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十七章 为什么
    元正并未让万里烟云照御风而行,而是地面疾驰,快速搜寻那两兄弟的下落。

    山脉深处的动静很大,惊散了多方妖兽,元正骑乘万里烟云照小心翼翼,仍然是无可避免的遇到了几头妖兽。

    然而元正遇到的妖兽,并未对元正发起进攻,也许是被万里烟云照给震慑住了,也许是被吓得慌不择路了。

    两个多时辰后,凭借万里烟云照洞若观火的眼力,终于来到了紫金鹏鸟和青翼猿熊战斗的地方,周围一片狼藉,是一片血染的魔土。

    他看到了,李尘正抱着自己的弟弟李鼎大声呼喊道:“你给我醒来,不许死,醒来!”

    声嘶力竭,李鼎浑身发黑,冒出丝丝黑气,一副病入膏肓之态。

    打眼看了一下紫金鹏鸟和青翼猿熊的尸体,以及其腹部的位置,元正就知晓发生什么事情了。

    开口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你们兄弟二人可以去明剑峰下找我,我可以传授你们剑道吗?”

    李尘转过头看向元正,此刻他的心里只有弟弟的安危,对于元正的到来,没有多大的反应,不冷不热的回道:“别人施舍的,哪有自己拼来的好?”

    元正无言以对。

    立即让扛把子凑到李鼎身前,开口道:“你的弟弟中毒颇深,让我的坐骑先来给你的弟弟解毒吧。”

    李尘怀疑的看向元正,到了这一步,李尘谁也不会相信。

    元正知晓李尘目前的状态,几近癫狂,距离暴走,不过一步之遥。

    说道:“你不要想多了,我对你们并无恶意,你们身上,也没有我所需要的东西。”

    李尘这才让开,万里烟云照的蝎尾轻轻的扎进了李鼎的眉心处,点出一个血洞,刹那间,黑血源源不断的溢出,触目惊心。

    放血过后,扛把子更是将李鼎身上多处点成血洞,让更多的黑血流出来,定睛一看,扛把子点的地方,都是浑身上下极为重要的穴道,有些地方更是死穴。

    李尘见状,顿时恐慌了,紧张的喊道:“你这是要弄死我的弟弟。”

    扛把子猛地回头,瞪向了李尘,其气势之强,令李尘动容。

    元正摆了摆手,示意扛把子继续。

    说道:“万里烟云照极具灵性,他不会平白无故这样做的,你的弟弟,吞噬的应该是青翼猿熊的内丹,那样的内丹本身就有许多害处,幸亏发现及时,不然你的弟弟必死无疑。”

    李尘半信半疑的看着。

    渐渐地,李鼎身上的黑气徐徐消散,乌黑的脸恢复了正常,涌上了一抹苍白的血色,看起来有个人样了。

    元正略微探查了一番,对李尘说道:“你喝了紫金鹏鸟的精血,导致你所吞噬的内丹,并没有对你造成反噬,某种程度上形成了对冲,可这是暂时的。”

    “等到你体内的鹏血被消耗殆尽的时候,你也会走你弟弟的老路,甚至引发变异,化成不人不鬼的畜生。”

    李尘没有后悔,最起码这是自己最得意的一次,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比较而言,紫金鹏鸟和青翼猿熊的内丹,远远要比当初的七宝天蚕厉害得多。

    若是能成功的消化在肚子里,真的会让他们兄弟二人脱胎换骨的。

    “谢谢你,可这就是我们的路。”李尘沮丧道。

    元正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让李尘盘膝而坐。

    旋即,运转沧海**,雄浑的真元外溢,注入李尘的体内,梳理其奇经八脉,丹田内府,一时间,原本许多堵塞不同的穴道,被梳理开来,李尘体内血气滚滚,炙热阳刚。

    更有一股桀骜不驯的力量与李尘相互抵触。

    吞噬妖兽的内丹,对于人族而言,是一条可以一步登天的捷径,可是能走得通这条捷径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不过元正发现,李尘还真的是一个有气数的人,本以为李尘不久之后会爆体而亡,会死在自己的幻觉和自我意识里面,可仔细感受一番后。

