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十二章 师傅谢过徒儿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对于唐立的遭遇,元正深表同情。

    对于单容的犀利,元正深表佩服。

    还好,自己当初在瀚州的时候,不曾遇到师姐单容这般犀利的女子,想起当初对师姐的一些想法,也是细思极恐。

    作为唐峰最看重的徒弟,元正忍不住问道:“现在师姐在何处?师傅又是作何打算?”

    唐峰诚然道:“在戒律堂,最终的结果如何,暂且不知。”

    “我想作何打算,似乎已经不重要了,此事过后,你师姐最好的结局,就是离开铸剑阁。”

    “最不好的结局,就是废掉修为,没有利剑的单容,没有了修为,后果如何,你也知道。”

    “我只能保证,拒绝最坏的后果。”

    唐峰入了元境,本来是一件好事,为铸剑阁增加了底气。

    可唐峰不是一个年轻人,他只能作为底气,却无法成为蓬勃向上的朝气。

    铸剑阁的未来,终归还在年轻人的手里。

    唐立对单容的喜欢,很多人知道,唐立对剑道的理解,也算是有些悟性,日后进入和唐峰今日的元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更大的可能,唐立在很多年以后,或许会成为铸剑阁的阁主。

    唐峰可以斡旋,可毕竟是单容做的事情太绝情,纵然是求情下话,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这是唐峰最为难的地方。

    铸剑阁再怎么沉沦,也还是有机会的,阁主的治理有些起色,这样的关键时刻,也不大可能为了单容这个好苗子而徇私枉法。

    且和大长老对着干,也是铸剑阁经受不起的一场内斗。

    谁让唐立是大长老的孙子,谁让唐立是男子,谁让唐立未来有可能成为阁主呢。

    犀利的一剑过后,断绝了唐立所有的可能。

    无论是公事公办,还是以人为本,单容都不占优势。

    元正大概也知道师姐最坏的结果是如何,废掉修为成为某个龌龊男人的禁脔。

    唐峰说道:“我和单容的师徒情分算是到了。”

    元正又问道:“师傅不觉得可惜吗?”

    唐峰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师徒是在心里的,并非是名义上的。

    作为一位剑道师尊,唐峰很自豪有单容这样的关门弟子,单容也没让唐峰失望过,这便足够了。

    为铸剑阁争光,在这大争之世扬名立万,唐峰从来没有想过,他只是知道,他有一个让自己自豪的徒弟,叫做单容。

    元正问了另外一个问题:“铸剑阁主要的入账,来自于临近州郡的差事,铸造长枪,盾牌为主,如果没有临近州郡交代下来的差事,铸剑阁是否举步维艰。”

    唐峰看着元正,正色道:“你想要救你的师姐?”

    当师傅的,唐峰很想要救了自己的徒弟,可铸剑阁再不好,唐峰也出自于铸剑阁,受了这份恩情。

    徒弟做出来的事情虽然算是对的,可终归伤害到了铸剑阁整体的利益,以及权力更迭。

    唐峰很多地方,无能为力。

    元正回道:“师姐那么漂亮的一个人儿,我怎么忍心让她受委屈呢。”

    唐峰忽然笑道:“我以为豪门世家的子弟,都是冷酷无情的,你和单容的情分也不算多么深刻,如今她有难,你愿意出手,我很感动。”

    “可你真的能够左右阁主和铸剑阁的立场吗?”

    元正拍了拍胸脯道:“我虽不才,可这件事还是有些办法的,在临近的州郡的中郎将,中良造那里说几句话,还是算数的。”

    唐峰来了精神,不太确定的问道:“你真的可以?”

    元正认真点头道:“好歹也是王族子弟,这点事还是能做到的。”

    唐峰没有惊讶元正的身份背景,而是起身,双手作揖,深鞠一躬,认真道:“有你这个徒弟,我很欢喜,唐峰多谢徒儿!”

