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十八章 西蜀西蜀
    翌日清早。

    元正这才看见下床走路时的李鼎是什么样子,高大的身材消瘦了一圈,多了几分精壮之感。

    就连原本肥胖的脸颊,也有了轮廓感。

    老伯收拾早饭,自从李尘和李鼎两兄弟来了之后,这农院里的伙食改善了不少,有酒有肉,若非土墙土院看上去有些寒酸,还真的赶上了小康人家的水准。

    李鼎深深的对元正抱拳作揖道:“多谢师兄当日的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我李鼎日后必十倍奉还。”

    元正依稀记得,李鼎原先说话的时候不是很有底气,如今中气也上来了,脱胎换骨之后到底是不一样。

    笑言道:“十倍奉还倒是不必了,只要你们日后混的好,我也能沾你们的光,还能在江湖中傲气一下。”

    李鼎嘿嘿笑了两声,亲自给元正端茶倒水,摆放碗筷,做的很是周到。

    老伯的厨艺还算不错,一桌子菜也算是色香味俱全,更有几分山野人家的朴素厚重在里面。

    有了两个年轻人陪着自己,地里的庄稼活不用自己操心,只是照顾一下暂时生病的小伙子,对老伯而言也不是什么出力气的大事情,这些日子气色好了很多。

    满面红光的对元正说道:“公子到访,感觉我这院落都光彩了不少,老头子我的厨艺不是很好,还望公子不要介意,我可是记得上一次公子是咸菜馒头的时候,有些难以下咽。”

    元正微笑道:“哪里的话,老伯说笑了,吃过饭后我就要走了,以后若有时间的话,我还会来这里看望老伯的。”

    老伯笑呵呵的点了点头,他知道元正是一个忙活人,不会在一个地方驻留太久的时间。

    他也不认识什么叫做万里烟云照,只是看见元正坐骑为异兽,就觉得是体面人,亦是有钱人家的公子。

    元正起初还打算在南阳郡给这个老伯购买一座农宅,好去安度晚年。

    后来想了想,在山野之间住习惯了的人,忽然到了繁华闹市,反倒是会不习惯。

    老人家单门独户,真要是去了繁华闹市,说不准还会遇到什么歹人。

    山里也好,那条看门狗也真的是极品。

    饭桌上,几个大老爷们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早饭,临走的时候,老伯也没有故意挽留元正。

    老伯心里清楚,这段日子很潇洒,可是这段日子过后,李尘和李鼎两个小伙子也会离开,一想到这些,老伯心里有些寂寞,嘴上却是笑眯眯的。

    临别之际,李尘和李鼎送了元正一段路。

    李尘说道:“此番去了西蜀,你可要多多当心,那里鱼龙混杂,说不准会有什么灾害发生。”

    元正笑呵呵的应道:“无所谓了,去西蜀的话,当然要带上一柄可以杀人的剑,我这柄木剑,真不适合杀人放火。”

    李尘和李鼎默然于心,去西蜀的人,哪里有不杀人的。

    大魏境内,不知道以武犯禁,还有些官司缠身的强人,为了避祸,都背井离乡的去了西蜀。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

    李鼎有些憨厚的说道:“不如我们定下一个约定吧,约好再相见的日子。”

    元正心里一紧,有些难过,当时都忘了和师姐定下一个再相见的日子。

    如今却是听李鼎提起这件事,可想了又想,就算和师姐定下一个约定的日子,也不太好定。

    元正和单容,似乎都是身不由己的人。

    “好啊,若是五年当中,我们能够在江湖里偶遇自然最好,若是遇不见,那就在五年之后的中秋过后,我们还回到这里,和这那位老伯聚上一聚。”元正这般提议道。

    “好,那就一言为定。”李尘爽朗道。

    李鼎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憨厚的笑着。

    元正挥了挥手,便驾驭万里烟云照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两兄弟送别的目光当中。

    李尘对李鼎说道:“看见了吗 ,那就是万里烟云照,多气派,以后我们两个也要搞两个气派的坐骑。”

    李鼎对李尘说道:“那样的话,我们就能和师兄一样潇洒的游历江湖了。”