    那股桀骜不驯的力量,隐约间和李尘相互融合,只是有了这个迹象而已。

    想要彻底融合成功,还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许久后,李尘的状态逐渐稳定了下来,而李鼎因为放血实在是太多,整个人都瘦了一圈。

    元正凝重道:“你们两人的情况,已经不适合在铸剑阁里待下去了,人族融合妖兽内丹这种怪异的法门,我也没有见过,只是听闻会掌握妖兽的天赋神通,如你一般,也有可能掌握鹏族的天赋神通。”

    “在铸剑阁里若是被有心人注意到了,难免不会起了歹心。”

    李尘毫不在意的说道:“无所谓了,如今我兄弟二人也算是脱胎换骨,那狗屁倒灶的铸剑阁,不留也罢。”

    元正看了一眼周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

    李尘背负起弟弟李鼎,跟随在元正的后面。

    万里烟云照除了主人之外,谁都不会认可,上一次让单容骑乘上,也许因为单容是女子,外加元正的循循善诱。

    可这一次,扛把子绝不允许让这两兄弟骑乘在自己身上。

    说来也怪,李尘吞噬了紫金鹏鸟的内丹之后,竟然体力大增,身轻如燕,一个纵跃,便是数十米的距离。

    只要万里烟云照的速度放慢一些,李尘还能稳稳地跟在后面。

    也算是后天的天赋异禀了,搞得元正都想要吞噬一下妖兽的内丹试试看了,但想了想,放弃了。

    自己还不至于被残酷无情的世道逼到那一步,内心深处,对李尘和李鼎这两兄弟也是肃然起敬。

    元正在前面开路,李尘背负着李鼎在后面跟着。

    前前后后,避开多路妖兽,等彻底离开无量山脉的时候,已经是暮色黄昏了。

    山脉外,一条绵延的山道,通往铸剑阁。

    元正此刻心里真的很想要带着这两兄弟会瀚州,然后让军师陈煜看着安排一下。

    可转念一想,庶子是没有资格过问庙堂中事的,带回瀚州,培植党羽的罪名也就落实了,自己的父王也不好做人。

    无奈之下,只好带着两兄弟去了与铸剑阁相反的方向。

    没有去往最近的州郡,只是在距离无量山脉六百里之外的地方寻到了一户农家。

    篱笆外,有一条体积还算壮硕的看门狗,黑不溜秋的,咬的异常欢实,元正喊了几声后,里面走出一位约莫六十余岁的老人家。

    老人家驼背很厉害,头发花白,脸上满是风霜之色,独自居住在这山野之间。

    元正道:“我有两个朋友,受了点伤,在你这里暂时住一段时日可好?”

    老人家浑浊的老眼起初还没有看清楚,定睛一看,发现元正骑的是万里烟云照,差点一个踉跄给倒在了地上,元正迅速上前扶住了老人的身子。

    “吓死老头子我了,住在我这里倒是无妨,可你的两位朋友在官府那里可否有入狱记录,是否还有身外之事没有摆平?”老人家下意识的问道。

    骑乘异兽,老人家也知晓元正是个有来历的人,故此没有多余的担心。

    再说了,他一个糟老头子,也就是养了一条看门狗,粮仓里还有些粮食,一亩三分地里有些庄稼和一个小小的菜园子,也不值钱。

    元正解释道:“这倒是没有,谢谢老伯。”

    老伯摁住看门狗的狗头,李尘立即背着李鼎进入了院子里,元正紧随其后。

    土屋土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老伯打开一间房,里面是盘着一张土炕,李尘将李鼎轻轻的放在土炕上,脸上满是焦虑。

    老伯说道:“这屋子很久都没有打扫过了,你们先暂时将就一下,明日在好生安顿。”

    李尘转身对老伯深深的作揖,认真道:“多谢老伯的好意。”

    老伯笑着摆了摆手道:“你们住下就好,我一个糟老头子,一个人也寂寞,有个打伴的也是好事。”

    “你们先聊,我去煮点饭,泡点茶,山野家的粗茶淡饭,可不要嫌弃。”

    元正双手抱拳道:“不嫌弃,有劳老伯了。”

    屋子里的烛火弥漫出丝丝暖意,到了这时,李尘的心里才略微踏实了下来。

    却也忍不住问道:“你对我们兄弟二人有大恩,可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一句为什么,让元正苦笑连连。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