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十三章 难兄难弟
    深沟如月,阴暗潮湿。

    凋零的树叶上布满了粘稠的湿气,却亦有一股清香蔓延。

    两位少年堵在一处洞穴口,一人手里拿着一柄匕首,另一人手里拿着一柄不起眼的木剑。

    匕首少年身材略有些消瘦,模样俊朗,双眸炯炯有神,若非一身粗布麻衣显得寒酸落魄,倒也颇有器宇轩昂之态。

    李尘握住匕首的手颤抖不停,手心里已经溢出了冷汗。

    道:“今日就是我们两个能不能出人头地的大好时机,这七宝天蚕的内丹,可洗精伐髓,可令我们脱胎换骨,如果得手了,你我对半分。”

    “如果不得手,你看准时机就逃,不用管我。”

    身材魁梧高大的李鼎闻言,额头上冷汗淋漓,这么大的个子,无端体现出怂包的感觉。

    洞穴里,一只七宝天蚕在进行蜕变,一旦蜕变成功,便可衍生双翼,振翅高飞,假以时日,亦有机会问鼎这无量山脉里的兽王之位。

    正在两位少年寻思着如何突破洞穴时,万里烟云照从天而降,引发罡风浩荡。

    突来的变故,直接将两位少年震翻在一旁,李尘手中的匕首也不受控制的掉在了地上。

    万里烟云照并未在意这两位少年,而是直接探出蝎尾,贯穿入这个狭窄的洞穴,只听闻洞穴里一阵闷沉的轰鸣之音,七宝天蚕便被万里烟云照给蛰住身躯钓了出来。

    元正和单容随后而至,见到这一幕,略有些痴呆。

    万里烟云照以毫不讲理的态度,将这只七宝天蚕一口吞入腹中,兴奋的打了一个饱嗝。

    此时的李尘欲哭无泪,他们越过了那片花谷,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多只妖兽,总算是堵在了这个洞穴口,本以为会是一场改变命运的战斗,却被人半路摘了桃子。

    他们不知道万里烟云照是为何物,只是看到一尊体积庞大,气势磅礴的异兽在自己的眼前,他们绝对不是对手。

    心中沮丧,可想而知。

    李尘心里已经万念俱灰了。

    他抬起头,看到了单容,脸上的表情流露出意外和惊喜,却有些无地自容。

    “单容师姐,你怎么来这里了?”李尘开口问道。

    对于这两位少年,元正其实颇有好感,看似寒酸落魄,实际上也深知富贵险中求的道理,胆气过人,不过区区体境中期的修为,就敢来无量山脉里的寻求造化。

    起初以为走在他们前面的两人会是什么高手呢,如今一目了然。

    单容迟疑了一瞬道:“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李尘俊朗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胆小羞涩,倒是一旁的李鼎,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在内门高高在上的单容师姐。

    李尘道:“我也是铸剑阁的弟子,可惜我是外门弟子,去年初一论剑的时候,有幸在总阁见识过师姐的风采,当然,我这样不起眼的小角色,也不会令师姐记得姓名。”

    单容嗯了一声,又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来这里,不害怕丢了性命吗?”

    李尘脸上并无表情的回道:“我和弟弟终归是外门弟子,铸剑阁里的风气师姐也知道,想学本事,就得掏银子,我们一天饭都吃不饱,哪里会有多余的银子。”

    “看着其余的衣冠弟子剑道修为一天比一天强,我们别无办法,也只能无量山脉里的看看有没有适合人族吞噬的妖兽内丹,来洗精伐髓,脱胎换骨了。”

    “可惜,被师姐和这位我从未见过的师兄给打了秋风。”

    扛把子吃掉这只七宝天蚕后,兴奋异常,在元正的身旁不停地走动,之前又吞噬了一条七色蜈蚣,大致上,元正已经明白万里烟云照是想五毒俱全了。

    夺了人家的造化,元正心里自然是过意不去。

    尤其是两位穷苦人家的少年,为了前途不惜以命换命的造化。

    元正自幼在武王府里长大,但也并不代表元正根本不知道百姓疾苦。

    说道:“既然是我的坐骑吞了你们两兄弟的造化,我自然会做出补偿的。”