    元正惊了一下,赶紧扶起唐峰,连忙说道:“师傅说的这是哪里话,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如此见外呢。”

    唐峰抬起头,元正看见,这位沧桑的老人,眼角有了泪痕,只差一点点,就老泪纵横了,在心里,已经喜极而泣了。

    单容对唐峰是心头肉,元正知道这一点,更知道唐峰的难处。

    元正直接说道:“直接去人家的官府说这件事不太好,师傅可知道铸剑阁财神爷的住处在哪里,事不宜迟,我们直接上门拜访一下。”

    铸剑阁的财政收入,八成以上来自于临近南阳郡的军方。

    直接去找南阳郡守,元正没这样想过,也没那个必要。

    这种事,对于郡守而言,终归是小事,还不如直接去找中良造,商议一番,既能表达对中良造的尊重,也符合自己这个庶子的身份。

    唐峰摸了摸脑袋瓜子仔细想了想道:“南阳郡中良造徐人凤大人私宅我往年到是去过,拜过年,也能说上几句话。”

    元正问道:“大概多少路程?”

    唐峰应道:“八百多里。”

    看了看天色,已经过了午时,元正无奈笑道:“我这副模样,胡子拉碴的,容我去沐浴一番,整理一番,我们立即去南阳郡。”

    唐峰无可奈何的笑了笑道:“尽量快一点。”

    元正立即去了沐浴房,简单野蛮的泡了一个澡,然后聚气成刃,刮掉了自己的胡茬,换了一身料子上佳的玄衣。

    腰间悬挂玉佩,大拇指戴了一枚价值不菲的黑玉搬至。

    正儿八经锦衣玉带的打扮了一番,白皙的面容,上佳的皮囊,对着镜子观摩一番,还真有几分倾城公子风采。

    美姿仪,身长壮!

    就连唐峰见了,都忍不住感慨道:“有钱就是好啊。”

    元正笑而不语,转身骑乘上万里烟云照。

    唐峰直接御风而行,在前面带路。

    元正小心翼翼的跟随在后面,万里烟云照威武奔腾。

    短短片刻,师徒两人遍离开了铸剑阁地界。

    入了元境后,唐峰御风而行的速度,已经不弱于鹏族之下的飞禽,天际流光,转瞬而逝。

    更加壮硕的万里烟云照,已经有了日行六千里的速度,抵达八百里之外的徐人凤私宅,最多黄昏时分便可到达。

    唐峰的心里有焦虑,有欣喜,有难过,亦有不舍,总之五味杂陈。

    此事若是成了,心爱的徒儿会离开铸剑阁。

    若是不成,不对,是必成的,一个老者,在护犊子的时候,还是流露出了几分少年人才该有的意气风发。

    黄昏之前。

    徐人凤乘坐马车,从军府中归家。

    南阳郡,驻军十万,当然和瀚州之地比较起来,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都差距颇大。

    中良造,便是负责军营将士们的军需,多以军备为主,偶尔也染指粮草事宜。

    南阳郡,作为大魏王朝西南地区的一个军镇,作用大不大没人知晓,但也能震慑一下南蛮子,避免少数地区横生兵乱。

    徐人凤没有居住在繁华的城中,而是相聚而言偏远的郊外,一座四四方方的庭院,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大魏但凡是和粮草督运,军需采购沾点关系的官员,都将自己的私宅安置到了郊外,或是乡下老家,为的就是以生活作风简洁朴素来明志,老子绝对不是一个贪污受贿的人。

    尽管是表面功夫,该做的也得做,形成了这样的风气,就要遵守。

    只有极少数人掌握财政大权的官员,会居住在繁华闹市,也是公务繁忙所致,没有多余的功夫来走形式。

    郊外,一片空旷的草坪,树木依稀,四四方方的院子,谈不上雕梁画栋,典雅精致,和普通大户人家的宅子差不多。

    大门口有着两个膀大腰圆的汉子看门护院,并无多余的守卫。

    马车停了下来,精壮的马夫下马,一席素衣的徐人凤缓步走下马车。

    于此时,唐峰御风而行来了,其后方,元正骑乘万里烟云照敢来,扛把子的王者气息扑面而来,直接令拉车的马儿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紧接着便晕厥了过去。

    徐人凤眯起了眼睛,神色凝重,家门口死马可不是个好兆头!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