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十四章 心中执着
    李尘转念一想道:“好,到时候就有劳师兄指点迷津了。”

    元正和气笑道:“记得去明剑峰下的竹林里找我。”

    万里烟云照四处打量,一双龙眸闪闪发光,让李尘和李鼎这一对苦命兄弟很不适应。

    大概是在无量山脉里的再也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口粮了,扛把子这才微微抵触元正的手掌,示意可以撤退了。

    为了避嫌,元正和单容徒步走了一段距离后,两人才骑乘万里烟云照返回铸剑阁。

    等到两人走了之后,高大魁梧的李鼎对哥哥说道:“这一下可好了,我们可以让师兄指点我们,师兄还给了我们这么多银子。”

    脸上的喜悦遮挡不住,李鼎恍惚间有种遇上贵人,即将出人头地的感觉。

    李尘极为克制的说道:“师兄说的也只是一句话而已,我们去了明剑峰下,即便师兄没有什么事情,可我们是外门弟子,外门弟子私通内门弟子,也是门规所不能容的。”

    “还是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吧。”

    被泼了一盆冷水,李鼎顿时泄气了,还好,有了一口袋银子,短时间里面吃喝不愁了,也能换一身体面的衣服。

    李鼎道:“那我们用这笔银子去孝敬一下我们的师傅,看看能不能教会我们一些高深的剑法?”

    李尘眉头紧皱,这笔银子对于他们兄弟两人而言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的确可以孝敬自己的师傅,在铸剑阁寻得更多的门道。

    铸剑阁如今的风气,早已经让许多人心灰意冷,李尘也是如此。

    思来想去说道:“这笔银子想让我们在铸剑阁出人头地,那是不可能的,衣冠弟子的钱袋子到底有多么的厚实,我们不敢想象,但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

    “咱们来到这无量山脉里时间已经很长了,再找找,看看能不能有其它的机缘造化。”

    “穷苦人家,前途都是用命拼出来的。”

    李鼎心里直打鼓,心虚的说道:“我们来无量山脉得时间也长了,咱们身上多少都积累了些毒气,若是继续在这里待下去的话,我们可能走不住这个无量山脉。”

    李尘并不在意的说道:“现在出去的话,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受重视,命如蝼蚁,可死在这里,我们也是为了自己而死,不要担心,剧毒之物,七步之内必有解药,遵循这样的金科玉律,我们会无忧的。”

    事实上,自从来到这里之后,李尘和李鼎生吃了不少的药草,他们不懂医理,只是凭感觉乱吃,到现在还活的挺旺,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体内五脏六腑成了什么样子。

    李尘叹息道:“七宝天蚕是没指望了,那位师兄也算是厚道,给了我们一笔银子,暂时也别想着如何将这笔银子花出去了,继续找,金线舞蛇也是我们的希望。”

    李鼎哦了一声,大哥说什么都是对的,从小到大,李鼎一直都很听大哥的话。

    若是没有大哥带头,他们也不会进入铸剑阁。

    回归的路上,单容忍不住问道:“你真的要传授他们功法密集,指点他们的武道修为?”

    元正不犯门规,可对于没有背景的两位外门弟子,犯的忌讳可就多了。

    单容作为唐峰的关门弟子,地位要比寻常内门弟子高出很多来,这也并不意味着单容就能掌权。

    元正也不见得能有什么话语权,本质上,元正绝不能干涉铸剑阁的家务事。

    “确实有这样的想法,那个叫李尘的心志坚毅,志向远大,至于那个叫李鼎的,也是唯李尘的话是从,这两兄弟让我颇有好感,在铸剑阁的确是埋没了。”元正这般说道。

    单容话锋一转,直言道:“以你的背景,完全可以给他们安排一个好去处。”

