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十七章 夜话前程似锦
    农家院落的夜晚,静谧孤独,星辰璀璨。

    和上一次一样,元正也是深夜拜访,门前的看门狗一如既往的开始咆哮,哪怕面对着一尊万里烟云照。

    “这狗是一条好狗,可惜你不是个人啊,不然我也能给你安排几个花魁好好滋润一下你的暴躁品性。”元正有感而发道。

    寻常妖兽遇见万里烟云照,骨子里都要畏惧三分,更别说是条看门狗了。

    可这条看门狗不一样,无论任何时候都尽忠职守,管你是谁,一律咆哮起来打个响动。

    片刻后,李尘从院落里走出来,在这里居住了一月有余,早已经和这条看门狗建立起朋友之间的感情了。

    微微摁住狗头,让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进入院落深处。

    好些日子没见,李尘的体态高大魁梧了几分,隐约有伟岸之势。

    进入屋子里,烛火摇曳,李鼎正在土炕上盘膝打坐,看齐状态,面色红润,体内血气滚滚,隐约透出雷鸣之音,也算是步入正轨了。

    元正没有打扰,退了之后,正屋里,李尘自来熟的开始沏茶倒水,给元正搬来了一个小板凳。

    “深夜到访,莫非是铸剑阁出事了?还是说你刚从无量山脉里狩猎归来。”李尘好奇问道。

    元正应道:“都有,路过的时候,去了无量山脉给扛把子进食了一下,你们两人怎么样了?”

    问归问,元正也能看得出来李尘的变化,身材壮硕,血气滚滚,目光如炬,有点像是军伍之中的人,无形之中透露出一股人中龙凤的感觉。

    打眼看了一下,屋子里多了几个物件,李尘也穿了一身体面的衣裳,这里大变样了。

    李尘道:“我们一切如常,如今我已经快要进入感境了,修为一日千里,已经开始掌握了鹏族的部分天赋神通,可依靠本能祭出黄金剑气。”

    “铸剑阁出事了?是什么事?”

    元正将铸剑阁最近的事情大概讲了一遍,李尘听后没有多大的反应。

    当初在铸剑阁的时候,李尘还被唐立手底下的喽啰毒打过一顿,如今心态变了,也不在意这些事了。

    李尘感慨道:“可惜单容师姐了,内门弟子里,也就单容师姐和唐峰师傅算是纯粹的剑客,铸剑阁的风气真的是越来越糟糕了。”

    元正没有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一想到和单容分别于江湖,元正的心里就有些难过。

    他对单容有过非分之想,后来被单容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只是喜欢和单容在一起,哪怕无事可做都行。

    也有想过和单容这等美丽的师姐一起游历江湖,浪迹天涯,但元正没有那样的勇气。

    离开武王府有一段时间了,那些蛰伏在暗中蓄势而发的刺客们,应该已经戴上了面具,握住了匕首。

    和师姐在一起,对师姐真的很不安全。

    “老伯呢,已经入睡了?”元正问道。

    李尘点了点头,老人家一般都睡得早,刚才看门狗咆哮的时候,老伯应该听见了,估计也不想下床了。

    这些日子一来,庄稼地里的事情,李尘全包了,外出采购,开掘荒地都是李尘的差事。

    而老伯则是守在李鼎的身边,随时照料着。

    元正好奇问道:“我并无看到剑刃,莫非你们暂时还无法修行剑道?”

