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十三章 懂事的人
    徐人凤身材壮硕,脸上的轮廓硬朗,并无贪官污吏大腹便便的形象。

    中良造这个职位,已经不低了,每月的俸禄,足以将徐人凤一家人养的白白胖胖的。

    但徐人凤不是这样,身处军伍,就要有军人的做派,如果不知道徐人凤是中良造,肯定会误以为徐人凤是一个勇武过人的猛将呢。

    两个膀大腰圆的守卫见状,立即手握水火棍扑了上来。

    马夫吓得双腿发软,万里烟云照的气息,令多数人都受到了压抑。

    徐人凤摆了摆手,看着唐峰说道:“我记得你,铸剑阁里的师傅,傍晚到访,不知道有什么事?”

    话对唐峰说,却凝望向了唐峰身后的元正。

    唐峰双手作揖,没有多说什么,元正骑乘万里烟云照缓缓而来,没有下来的意思,一副轻佻随意的态度。

    作为顶级坐骑,江湖侠客对于万里烟云照不是多么的推崇,多数都以麒麟兽为尊,而军伍中人,则对万里烟云照推崇备至。

    徐人凤也是如此,这是他第一次看见万里烟云照,能有这样坐骑的人,毋庸置疑,最起码也是王侯将相的子弟。

    元正道:“你的马没有死去,万里烟云照给了它一份气数,睡一觉明日就能醒来了,我来找你商量点事情。”

    唐峰不知道怎么和为官者说话,这种事他也只能交给元正了。

    徐人凤双手作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却也知晓,这个少年的背景是极为惊人的。

    “还望公子进宅一叙。”徐人凤邀请道。

    元正这才跳下万里烟云照,带着唐峰,堂而皇之的进入了徐人凤的私宅。

    “所有人都退下,此事勿要伸张。”徐人凤老道的对身边人交代了两句。

    宅院里,没有过多的花圃,假山,很朴素,除了房子大,就连丫鬟仆人都没有多少。

    一位年过六旬的管家,颇为识相的去了后厨,吩咐了相关事宜。

    元正对此倒是有些诧异,这位中良造大人,生活作风还真的是简谱啊,哪怕只是做做样子,看上去也很真实。

    进入正屋,管家殷勤的端茶倒水,徐人凤示意元正坐在主座上,也让唐峰坐在了偏座上,一时间让元正都和唐峰都觉得有些喧宾夺主的意味。

    更让这位老管家比较为难的是,万里烟云照就趴在元正的身后,距离桌子很近。

    这些人可都知道成年之后的万里烟云照,那是万人敌的存在,若是一个不爽,忽然间发怒怎么办?

    端茶倒水过后,元正装模作样的喝了两口茶,开口道:“西南地区,有你这样的中良造,倒也是颇为不易啊。”

    西南地区,本身就是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地方,贪官污吏横行,私斗成风,与其说是大魏版图,还不如说是一个灰色地带,谁能捞到好处,谁就是老子。

    徐人凤稳重回道:“公子言重了,西边大秦虎视眈眈,身为大魏将士,怎能安逸享乐。”

    言语间,倒也有几分精忠报国的英豪气概。

    良久后,后厨忙活完了,老管家亲自上菜,三个素菜,两个荤菜,更有一盆西南地区特有的杂菜汤。

    至此,老管家彻底退下,正屋的门紧闭,里面只有三人。

    徐人凤不知道这个公子哥是何方神圣,为何私下来到这里,令人不解。

    作为官场的老人,徐人凤是不太相信一位颇有背景的青年才俊私底下来拉拢自己,给予好处的。

    首先一点,西南地区偏远,并不繁华,油水本来就不多,还鱼龙混杂,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能平步青云的风水。

    不管这位公子哥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徐人凤只需要招待好就行了。

    既然是和唐峰的,想必和铸剑阁的事情也有些关系。

    徐人凤开口问道:“不知道公子是何许人也,为何来拜访徐某人?”

