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十五章 它曾出现过
    铸剑台上风起云涌,万里烟云照王者之气,横卷四野。

    无人敢放肆,更无人敢拔剑。

    良久后,那几名懂事的内门弟子带着单容来了。

    单容看见了元正,元正微微招手笑着,此时的笑容,让铸剑阁上下心生悲意,却又无能为力。

    “怎么是你来了?”单容认真的问道。

    这话令唐澜不解,也让很多人不解。

    单容始终都觉得,和元正相处过,可也不至于令元正如此大动兵马,解救自己于困境当中,至于唐立那件事,只是单容意兴所致,一剑而出罢了。

    这是一份很大的人情,单容不喜欢欠下别人的人情,更不愿意欠下元正的人情。

    因为这份人情,对元正而言很随意,对单容而言,很深厚。

    元正笑脸相迎道:“我怎么忍心让你留在戒律堂那样的不毛之地呢,随我走吧,离开这里,往后的江湖,你想怎样,就能怎样。”

    单容依旧无动于衷,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对于师姐的执念,元正颇感无奈,这个样子的师姐,还真是倔强的可爱啊。

    元正跳下万里烟云照,又指着万里烟云照说道:“是它想要来救你,我就来了,师姐信否?”

    万里烟云照闻言,极为配合元正的抬起了头龙头,发出一声激荡铸剑台的龙吟。

    徐人凤有些懵,他以为单容只是三公子看上的一个女子,没想到能让万里烟云照上心。

    唐澜也有些懵,莫非单容真的是一个极有背景的女子。

    万里烟云照除了主人之外,不会对任何人有所动容……

    关于单容的来历,铸剑阁上下没有多少人知晓,也只有唐峰知道了。

    这个回答,让单容无言以对,别人不知道,可她当然知道这是师弟和坐骑联手的一出好戏。

    她走向了元正,元正看着单容走过来,他会永远记得这个时刻,这一刻的师姐,才算是流露出这个年纪该有的小女子神态,真的很美。

    元正做出邀请手势,扛把子配合的低下了头,众人瞩目中,单容跨上了万里烟云照。

    “既如此,那我们便走了,日后单容是单容,铸剑阁是铸剑阁,两不相欠。”徐人凤郑重说道。

    这是徐人凤来这里的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

    元正随后也跨上了万里烟云照,这一次师姐在前面,师姐在后面。

    不知晓单容心里究竟是何想法,元正却有些计谋得逞的感觉。

    “去明剑峰。”元正对徐人凤吩咐道。

    徐人凤做足了准备,就是帮元正充场面,担任打手的角色。

    元正和单容骑着万里烟云照,御风而行,不多久,就到了这个熟悉的庭院里面,侧面,还有一片竹林,此刻风铃阵阵。

    唐峰手里怀抱着一个黑色的剑匣,来回踱步,直到元正和单容来了,焦急的脸色第一次才缓缓平坦了下来。

    单容快步上前,眼角中隐约有泪光,道:“对不起,我终归还是出剑了。”

    唐峰将手里的剑匣交给了单容,柔和笑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是我的徒弟,当你喜欢出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会留在铸剑阁了。”

    “日后,可让你的太鸾尽情的出鞘了,却也不可意气用事,滥杀无辜。”

    元正看着这黑色的剑匣,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样,师姐单容也有着一柄神兵利器。

    太鸾,元正没有听说过,可一个有名字的剑,总比没有名字的剑强上太多了。

    单容道:“徒儿谨遵教诲。”

    唐峰看向元正笑道:“看来你在这里的一年之期,不能圆满了,此事一出,你也要走了,你们师姐弟两人,日后可要互相照应啊。”

    这是一句场面话,也是变相的让元正日后多多照顾自己的徒儿。

    元正心领神会道:“那是自然。”

    两人一同双手作揖,拜别自己的剑道老师。

    唐峰看着这少年少女负剑离开的背影,心里感慨万千,没有了徒弟教导,往后很长一段日子里,估计都会很不习惯。

    作为铸剑阁的底气,没能为自己的徒弟谋得一个好归宿,好去处,唐峰心里隐隐作痛,他所看不起的人情世故,到头来终归是为让他难受了。

    明剑峰下,徐人凤率兵围得水泄不通,彻底封锁了前往明剑峰的路。

    直到单容和元正下来,徐人凤才做出了撤兵的手势。

    “如此,我便离开了,和铸剑阁之间的生意还会继续,往后,也会多交代给铸剑阁一些差事。”徐人凤道。

    这是再替元正换了一个人情,事实上,徐人凤本就打算让铸剑阁有更多的入账,此事决定的颇为体面。

    元正淡然笑道:“有劳中良造大人了,等我什么时候回瀚州了,也会经常想起中良造大人的。”

    徐人凤双手作揖,脸色如常道:“承蒙三公子挂念,是我的福气。”

    经常想起徐人凤这个中良造,那便是经常提起。

    在瀚州经常提起,当然是在大魏武王面前经常提起,也是在军师陈煜面前经常提起。

    徐人凤不知晓这是一句场面话,还是三公子确有此意,可他也只能回复一句场面话,明哲保身。

    “慢走不送。”元正摆手道。

    徐人凤率众离开,元正和单容徒步下山,万里烟云照跟在后面,如守护神。

    元正说道:“那一对难兄难弟,没有听我的话来竹林里找我,而是孤军深入,去了无量山脉深处,还真的让他们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两颗极为不错的内丹。”

    “两人也离开了铸剑阁,在一户农家里暂时安顿修养。”

    “而我也没有传授他们任何的功法剑道,师傅知道唐立在明剑峰暂时不会走,害怕我出手伤了唐立,然后师傅就将我差往了悟剑崖。”

    “我在悟剑崖没有遇见你,待了一个月,就回来了,回来之后,就赶上了你出事。”

    听着元正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单容从离开铸剑阁的感伤中逐渐走了出来。

    铸剑阁是不好,风气不好,长老不好,门庭也不算气派。

    可单容也是先走进铸剑阁,再到现在从里面走出来,她在铸剑阁的岁月里,学会了很多,唐峰也教会了她很多。

    若说对铸剑阁没有感情,单容也不是那种崇尚天道的冷淡之人,她都记在心里,却不知和谁人说。

    元正继续说道:“如今你我也算是自由之身了,师姐想要做什么呢?”

    单容道:“吃一顿好的,这一次我请你。”

    元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单容,不知道说些什么。

    单容道:“在戒律堂的日子里,我没有度日如年的感觉,时间不算快也不算慢,如果我的后果真的很糟糕,得不到一个公平的裁决,我就会拔剑。”

    “进入戒律堂后,我就没有吃铸剑阁的一顿饭,害怕饭菜里面有毒,死的不明不白。”

    “我的克制隐忍,只是想让我和铸剑阁都能体面一些,哪怕是撕破脸,也不希望太难看。”

    元正对师姐的好感骤增,知晓铸剑阁有些人用心良苦,但仍然守住了自己的尊严还有仪态。

    “是啊,好长时间不吃饭,只是消耗真元,身子骨确实有点虚,是要好好补补。”元正附和道。

    单容说道:“你为什么要救我?于你而言,没有那个必要。”

    元正厚脸皮回道:“因为师姐你长得好看呀,是真的好看,我不忍心你受委屈。”

    单容没好气的瞪了元正一眼,然后挺直了腰板朝着前方走着,不经意间嘴角微微上扬,似雪国融化,万物之春。

    元正也不知道看见了没有。

    不管看见没有,它都曾出现过,在年少的岁月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