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十九章 暗示一下
    清晨,唐峰起来很早,一如既往般晨修打坐。

    院落里静悄悄的,万物苏醒时的静谧时刻,是灵气最为充裕的时刻,亦是阳气蒸腾而上的时刻。

    一位身材中等的年轻人,也随着唐峰一起晨修,一起打坐。

    半刻钟中,元正和扛把子也走出了屋子,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位跟随在唐峰身后的年轻人,伸了伸懒腰,发出清脆的骨骼噼啪之声,仍然有些困意。

    对于晨修这件事,元正没有多大的好感。

    以往在瀚州的时候,元正修行世间几乎都在子时或是午时,子时阳气上涌,午时阳气繁衍至巅峰,是最适合修行《沧海**》的时间段。

    二来,若是在瀚州晨修,难免引起怀疑,实际上,元正在瀚州的生活过于潇洒放荡,早上根本就起不来。

    元正和万里烟云照的出现,第一时间引起了唐峰和那位年轻人的注意。

    年轻人叫唐立,铸剑阁大长老的孙子,最起码在铸剑阁算是地位崇高的少年子弟了。

    打眼一看,一位锦衣玉带的公子哥出现,身后是万里烟云照,表情微微凝固,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是见到陌生人的那种生疏之后的紧张。

    唐峰皱眉,略有些不悦道:“晨修是每一位剑客必须去做的事情,你竟然如何松散。”

    并非有意在唐立面前打压元正,只是单纯的对元正这幅做派有些微词。

    元正打了一个哈气,仍然有些云里雾里,一晚上都在和木剑开花共鸣,他真的不需要晨修,更不愿意在人多的时候做做样子。

    再加上,之前去了无量山脉,也耗费了大量真元,直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

    元正知晓晨修的好处,可对于有名剑开花以及修行沧海**的他来说,晨修的意义已经不大了。

    这世间大多数的循规蹈矩,也只是因为没有更好的门路,所谓的金科玉律,也是建立在没有出路的基础上。

    元正淡定的回道:“我从北方来到西南,颇有些水土不服,可能还需要调整一段时日。”

    唐峰想想也是,西南地区,潮气重,地势偏低,对于身材高大的北方人而言,并非是一片乐土。

    他当然知道这话也只是场面话,元正早已经湿气不入体,雨露不沾身了。

    元正没有继续在这里纠缠,而是自顾自的去了门外茶桌那里,沏茶,万里烟云照顺从的跟在后面,品早茶是一件颇为享受的事情。

    可惜啊,在这里没有肤白貌美的丫鬟给自己捏肩捶背,没有小姑子给自己端茶倒水,什么事情都得自己来,是真的有些水土不服。

    唐立开口悄悄问道:“这是师伯新收的徒弟?”

    唐峰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唐立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连自己的师伯对这样的懒散子弟都管不住,唐立又能如何去说几句硬气话呢。

    这一次是听闻单容外出游历归来,唐立是想来看看单容的,对于单容的喜欢,在铸剑阁高层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本想着,在单容面前好好表现一番,讨得美人欢心,哪里想得到,师伯这一次带回来了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锦衣玉带在身,万里烟云照在后,单论身份背景,唐立自知不是对手。

    更让唐立压力颇大的是,这个新来的,生了一副好皮囊,稍微说几句酸涩骚包的话,也不知道大多数无知少女能不能扛得住。

    在风花雪月的事情上,唐立和元正比较,那还真的是天差地别。

    晨修结束后,唐峰和唐立也来到了茶桌前,元正认真的给唐峰奉茶,也装模作样的给唐立倒了一杯茶,令唐立很不自在。

    不自在,也不能说出来,这才是唐立最难受的地方,最起码这个新来的,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吓唬住的。

    唐峰大概看了一眼元正的脸色,就已经判断出元正又去了无量山脉,耗费了大量真元。

    介绍道:“这是你的师兄,他叫唐立。”

