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十章 悟剑崖
    悟剑崖位于铸剑阁东北方向,巍峨嶙峋,直冲天宇,如一柄天剑。

    这里是铸剑阁最有诱惑力的地方,只是临近外围,便能感受到森然剑气,定睛一看,悟剑崖上下,不知多少无痕剑意纵横穿插。

    这是昔年铸剑阁历代先贤修行圣地,在这里,有他们留下的手札,也有刻画在崖壁上的精妙剑招,更留下了历经弥新的剑意,并未因岁月而消散。

    陡峭,嶙峋,孤峰,无花草树木,看似死气沉沉,透出的剑意,却衍生无限的生机勃勃。

    元正驾驭万里烟云照出来此地,便被震慑到了。

    剑气纵横,有霸道剑,有圣道剑,有王道剑,亦有诡道剑。

    甚至有了几分出世剑的意味在其中。

    每一道剑意自成一体,刻骨铭心,从无相同类似的剑意在此纠缠。

    寂静如坟场,绚丽如九天焰火,说不出来的鬼斧神工,很难想象鼎盛时期的铸剑阁辉煌到了什么程度,再看当下的铸剑阁,令人唏嘘感慨。

    周围空寂无人,在外围,元正也看不到师姐单容停留在了哪个狭小的空间里感悟剑道。

    多年以前,铸剑阁还算是辉煌的时候,门中弟子想要来铸剑阁,得经过层层选拔,象境之中,要进行演武切磋,少数的胜者,才能来到悟剑崖感悟剑道。

    如今,铸剑阁式微,阁主唐澜撤销了悟剑崖外的守山人。

    只要修为到达象境者,都可以自由出入悟剑崖,并无繁文缛节的约束。

    对于阁主唐澜而言,现实是可悲的,纵然彻底开放悟剑崖,可铸剑阁年青一代中,抵达象境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悟剑崖对于象境之下的剑子,堪称人间炼狱,来了便会被纵横的剑气绞杀而亡。

    元正微微摩挲扛把子的龙角,轻声道:“你也随我一起去里面吧,我知道你对剑道没有什么天赋,可在里面感悟一番,也许能发现关于万里烟云照更多的天赋神通,借他山之石攻玉。”

    主人去哪里,万里烟云照必相随。

    扛把子兴奋地点了点头,便屁颠屁颠的跟着元正进入了悟剑崖深处。

    手中木剑开花,亦是有了很大的反应,剑柄剑鞘上,衍生出密密麻麻的神秘图腾,有一棵参天古树,遮天蔽日,恍惚之间遮住了整个世界。

    有青龙望月,有白虎出山。

    数不清的藤蔓和奇珍异草百花齐放,五颜六色,刹那间,悟剑崖的剑意似乎都凝固了。

    刚进入悟剑崖里,便有无数道剑气朝着元正袭来,元正下意识运转真元进行抵挡,然而木剑开花发出细微的剑鸣之音,犹如雏凤又好像是幼龙般的剑鸣。

    剑鸣过后,所有的剑气化作温润的剑意,没入了元正体内,洗礼其五脏六腑。

    至于万里烟云照,身上经过剑气摩擦,迸发出密密麻麻的电光火石,忍不住的龇牙咧嘴了起来。

    元正吓了一跳,赶紧问道:“你若是支撑不住,现在就回去等我。”

    扛把子摇了摇头,眼眸中透露出坚毅。

    万里烟云照如此坚持,元正也只能默许,扛把子不傻,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情,它也知道避开,绝不会正面撄锋。

