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十一章 犀利
    《沧海**》是一门神奇的功法。

    不仅仅是因为能够提高元正的武道修为,筑下日后无敌的基础,更是涉及到了经天纬地之术。

    修炼至精深地步,可以看破山川地势,寻龙定穴,占卜星象。

    亦能演化出军阵,兵法。

    这才是武王府那位秋华王妃心里最为忌惮的地方,近乎举世无敌,并非是指武道修为无敌。

    一个竖子,武道修为傲人,又懂得经天纬地,兵法军阵,就算受到庶子身份的压迫,也并不见得无法出人头地。

    元铁山知道这一点,才敢将元正放出瀚州之地,令他外出历练。

    秋华王妃也因为元铁山的威胁,不敢对元正这个庶子做出任何有违王命的事情。

    在瀚州的时候,元正都曾规规矩矩的在每天的子午时分,修行沧海**,在别人都不曾注意的日子里,元正将沧海**从头到尾的修行了无数遍。

    至于进展,几乎没有,可每一次修行过后,元正都愈发的觉得沧海**的博大精深。

    如今细细想来,当初在武王府的时候,衣食无忧,大把的时间都用来胡作非为,心态终归没有到达澄明境界。

    外出游历江湖,是一件浪漫的事情,也让元正失去了武王府这个可以遮天蔽日的屋檐守护,他的心境发生了变化。

    凌邪三剑如今不敢说大成,却也因为在悟剑崖一月修行,让自己的心境到达了前所未有的澄明之境。

    借他山之石攻玉,是元正一直都在尝试的事情,元正也知道,仅仅凭借自己一个人瞎琢磨,也无法将沧海**的修行更上一层楼。

    无数道剑意凝聚而来,木剑开花异象蒸腾,五脏六腑丹田,温润如玉。

    此等状态下,修行沧海**,进展自然是要比平日里枯燥的修行快上很多出来。

    无端中,元正周围也是异象蒸腾,雄浑的真远时而化作海上升明月异象,时而化作烈日腾空异象,一丈之内,衍生出道法万千。

    依稀可以听见金戈铁马的厮杀之音,恍惚间,又置入了江南小镇的安静典雅。

    便是连万里烟云照也从沉睡中醒来,安静的守护在元正的身边。

    在这里领悟剑道的时候,万里烟云照心里不是多么的在意,扛把子也需要借助这铸剑阁前辈高人遗留下来的剑意才帮助自己消化掉吞噬的妖兽内丹。

    万里烟云照本来就已经通灵,深知木剑开花会让自己的主人无后顾之忧,可全身心的与剑道共鸣。

    但修行沧海**扛把子就必须要出来护法了。

    曾几何时,扛把子亲眼见到元正在修行沧海**的时候,一时不慎,导致丹田翻江倒海,险些走火入魔,数次,元正都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逐渐的,元正体内的**之气,从涓涓小溪,化作了一条不算宽阔的小河,继而浪潮涌动。

    想让**之气彻底的化作长江大河,元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他将所有的真元聚集,分配,也只能做到小溪化作小河的地步。

    然而,**之气增长一分,便意味着元正的武道实力增长十分。

    **之气增长,无论是运转真元,亦或是临阵对敌,都可让元正事半功倍,化腐朽为神奇。

    五日后。

    元正停了下来,没有继续执着修行沧海**,他知道,这一次是机缘巧合才让自己的沧海**有所突破。

    心里也很惋惜,更不知晓,下一次的机缘巧合大概会是在什么时候了。

    甚至有些迷茫,**之气的增长,让元正对沧海**再度有了重新的认识,磅礴繁杂,犹如漫天的经文。

    懂得越多,自然而然的,不懂的也就越多了。

    “我们也该离开了,也不知道师姐现在如何了?”元正道。

    扛把子没有多大的反应,做为一头通灵的坐骑,他深知自己的主人曾经对很多个姿容过人的女子都在意过,在空闲的时候关心过。

    于扛把子而言,单容也只是那莺莺燕燕里的一只而已。

    离开之前,元正没有好奇去悟剑崖其余的地方走走看看,有些地方无法到达,有些地方并不适合自己。

    在这里得到的已经够多了,贪得无厌,绝非善事。

    这一次骑乘万里烟云照,体验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

    以往和扛把子出行,总还是会有骑马的颠簸之感,有些时候,一个不小心,扛把子猛然间停下来,元正可能还会摔出去,脸先着地的那种。

    这一次,是真的有了腾云驾雾的感觉,稳如泰山,又觉得身心无比通畅,轻盈剔透。

    元正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父王,若是父王忽然之间换上一头甲等战马骑乘,会不会百般为难呢?

    这个答案,也许只有武王自己知道了。

    算是一路腾云驾雾般的回到了明剑峰,庭院依旧,唐峰在屋檐下的茶桌上怡然自得的品茶,没有论道,因为没有人可以和唐峰论道。

    起码,在铸剑阁里,没有人能够和唐峰推心置腹,那一位还算是英明果决的阁主也不能。

    当了阁主的人,心境早已经不纯粹了。

    元正没有欣喜的大喊一声,说自己回来了,而是淡淡然的跳下扛把子,如往常一样走到茶桌前,慢慢坐下来。

    唐峰没有多大的反应,给元正倒了一杯茶,开口道:“这一次你喝的茶,应当算是好茶了。”

    元正举起茶杯闻了闻,茶香客人,沁人心脾,不但提神醒脑,更有让人心境平和的功效。

    这就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好处,若是其余人,拿到了元正当初的银票,还真的不敢大手大脚的花。

    唐峰不一样,他修行剑道要最纯粹的,去买茶,也要去买最好的。

    元正笑道:“不错,师傅能喝好茶,且如此随意自得,应该也突破了那层桎梏?”

    唐峰在道境巅峰停留了很多年,如今也到达了元境,于唐峰个人而言,是剑道路上的里程碑,于铸剑阁而言,那就真的是可喜可贺的事情了。

    武道九重。

    体、感、象、道、元、化、心、冥、天。

    一步一重天。

    世间武夫都向往着至高境界,可大多数,别说九重天,就是三重天,也很难逾越。

    如今唐峰已然到了五重天,五可是一个颇为吉利的数字,且也是承上启下的一个数字。

    唐峰看着胡茬上脸的元正,柔和笑道:“你的突破也不小啊,心境澄明,凌邪三剑,估计已经有了出世剑的意味了。”

    出世剑,是无数剑客向往的剑道,却很难达到。

    出世剑,遍意味着不受世间万物规律的影响,也不受天地法则的束缚,许多寻龙定穴,斩龙脉的事情,大多数都是以出世剑为锋。

    元正应道:“若无师傅带我来铸剑阁,我也无法到达今日的地步,若无悟剑崖这般圣地,别说是出世剑,就是寻常的杂乱剑道,我都不见得学会。”

    “无论如何,铸剑阁的人情,我算是欠下来了,日后也不知道怎么还。”

    “想想,也是一件愁人的事情。”

    唐峰笑了笑,没有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

    元正的洒脱,唐峰能看得见。

    “师姐回来了吗?”元正问道。

    他和单容一前一后的进入了悟剑崖,师姐是一个纯粹的剑客,应当在悟剑崖留的时间会更长一些,但他还是好奇的问了问。

    唐峰抿了一口茶回道:“回来了,却也闯祸了。”

    元正微微皱眉道:“是因为那个叫唐立的年轻人吗?”

    唐峰点了点头,苦涩道:“只是简单教导一下,倒也无妨,可你的师姐过于犀利,让唐立绝后了。”

    元正:“……”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