍不住的脸红心跳起来。

    “公子说笑了,我们这可是正经客栈,要是公子需要上门暖床的,我也可看着安排一下。”女掌柜的笑道。

    元正摆了摆手道:“小爷我也不是那种作风不良的人,开个玩笑,还望老板娘不要介意。”

    女掌柜的笑着点了点头,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元正,生怕不小心,就被元正给带到沟里去了。

    等待饭菜上桌的时间,其实很慢,元正也不想在这里干等着。

    好奇问道:“你隔壁医馆门前的棋盘,都是些什么人在下棋?客栈两旁,私塾医馆,这风水摆设,有些问题啊。”

    女掌柜愣了一下,听口音的话,这公子爷是北方人,可这细致的程度,又像是南方人。

    能有万里烟云照作为坐骑,也自然不是普通人,一时之间,擅长察言观色的女掌柜的,还真摸不出元正的深浅,只是感觉上,这位小爷不像是普通的人傻钱多的纨绔子弟。

    “这风水摆设确实有些问题,可那医馆是我家男人开的,那私塾,是我家男人结拜兄弟开的,没事了他们就下下棋,晚上再到我这里来喝几杯小酒,也没啥大出息,还望公子不要笑话。”女掌柜的回道。

    这一下元正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关于下棋这件事,元正也算是颇有体会,以前陈煜叔叔无聊的时候,就会来找元正下棋。

    那时候的元正也是少年心性,老是输给陈煜,且每一次都是输在同一个地方,搞得元正都不想下棋,而想下人了。

    不服之下,元正在武王府翻阅了大量棋谱。

    具有代表性的棋谱则是《奔雷棋经》、《千灵棋谱》、《天枢问道》等。

    好生修炼了一段时间,元正也没有在陈煜那里找回场子,依旧是输,不过也让陈煜赢的很难看,自己也输的很体面。

    故此,经过客栈的时候,元正看到那一副棋盘,大致就知晓那两位下棋的人,绝非普通人。

    以天下为棋局的人,世间罕有,虽然无数棋客都嚷嚷着自己是以天下为棋盘,但几乎都是喊个口号,并无真才实学,人云亦云罢了。

    听到女掌柜的是那医馆大夫的女人,元正心里也不太敢放肆了。

    只好故作随意的说道:“小爷也挺喜欢下棋,这东西就像是喝茶一样,是会上瘾的,待会儿若是老板娘方便的话,还希望老板娘能够牵线搭桥一下,让我过把瘾。”

    女掌柜的一听,觉得里面有不对的地方,可往深处一想,老秦的棋艺,一般人那肯定是招架不住的,既然这个财神爷有这个兴致,待会儿给老秦交代一下,让一让,看看能不能让这个财神爷在客栈里多撒上几把真金白银。

    “好说好说,都自己人,公子也莫要生分啊。”女掌柜的笑颜道。

    “那你后厨里先忙活,我先出去走走,就在不远处,饭好了叫我,再给我安排一间小庭院,让我暂时歇息一下。”元正吩咐道。

    开客栈的,除了酒肉生意外,就是留宿生意了,多数客栈都有着私宅庭院,客人需要的时候,就会打开门房。

    “那公子可不要走远了啊。”老板娘应道。

    元正摆了摆手,便带着万里烟云照走出了客栈,是真的走不远,他就在客栈周围到处转悠。

    仔细观察附近的风水布局,他修行沧海**,多少也懂一点风水布局,客栈,医馆,私塾,乍一看不怎么样,可位置,方向,还有几分三花聚顶的态势。

    顺带在远处观察了一下私塾里面的情况,隐约听见有朗朗读书声,声声入耳。

    微微运转真元,感知倍增,隐约间可以看到那个教书先生,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肚子有些挺拔,可脸上轮廓柔和,儒雅天成。

    有时嘴角上扬,歪嘴一笑,还有些邪魅。

    以元正的经验来看,这世间最讨女人欢心的男人,第一种就是有钱的男人,第二种就是读书人了。

    这位读书人若是用肚子里的墨水去忽悠无知少女,或是勾搭有夫之妇的话,在搭配自己儒雅的皮囊,应该是不会失手的。

    可这位读书人目光柔和,气息沉稳,还真的是一个正经的读书人。

    天底下正经的读书人,没有多少,多数都是不正经的。

    一番观察下来,元正的心里就大概有数了。

    他还想观察一下那位大夫是什么情况,可是医馆里面遮挡视线的物件太多了,他看不真切,也不敢轻易探出神识去搜索。

    反正待会儿就要见面了,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

    医馆里,寂静无声,一位个子不高,眼睛不大,背有些驼的大夫坐在文案上,正在练字。

    笔法老道遒劲,可就是字迹一般,说不出的诡异。

    女掌柜的从侧门进入这里,令秦大夫有些不太高兴。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来我这里干什么,好不容易提起的精气神,让你给打搅了。”秦大夫不爽道。

    看女掌柜的眼神,还多少有几分嫌弃。

    女掌柜的也不在意男人的态度,说道:“店里来了个年轻的财神爷,看到你和老郭在外面的棋盘了,突然间有了兴致,想和你们下棋,你待会儿让让人家,我还指望这财神爷多住一段日子呢。”

    秦大夫一听,就觉得不对劲:“我堂堂秦广鲁,岂是能随便和人下棋的?也不看看你的财神爷是个什么东西,老子没空。”

    只言片语,便体现出了秦大夫阴郁不羁又莫名古怪的性格。

    女掌柜一本正经的说道:“我那财神爷,可是骑着万里烟云照的主儿,天底下的万里烟云照都是有数的,那财神爷搞不好可是王侯将相之种呢。”

    秦大夫闻得此言,随机应变道:“既然是骑着万里烟云照来的,那我也不能让着他了。”

    女掌柜看着秦大夫,一语不发,一言难尽。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