    从起初的不适应,再到慢慢的适应这里,扛把子的变化喜人,体态更加磅礴了几分,一双龙眸如炬,隐约间透出中正平和之气。

    到了这一步,元正已经知道,之前吞噬的山蛟内丹,七色蜈蚣内丹,七宝天蚕内丹,在悟剑崖里加快了消化的速度。

    悟剑崖上下,妖冶险峻,元正没有太贪心去往悟剑崖的最高处感悟。

    一来是因为扛把子不见得能够承受住,二来,自己目前的剑道修为,也不适合去往顶点一览众山小。

    更直接的原因在于,自己本来就不是铸剑阁的正式弟子,去了最高处,要是真的阴差阳错的有所大突破,欠下铸剑阁的就不仅仅是人情了。

    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心里有数,亦有尺度。

    最终,元正在一片有崖壁遮风挡雨的空旷地带停了下来,盘膝而坐,万里烟云照趴在地上,任由剑气入体。

    自创了凌邪三剑之后,元正对剑道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觉得也算是登堂入室了,可来到悟剑崖一观,才发现自己才真的是井底之蛙,磅礴分支的剑意,令元正目眩神迷。

    估计若没有木剑开花在手,此刻的元正已经彻底的迷失在悟剑崖里了。

    元正默默运转《青山绿水习剑录》同开花共鸣,一边感受悟剑崖的剑意,来对照自己的凌邪三剑不足之处。

    对照过后,元正才发现自己的凌邪三剑到处都是漏洞,遇到出入剑林的雏儿,倒是能吓唬一下人,可真要遇到稍微厉害一些的高手,元正的凌邪三剑根本就不够看。

    无论剑罡,剑意,剑气,剑术,剑心都不敢恭维。

    元正的心彻底的静了下来,冥想剑道。

    感悟剑道是一件玄而又玄的事情,有些人穷其一生,都不见得能窥探奥秘,有些人只是惊鸿一瞥,便能剑气纵横。

    元正还不知道,悟剑崖里,有很多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苦思冥想,枯坐一隅之地。

    有些人已经白发苍苍,还是没有走出自己心中的画地为牢。

    有些人已经到了中年,仍然留在象境巅峰,未有寸进。

    而少数的年轻人,有些一切如常,尚可自我控制,可有些年轻人情况就不乐观了,双眸发红,浑身上下都是霸道剑气,看似刚猛无敌,实则六神无主。

    犹如三魂七魄少了一两样。

    ……

    一月后,元正白皙的脸上涌上了一抹风霜之色,胡茬有了蹬鼻子上脸的趋势。

    整个人意兴阑珊,说不出的颓废,可无形之中,透出一股空灵气韵。

    名剑开花上的图腾栩栩如生,剑耳中心位置,更有丝丝火光蒸腾,隐约间,能听见溪水潺潺,一片碧绿,更有一股雄浑磅礴的厚重感。

    修行剑道时间不长,就能将名剑开花发掘到这种程度。

    那位远在天边的授业恩师,看到后怕也会高兴地合不拢嘴。

    恍惚间,元正睁开了眼眸,一股清新自如之感,由内而发,五脏六腑说不出的澄明剔透。

    侧眼看了一下扛把子,扛把子趴在一旁,发出粗重的呼吸声,早已经入睡了,可那双龙角,隐约间闪烁金芒。

    元正记得父王的万里烟云照,也就是扛把子的父亲,动怒之时,异象蒸腾,一对黄金龙角,迸发无量伟力,大多数对手,遇到它都会被一个照面解决掉。

    如今来看,扛把子也朝着自己的父亲一样发展了。

    一月时间,元正感悟颇多,对剑道的理解更盛以往。

    对于凌邪三剑,第一次元正有了所谓的自信,这种自信源自于自己的剑道实力。

    三剑过于简单,也并无太大的领悟空间,也只能日后同人交手的时候,在实战中继续升华淬炼。

    眼下,他对另外一件事倒是很来劲,那就是《沧海**》。

    这是一门神奇的功法,可脱胎换骨,可洗精伐髓,可纳天地万物之力为己所用。

    元正也只是粗略的学会了《沧海**》。

    合于人,

    合于地,

    合于天。

    合于阴,

    合于阳,

    合于阴阳。

    **之术,元正都粗略染指,但没有一样是精通的,当然,这也和元正在瀚州时期的生活作风有很大关系。

    是该正儿八经的琢磨一下自己的本命神功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