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十六章 后会无期亦有期
    南阳郊外,一家客栈。

    客栈里人迹稀少,客栈外络绎无几。

    元正的坐骑一如既往地惹来了注目,扛把子微微一瞪,还未形成的围观之势,便顷刻散场。

    还好,没有影响到元正和单容吃饭。

    单容要了一只神仙鸡,即老母鸡炖汤,文火慢炖而成,无论是肉的之感还是汤的补性,都是上佳。

    两晚蛋花汤,以及三五个时令小菜。

    单容的吃相很斯文,哪怕好长时间没有吃饭了,一如既往地细嚼慢咽。

    “所以,你就是元正,那个荒淫无度,胡作非为的武王庶子?”单容不是很在意的问道。

    对于元正的过去,她并不在意,她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这个元正,是一个好人,并非恶人。

    元正觉得师姐要的饭菜很好吃,不算太贵,可是很入味,补性很好,细细品尝一番,还真的有几分别样滋味,吃起来的时候,比自己在武王府的饭菜还要可口。

    也许是陪着自己吃饭的人,也很漂亮的缘故。

    元正应道:“在老百姓的心里,读书人的风评当中,我真的是那种人,并且证据确凿。”

    单容没有询问那个叫柳青诗的女子最后怎么样了,也没有询问关于武王府的事情,世人对武王府充满了好奇,也都知晓,那里是何等的庄严恢弘。

    可惜亲自去过武王府的人实在太少,也并非任何人都能去武王府。

    但这些和单容没有关系,她也不在意。

    只要太鸾在自己手上就好。

    元正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单容,眼神笃定,神色平静,忍不住好奇问道:“如今你我都是自由之身,不知道师姐接下来去哪里?”

    单容不冷不热的应道:“一起浪迹天涯啊,还能如何?”

    元正无言以对,在很多个时候,元正都对自己的师姐无言以对。

    想了想说道:“我打算去那农户家里,看看那两兄弟如今是什么状况,然后再决定我要去的地方,在铸剑阁修行剑道的事情算是泡汤了,也得赶紧给自己找些事情做,不能荒废年华。”

    元正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认真,他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

    可也只有四五年的时间,可以去恣意风流,求学问道,及冠之年他就要回武王府,行及冠之礼。

    离开武王府的时候,陈煜没有多说什么,可元正自己知道,这几年自己的收获,也将会决定及冠之年之后的人生轨迹。

    如果依旧一事无成,哪怕是父王想要继续保护自己,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借口。

    过了及冠之年,无论是好是坏,都怪不得人情世故,天地大道了。

    还好,铸剑阁的修行,令他的剑道修为大有增长,也逐步认识到了手中的木剑,有何等神异之处。

    沧海**的修行,也更上一层楼。

    时间不久之后,元正将会步入象境后期,然后慢慢朝着道境进发。

    细想起来,自己的两位哥哥都已经到达了道境,元正若是落后了,在那两位嫡系哥哥面前,估计也抬不起头来。

    都有一个父亲,待遇也是天差地别。

    单容忽然问道:“你杀过人吗?如果杀过,又杀了多少?”

    元正吃惊的看着师姐,这个问题着实有些野蛮粗暴,一点都不优雅。

    如实回道:“杀人倒是没有,也曾在忠王府里起了杀人的心思,结果没有把人杀死,自己反倒是差点翻船,不过妖兽还是杀了不少。”

    离开铸剑阁后,单容的心情有些低落,却也没了心里束缚,说起话来,更加开放了。

    直言道:“你是武王庶子,不用多想,就知道你及冠之年过后,会面对多么烂熟于心的狗血故事,和两位哥哥争夺权位,和大魏皇族明争暗斗,和文武百官周旋到底。”

    “你不愿意,可你只要是元铁山的儿子,就由不得你。”

    “要想升官发财,就要杀人放火,这话一点都不假。”

    “比起你的本命神功,还是剑道一途用在杀人这件事上更加方便,要学会用剑道杀人,用本命神功修身养性,可磨砺你的心性,也可让你更加全面的认识到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元正心里有些震惊,师姐头一次跟自己是说这么多话,主题竟然是杀人。

    听起来似乎也是再给自己指点迷津。

    可元正无论自己怎么强迫自己,都不太认同师姐的观点,有些女子的极端。

    元正回道:“我是庶子,不得为官,不得参军,不得从政,注定无缘仕途,师姐所说,听上去倒是轻巧啊。”

    单容喝了一口鸡汤,她已经喝了很多口鸡汤,虽然虚弱的身子还未彻底恢复过来,却也有了几分元气。

    无所谓的对元正说道:“是啊,你是庶子,大争之世,谁能吃到肉就是真本事,江湖里有很多规矩,却无死规矩,庙堂里的繁文缛节实在是太多。”

    “可这是大争之世,大魏王朝虽强,西边有大秦虎视眈眈,北边有大夏王朝摩拳擦掌,东边有大周王朝蓄势待发。”

    “眼下是尚无战事,人们内心深处都恪守着规矩这两个字,可真要破了平衡,谁还会在乎那么多的规矩。”

    “早年间战乱饥荒,易子而食的事情屡见不鲜,老百姓自古随大流,谁给口饭吃,谁就是再生父母。”

    “你无须太多束缚,做自己就好,若连自己都做不好,更别说是其余的事情了。”

    元正忍不住想到师姐就是因为纯粹的做自己,才一剑让唐立绝后了吧。

    陈煜也曾暗示过,元正最好能在庙堂之外起势,师姐也这么说。

    到头来,都是明白人,只有元正自己看不清现状。

    元正淡淡一笑道:“师姐接下来去哪里?”

    这顿饭,在元正看来,有点散伙饭的味道。

    单容喝下了最后一口鸡汤,淡然道:“我要去苍云城,就是大魏和大秦交界的那个苍云城,有些私人恩怨需要解决一下。”

    说完话后,单容摩挲了一下太鸾的剑鞘,剑柄。

    至于那个黑色的剑匣,已然被丢弃了,这太鸾日后要见不少血,有剑匣实在是多余了。

    元正不知晓单容究竟来自哪里,有着怎样的背景,可作为自己的师姐,是够了,就连元正有时候都觉得,能有单容这样的师姐,是福气。

    比起大多女子的自私小气,单容真的是别具一格,有狂者之风。

    元正道:“那不是很长一段时间都见不到师姐了?”

    单容想了想,言道:“也许吧,我不知往后命运,你也不知日后浮生,就此别过,又太潦草了。”

    元正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也没有什么感伤,这大概就是说书人口中的江湖儿女,后会无期亦有期吧。

    这一次是单容请客,吃完饭后,单容就去结账,便简单利索的走出了客栈。

    元正跟在后面,看着去往南阳郡的路,以及另外一条去往西边大秦的路,夕阳西下,古道无人。

    “那就真的就此别过了?”元正笑着说道。

    单容没有回答元正,便孤身一人去了大秦的那条路,手握神兵太鸾,身姿窈窕,形单影只,夕阳将背影拉的很长。

    只是对着天上摆了摆手,逐渐的消失在了元正的目光中。

    元正摸了摸万里烟云照的龙角,骑乘而上,也该去看看那对难兄难弟如今恢复的如何了。

    “扛把子你说,这是不是江湖路远,儿女情长?”

    万里烟云照瓮声瓮气的地鸣了两声,元正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好呵呵苦笑。

    “也不知道师姐下一次请我吃饭,会是何等光景?”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