    南阳郡作为军镇,战略位置倒是不错,可是这里属于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一般而言军需物资从中原运到西南地区,路途遥远不说,且两地气候相差太大。

    中原亦或是北方的兵器运到西南,就算没生锈也差不多了。

    可西南地区并无广袤的战略资源,直接在西南地区建立一个大型的兵器库,花费太大不说,也有杀鸡用牛刀的嫌疑。

    故此,大魏朝堂都是直接拨下饷银,让西南地区的军镇联合西南的铁匠铺,或是一些江湖门派,自行解决掉军需装备,这也是一个灰色地带。

    拨下的饷银是按照朝廷的标准发放的,实际上,真到了地方,让江湖门派负责铸造兵刃,价钱要低于朝廷很多。

    也因此,如徐人凤和地方郡守,刺史等,在军需这一块有着很厚的油水。

    不过大家都会分一杯羹,也就自然而然的化整为零,无迹可寻了。

    元正淡然道:“我是元正,来自于武王府。”

    自报姓名过后,别说是徐人凤了,就连唐峰都是大吃一惊,不是说好叫郑元的吗?

    颠倒过来的概念,可是截然不同,因为柳青诗一事,元正几乎成为了江南世家的公敌,也算是名满天下了。

    徐人凤微微一愣,刚喝进去的茶水差点噎住了喉咙。

    他当然知道元正是何许人也,武王的庶子,可虽然是庶子,这个庶子可和一般的庶子不太一样,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当朝武王最为疼爱的就是自己的小儿子了。

    否则的话,以庶子的身份,干出了那等不雅之事,早就被各方势力弄死了。

    哪怕是庶子,徐人凤也不敢怠慢了,有些时候,能不能说上话,和职位高低没有多大的关系。

    徐人凤立即起身,极为郑重的双手做一道:“南阳中良造徐人凤见过三公子。”

    元正笑着摆了摆手道:“繁文缛节,能免则免,想必你也听说过,我也是爽快人。”

    徐人凤无言以对,只好再度安座一旁。

    “不知三公子找我何事?若是我能帮得上忙,必然全力以赴。”徐人凤道。

    元正这才深呼吸了一口气,正色道:“实不相瞒,我离开瀚州便意外的去了铸剑阁,一位师姐最近有些麻烦,可能会被铸剑阁的门规处以极刑,还望中良造大人能够制衡制衡。”

    “让我师姐安然无恙的离开铸剑阁。”

    “关于你和铸剑阁之间的关系,我大概也知晓了。”

    “这件事对你而言,应该没有为难之处吧?”

    作为官场上的人,徐人凤很清楚自己需要做些什么,给铸剑阁一些压力,让铸剑阁放人。

    实则,铸剑阁的风气,徐人凤也听说一二,西南地区的江湖门派庞杂,可以交代差事的,一抓一大把,徐人凤之所以选择铸剑阁,大概也是因为曾经的铸剑阁的确很辉煌吧。

    每当想起这些,唐峰都觉得有些可悲,他们这一代人,消耗的也只是历代前贤留给这世间的情怀。

    徐人凤道:“三公子需要我什么时候去铸剑阁制衡此事?”

    元正道:“明日一早,我的师姐一剑斩唐立的第三条腿,已经被关押在戒律堂了,拖延的时间长了,我恐怕横生枝节。”

    徐人凤心里有些不知道怎么表达,一听说是师姐,又是这种事情。

    按照惯性思维,自然会联想到元正这样的风流公子,为了个模样可人的女子消耗武王的权力人脉。

    元正作为过来人,大概也知道徐人凤心里的想法,但没有点破,也没有解释,有些多余。

    反倒是对徐人凤有些好感,最起码没有让元正在父王面前美言几句,连陈煜都没有提起,只是就事论事。

    很懂规矩的一个人,可转念一想,官场的人,大多数都是这样,只有那些愚笨的小人,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到时我随你一同去往铸剑阁的总阁,唐峰师傅不方便出面,他终归是铸剑阁的人。”元正道。

    徐人凤极为老道的点了点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直到此刻,唐峰悬着的心才略微放下来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