    对于这个问题,李尘的回答很利索:“不学剑了,没出路,如今也算是脱胎换骨,我打算用凤翅镏金镋当做兵器,至于弟弟那里,到时候他喜欢学,就让他学吧,估计也是重剑无锋的巨剑。”

    吞了青翼猿熊的内丹,倒也有了学习巨剑的资格,不用担心膂力不够过人这件事。

    不过对于李尘的选择,元正倒是很意外,就根骨而言,李尘还是挺适合修行剑道的。

    说道:“凤翅镏金镋据我所知,只有大魏皇城里的兵器库里有一杆,听闻是上古时期猛将南华的兵器,你想要修行凤翅镏金镋,门槛有点高啊。”

    “而且不太明白,你怎么忽然之间转了向。”

    古往今来,手持凤翅镏金镋的几乎都是沙场武将,各个都是万人敌。

    哪怕历代凤翅镏金镋最弱的主人,也能自由出入战场,如入无人之境,致天下于烽火狼烟的境地。

    李尘有志向,这个元正知道,可凤翅镏金镋不是一般人能用的。

    因为那真的神器,没那个气数,只能祭镗。

    李尘应道:“去铸剑阁,我希望可以学到点本事,然后混个肚儿圆,只是为了生存,为了吃饭,有进步空间,我也绝不会错过。”

    “但剑道对我而言,也并无多大的吸引力,我也无心探究江湖之深远,庙堂之高。”

    “我只想为了自己活着,顶天立地的活着,剑道一途,终归写意风流,我李尘没那个气数。”

    “便是换一个重型杀器,我当然希望换一个气派一些的。”

    根骨而言,吸收了紫金鹏鸟的内丹,饮其鹏血,若有凤翅镏金镋在手,还真的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相得益彰之妙用。

    元正喝了口茶笑道:“凤翅镏金镋在大魏皇城,你想要拿过来,不容易了。”

    李尘笃定道:“我早晚会拿过来的。”

    元正无言以对,他也没有打击李尘,自从李尘在无量山脉里得逞之后,元正就相信李尘将会是一个大有作为的人。

    “你离开铸剑阁想好去哪里了吗?”李尘问道。

    这个问题,还真的把元正给问住了。

    想了想说道:“去旧西蜀看看,西蜀被大魏灭国之后,因地势连绵险峻,也不曾重点扶持民生,除了蜀道还有妙用之外,也并无其它了。”

    “不过那里是江湖野游聚集之地,去看看也好,天底下不知道多少自认为怀才不遇的人在那里等候时机呢。”

    李尘玩笑道:“那里可并适合你修行剑道。”

    元正爽朗应道:“我都离开铸剑阁了,也成了所谓的江湖野游,既然是这样,那就要去江湖野游应该去的地方,走向同道中人的怀抱嘛。”

    旧西蜀一直未能发展壮大,一来是除了蜀道和险峻山势能作为天堑之外,再无可以倚重的军事要塞,无论是阵地战,攻坚战,西蜀都拿不出来相应的手笔。

    更有一说,是西蜀多以盆地为主,导致风水上断了龙脉,实则却是困龙之地,抬不起头龙头,无法遨游九天。

    也自然有郁郁不得志的穷苦书生自比困龙去了西蜀,亦有许多遭遇坎坷的读书人,在那里隐伏。

    至于江湖野游去那里,完全是因为大魏朝堂并不在意西蜀之地,相对而言律法松散,文可以乱法,武可以犯禁,其人文条件倒也开阔潇洒。

    却也不能否认,西蜀之地,还真有卧虎藏龙之士,不过近些年来,倒也没有听说过西蜀出现大人物的消息。

    元正去西蜀,也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也真想正儿八经的游历一下江湖。

    “你呢,接下来有何打算?”元正问道。

    对于李尘的态度想法,元正还是比较感兴趣的。

    李尘不假思索道:“等我弟弟步入正轨之后,我就带着弟弟去四处走走,然后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好生修行武道,至于能不能拜一个好师傅,我就不指望 了,我还是希望靠自己去赌去拼。”

    武道一途,有无师傅指点迷津,真的是天差地别。

    的确是有靠自己一己之力拼出一个朗朗乾坤的武道巨擘,但那样的人古往今来都是凤毛麟角。

    相反,如今的江湖,大多数成名高手,背后都有名师教导。

    对于李尘的决定,元正保持尊重,也没有自以为是的指点一二。

    连元正自己都觉得李尘活的要比自己清楚多了,哪里还敢指点……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