    元正进入铸剑阁的时间比李尘李鼎晚的多,可元正是他们的师兄。

    群山峻岭之间,元正驾驭万里烟云照御风而行,他不想要去繁华的闹市。

    哪怕暂时还没有遇到刺客,可元正心里也清楚,暗杀自己的人,正在寻找自己的路上。

    山野间也好,若是遇到又妖兽的山脉,也能让扛把子进食口粮。

    西南距离西蜀不是很远,横跨三千里即可。

    以万里烟云照的速度,一日之间,也就到了。

    半路上,元正时而欣赏大魏王朝的大好河山,时而凝神静气,领悟剑道。

    西蜀的天空红霞漫天,万里残阳,仿佛燃烧起了熊熊烈焰。

    在看到西蜀天空的时候,元正也终于有所突破,抵达了象境后期,整个人真元激增,亦有如沐春风之感。

    心想,按照这个样子来游历江湖,其实也挺爽的。

    万里烟云照逐渐降临地面,元正入了蜀道,在蜀道外来看,西蜀的山脉嶙峋险峻,无论是骑军还是步军,想要突破蜀道,都是一件挺难的事情。

    昔年大魏大将军庞宗负责征伐西蜀,仅仅是为了进入蜀道,就死了二十万精锐步军,骑军倒是没有损耗多少,西蜀地界,并非广阔的平原。

    大魏铁骑就算真来了西蜀,那也放不开手脚,在作茧自缚中走向灭亡。

    蜀道荒烟蔓草,陡峭贫瘠,有些地方,更是寸步难行。

    幸亏元正骑的是万里烟云照,若是骑上一匹马,哪怕是甲等战马,估计也很难越过天下都知难的漫漫蜀道。

    越过蜀道,映入元正眼帘的是一座零散的村庄,门户都是东一家,西一家,并非寻常村庄的门户几乎都是一家挨着一家。

    田地里,有人插秧,有人除草,多以梯田为主。

    很少见到平地。

    元正驾驭万里烟云照缓慢经过这座村庄,村子里的人也没有在意,忙着手里的庄稼活。

    这个时候,元正就差不多知道,如今的西蜀,多数都是江湖野游。

    鱼龙混杂的地方,自然也是见世面的地方,见怪不怪,难能可贵啊,也让元正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昔年庞宗入蜀之后,自然是赶尽杀绝,因为越过蜀道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进来之后,就是大规模的屠城,不知晓多少无辜百姓死于铁骑之下,更不知道多少西蜀女子,成为了军中禁脔。

    一把火在西蜀都城烧了整整三月,不但烧了西蜀的皇城,更是烧了西蜀的存书,西蜀士子,有自知之明的则提前投靠大魏朝廷,避开了祸乱。

    而剩下的西蜀士子,与西蜀共存亡,庞宗对于此事,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断绝了西蜀读书的种子。

    如今的西蜀,真的是嶙峋可怜,又如蜀道一般凶险万分。

    部分通缉要犯则是来了西蜀避难,大魏朝廷对此也是颇感无奈,一个逃犯若是进入了西蜀,就真的是泥牛入海,再也寻不到了。

    来西蜀抓人,耗费财力物力,更浪费感情,眼下又是大争之世,许多时候,大魏朝堂对西蜀里面的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尽量不会让其余的逃犯入了西蜀。

    慢慢的,元正越过了多个村庄,进入了渝州城内。

    不知道当年的渝州是何等的繁花似锦,可元正眼睛里所看到的渝州,多数建筑没有想象之中的雕梁画栋,就连城墙,到处都是深浅不一的痕迹。

    城中也算是闹市,但距离车水马龙熙熙攘攘还是有些距离。

    元正的万里烟云照出现在渝州的大街上,惹来无数注目,那样的注目并非是好奇羡慕,而是意外还有几分深邃。

    除了些不懂事情的孩童,剩下的人,对元正这样的异类,几乎都是选择了视而不见。

    元正总算是看到了一家客栈,客栈左右两边,分别是一座私塾,一座医馆。

    医馆外面,还摆放着一副棋子,本身并不是多么在意此事。

    可看到棋盘上的棋局,错综复杂,却又遥相呼应的时候,元正就已经知晓,私塾里的教书先生和医馆里大夫,估计也不是普通人。

    那棋局,雄踞西蜀,眼观四国,凝望天下。

    困龙有升天之势,枯木有逢春之势。

    西蜀西蜀,卧虎藏龙。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