    元正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搭理,唐立也只能尴尬的笑笑了,有脾气都没地方发。

    唐立心中有所不服,下意识的探查了一番元正,却是如遭雷击,对方竟然在象境,真元极为雄浑纯粹,如此一来,唐立再也无法在自身条件的基础上找到任何的优越感了。

    元正心里知道唐立都干了些什么,没有在意,师姐单容那般美丽的女子,岂是唐立这等寻常货色可以染指的。

    唐峰对此很无奈,生怕这两个年轻人相处时间长了,会直接动手。

    想了想开口说道:“你如今剑道略有小成,应该也能去悟剑崖了。”

    元正愣了一下,悟剑崖是当下铸剑阁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传承之地了,只有铸剑阁的核心弟子才能去往,自己这种特殊身份,竟然也能去悟剑崖。

    实则,唐峰害怕元正和唐立发生些不愉快的事情,大长老那里也不好交代。

    二来,元正也的确适合去悟剑崖了,剑道一途对于元正而言是第二选择,唐峰深知抛开剑道不谈,凭借元正本身的本事,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制住的。

    唐立更是如遭雷击,他对元正一无所知,得知这么快元正就能去悟剑崖了,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若是单容不在悟剑崖,元正去了就去了,可偏偏单容在那里,唐立心里宛若蛇鼠钻心。

    唐峰是一个专注于剑道的人,对于人情世故这方面没有多大的悟性,两位年轻人心里的想法,他也捉摸不透。

    他只是知道,悟剑崖是领悟剑道的地方,去了之后,便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做其余的事情。

    元正道:“若是现在就去,怕有所不妥吧,我的剑道修为实在是不敢恭维。”

    唐立一听这话,没有多大的反应,故意谦虚也好,还是真的去不成,都让唐立心里很不舒服。

    唐峰正色道:“你境界修为雄厚,去了便去了,到时候也会有新的感悟,对你的凌邪三剑,也能有更多的裨益。”

    元正嗯了一声,既然去,那便去吧。

    只是这样一来,无形之中欠下了铸剑阁一个很大的人情,外加之前的人情,日后想要还清楚,也得付出一些代价。

    元正也不是一个喜欢欠下别人人情的人,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概就是这样。

    “我想要下山去采购一些好茶,师傅这里的茶多少有些苦涩无味,提神醒脑的不是太明显,不知道师傅意下如何?”元正问道。

    唐峰让元正入悟剑崖,元正也只好从另外的角度上,孝敬一下自己的师傅了。

    由心而发,与铸剑阁的风气并无关联。

    而在唐立看来,这个年轻的公子哥,也很懂事儿。

    唐峰无可奈何的笑了笑道:“到底是豪门世家里的子弟,品高味正,我在想若是喝惯了你买的好茶,等你日后走了,我又喝不惯现在的苦茶,可如何是好啊。”

    唐峰没有多大的茶瘾,可还是有一点茶瘾的,好茶和次茶,唐峰还是能喝出来的。

    元正洒脱道:“只是多少银子的事情,师傅大可放心,日后我即便不在铸剑阁,照样给师傅奉上好茶,保证师傅不缺茶喝。”

    唐峰会心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你将银子留下,我自己去买茶,你的万里烟云照,太显眼了。”

    元正想想也是,便随手从袖筒里取出一张银票交给了唐峰。

    拿起银票一看,唐峰恍惚了一下,唐立更是心神摇曳。

    豪门世家的世界,很多人都不懂。

    这张银票,足以顶的上铸剑阁二十年的入账了。

    “师傅若是喜欢别的东西,大可以花费,若是银子不够,我这里还有,只管吩咐即可。”元正道。

    唐峰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他是一个不会花钱的人,可这张银票上的数字,也足以让他一辈子破费了。

    至于唐立,此刻则是再也没有同元正争锋的想法了,当然,对单容的执念,未曾动摇过。

    “那你准备一下,便直接去悟剑崖吧。”唐峰道。

    元正点了点头,心想,这样一来,也该让唐立对师姐单容死心了吧。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