    这话倒也不假,元正苦涩的笑了笑,若是他还在武王府里胡作非为的话,完全可以找来一两位有些武道修为的老师指点那对难兄难弟,可现在出门在外,的确不方便。

    当下而言,元正若是借助武王府培养李尘和李鼎,也会被有心人判定为培植党羽。

    风险对于元正来说,实在是太大。

    好感归好感,元正对于李尘与李鼎的跟脚尚不熟悉,这世间不屈服于命运的人实在是太多,他们两人,不过是芸芸众生里的两粒尘埃罢了。

    也很想看看,这两人仅凭借自己,究竟可以走到哪一步。

    明剑峰下。

    唐峰在这里等了很长时间,直到单容和元正回来。

    清风拂过,竹林里风铃阵阵。

    见到更加壮硕几分的万里烟云照,唐峰大概就知道这一对师姐弟去了哪里。

    唐峰道:“你出剑了?”

    单容没有否认的点了点头,入了象境之后,单容手中剑还未沾血,她很想知道自己的剑有多么锋利。

    唐峰脸上的神情一如既往,沉声道:“我以为你会安静一段时间,稳固自己的基础,可你还是没有忍住。”

    单容也没有低下头,静静的站在元正的身侧,想了想回道:“铸剑阁里乌烟瘴气,虽然还没有蔓延到我们明剑峰这里来,可一想到这些,我的心里就不畅快,不畅快就要出剑。”

    唐峰无法反驳,他已经上了年纪,有些人和有些事,他看不惯,但只要他还在铸剑阁,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年轻人则不同,不爽就是不爽,出剑就是要出剑,算是意气之争,更有朝气蓬勃之态。

    元正有些不好意思,他心里也很清楚,师傅对自己这个放荡不羁的徒弟,是有些看法的,只是碍于脸面,有些话无法面对面的说出来,但心里还是有数的。

    唐峰没有继续责问单容,而是说道:“这段日子,好生研习剑道,明日你便启程去悟剑崖那里。”

    单容嗯了一声,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劲。

    下意识问道:“这是何故,我们游历江湖刚回来,现在就去悟剑崖,难免有些操之过急。”

    悟剑崖算是铸剑阁辉煌时期最为灿烂的遗产,在那里,有着铸剑阁昔年剑道高手的痕迹,留下的剑痕剑意,历经弥新,从未消散,是磨砺剑道的风水宝地。

    可起步条件便是需要弟子进入象境。

    最初的计划就是回来以后,安生一段时间,巩固一段时间再前往悟剑崖。

    唐峰沉声道:“大长老的孙子出关,过几日会来我们这里,我不喜欢那个孩子,可那个孩子喜欢你,总得把你们分开。”

    单容脸上涌上了一抹冰霜之色,言道:“唐立也是长本事了,他若是来,给他一些教训即可,就算有大长老撑腰,只要我们占住理,大长老也无可奈何。”

    一旁的元正大概是知道什么情况了。

    师姐去悟剑崖,只是避开一个流氓混账的骚扰,偏偏这个流氓混账在铸剑阁还有着不低的地位。

    往深处一想,元正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唐峰肯定会猜测到,只要那个唐立来了,元正就会出手保护自己的师姐,到时候将事情闹大,谁也不好收场。

    而单容,也并不是一个喜欢欠下别人人情的女子。

    唐峰平和道:“一来可以磨砺一下你心中戾气,二来,铸剑阁风气经过阁主这些年的治理略有好转的迹象,但也经不起一场大规模的党派之争了。”

    “我们让一步,又有何妨。”

    唐立只是感境巅峰,还未到达象境,悟剑崖那里,是唐立无法抵达的。

    单容始终都觉得自己的师傅处理俗事的态度实在是太中庸了,没有丝毫的棱角,可单容心里也知道,师傅心里的那柄剑,是异常锋利的。

    便也只能点点头,同意提前去悟剑崖。

    接着,唐峰又对元正说道:“将你最近所修行的成果,让我看一看。”

    元正微微一怔,手里握着开花,尴尬笑道:“我修行时间不长,现在就让师傅看,怕有些羞于见人。”

    唐峰没有在意,探出一只手,一柄长剑从院落的库房里受到召唤,眨眼便飞出院落,悬在了元正的眼前。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