    李尘有些迟疑,在李尘的印象中,内门弟子大多数高高在上,表面上和和气气,实际上都是利欲熏心,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

    元正说的这话,李尘自然不相信。

    无奈故作慷慨道:“没事儿,大家都是铸剑阁子弟,我就当做是个顺水人情了,反正好处横竖都在咱们铸剑阁的手里。”

    单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她是女子,但也明白铸剑阁外门弟子更懂得生存,更明白身不由己的道理。

    元正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直接慷慨解囊,扔给了李尘一个圆鼓鼓的袋子,潇洒道:“放心,我绝对不是夺人所好的那类人,这口袋里到底有多少东西我不知道,不过应该够让你换一身干净衣服,换上两柄撑得住场面的利剑了。”

    “只要你们没有嫖赌的习惯,估计也够你们回到家乡,娶媳妇盖房子了。”

    李尘接过钱袋子,摸了一下,里面圆鼓鼓的之感,让李尘空虚的内心顿时充实了起来。

    元正害怕李尘婉拒,继续说道:“不必担心,这点小钱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你们既然喜欢修行剑道,若是有闲时间,可以去明剑峰下的那片竹林里来找我。”

    “我虽然不才,却也可在武道修为一事上给你们指点一二。”

    铸剑阁虽然没落,却也有着森严的门规,绝不允许内门弟子传授外门弟子法门,一旦被抓获,逐出师门是小,熬油点灯是大。

    单容没有说什么,因为元正特殊的,他在铸剑阁修行,可并不受铸剑阁门规的束缚,是个彻头彻尾的自由人。

    话已经说的如此通透,李尘便无需遮遮掩掩了。

    实话实说道:“我们很需要这七宝天蚕的内丹,之前我们发现了七色蜈蚣,但是我们避开了,因为我们打不过,可这只七宝天蚕处于蜕变阶段,我们还是有机会的,一旦得到其内丹,我们根本无需求助于任何人。”

    借助妖兽内丹洗精伐髓,增长武道修为,也的确有着这样的法门。

    可副作用也大,会导致人族拥有妖兽的许多习惯,以及根骨上的蜕变,最后不人不鬼,当然,此等情况也是因人而异,如七宝天蚕的内丹,倒是对这苦难兄弟没有害处。

    求人不如求己,在铸剑阁时间长了以后,李尘对这句话有着不同于常人的感悟理解。

    元正想了想说道:“这倒也是,不妨这样,今日的人情我慢慢偿还,给我一些时间,但之前的事情依旧作数,钱是你们的,你们也可以去明剑峰下的竹林里找我。”

    “共同修行武道,你们在体境,而我在感境,以我的实力,暂时指点你们毫无问题。”

    李尘和李鼎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楼,他们对武道一途情有独钟,眼下大争之世,读书人的命运坎坷,倒是杀人放火的主儿好酒好肉不断。

    他们修行武道,只是想做个体面人,至于光宗耀祖,名满天下这些虚头巴脑的事情,这两兄弟从来没有想过。

    可他们也深知武道修为,一步一重天,看似梦幻绚烂,实际千难万险。

    首先要有足够的银子拜师傅,至于师傅愿不愿意倾囊相授那是另外一回事,这还不算所拜的师傅到底有没有这本事。

    即便拜师傅算是成功地,那么往后,自己的根骨悟性,是否上佳,修行到一定程度之后,是不会会有命中才有的机缘造化,那又是一道难关。

    武道一途,看似路在脚下,实际上,只有一半在脚下,另一半在天上。

    当他们听到元正说自己已经到了象境,心里的震撼,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他们卑微惯了,偶尔遇见流星焰火,不仅仅是目眩神迷那般简单。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