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十一章 阁主的人情
    ……

    翌日,铸剑阁阁主唐澜亲自来到了明剑峰下的院落里。

    唐峰是铸剑阁为数不多的剑道大家之一,亦是一个纯粹的剑道修行者。

    如果说铸剑阁其余的长老和师傅们是铸剑阁的门面,那么唐峰这样的人才是铸剑阁的底蕴。

    大日东升后,院落四周的雾气还未尽数消散,淡淡的雾气氤氲,亦能显示出山峰与院落的轮廓,幽静古意。

    唐澜一席青衣,体魄修长,约莫四十余岁,面容俊朗,一头流云发,流露出儒雅的气质,若非眼眸深邃坚毅,还真的以为这是一个读书人呢。

    无论什么门派,似乎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真正掌权的人,几乎都过了五十岁的大关,知天命方能明事理。

    唐澜算是一个意外,这个年纪成为铸剑阁的主事人,称得上是少年得志。

    铸剑阁如今虽没有外患,可内忧严重,唐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唐峰便成了他可以倚重的人,亦是最为相信的一个人。

    他知晓唐峰对自己的徒弟单容颇为看重,如今归来,已经到达了象境,剑道修为更上一层楼,依稀间,唐澜看到了铸剑阁复兴的希望,可惜啊,单容终归是个女子,日后的道路注定艰难。

    两人间没有多余的繁文缛节,坐在竹椅上,清晨的茶香颇为诱人。

    唐峰道:“我收了一个新徒弟,他会在这里修行一年,一年后便会离去,他也不会正式拜入铸剑阁的门下。”

    唐澜来到这里并未见到元正,也未见到万里烟云照。

    “你的新徒弟,是一个怎样的人,能让你如此上心,且在我这里美言。”唐澜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好奇问道。

    唐峰是一个不通人情世故,也很懂规矩局的人,在唐澜的印象中,唐峰几乎没有为别人说过话。

    这会儿,元正骑着万里烟云照,坦坦然的进入了院落里,唐澜瞬息侧目,一眼望过去,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觉得心跳的厉害。

    唐峰道:“这就是我新来的徒弟。”

    唐澜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唐峰对元正招呼道:“这位便是我们铸剑阁的阁主,来坐一坐吧。”

    与阁主同座饮茶,元正没有多大的反应,顺其自然的坐在了唐峰的身边。

    “见过阁主,也许我这样会让阁主很为难,可一千两黄金,应该是不会让阁主为难了。”元正开门见山的说道。

    唐峰是纯粹的剑道修行者,可身为阁主,需要考虑的事情就多了,犹如柴米油盐酱醋茶,铸剑阁的日常开支等。

    如此开门见山,令唐澜感觉不适应,却也颇为畅快,这种少年人才有的意气风发,在铸剑阁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

    唐澜嗯了一声道:“那倒也不至于,你和唐峰师兄有缘,便在这里修行即可,无需千两黄金,你想要离去的时候,可随时离去,只是这万里烟云照的口腹之欲,怕是需要你自己解决了。”

    “其余的开支,我铸剑阁全部包揽。”

    唐峰没有想到阁主会这样处理此事,元正也没有想到。

    元正沉思道:“阁主这般慷慨,于我而言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人情,我会记住这个人情的。”

    唐澜柔和笑道:“无所谓人情不人情的,铸剑阁内,也就是你的师傅真的钻研剑道,铸剑阁年轻一辈能否开枝散叶,你的师傅也承担了一半的希望。”

    “他既然收你为徒,我就自然要让着他。”

    元正大概是明白了,大人做事情和说话就是这样,模棱两可,难以窥探心中想法。

    唐澜也没有询问元正的跟脚,那样会太刻意,唐澜也不是那样的人,身为铸剑阁的阁主,唐澜和历代阁主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不但有着阁主的手腕,亦有着文人才有的雅士风骨。

    三杯茶过后,唐澜便离去,没有着重交代什么,只是唐峰归来,他来这里看看而已。

    唐峰向元正说道:“你的凌邪剑法已经大成了,你可有所感悟?”

    元正思量了一下,如果没有名剑开花得共鸣,他修行剑道,也只是在沧海**的基础上加以修饰,可同开花共鸣之后,他发现自己真的是喜欢上剑道了。

    且有了自己的一番感悟,道:“变幻万千是剑的本质,可根基也需要厚实,如今我剑法虽好,可剑道根基实在是虚浮,还需要好生磨炼。”

    唐峰道:“我不知晓你修行的是什么功法,可要记住,剑道一途,没有捷径,只是不起眼的拔剑,天长日久的修行过后,也有不一样的威能,其中细节,你仔细感悟。”

    “切记,不可操之过急,也不可固步自封。”

    以元正的基础,唐峰只需要稍微点拨一二,元正便能心领神会。

    元正大致明白,这一次唐峰并没有赠给元正一本新的剑谱,只要有了《青山绿水习剑录》,元正便可从容的与开花聪明,剑道修行,看似缓慢,实则一日千里。

    竹林里,单容盘膝而坐,闭目凝神。

    没有想象之中苦练剑法,只是单独的打坐,周围并无真元缭绕。

    元正来了,单容微微睁开美眸。

    “我要下山,去其余的山脉里走一遭,不知道师姐有何需要,我可以回来的时候,给师姐捎带上。”元正微笑道。

    单容看了一眼万里烟云照,进食妖兽,倒是可以管的时间长一些。

    “其实我想和你一起去。”单容这般道。

    元正愣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他和单容可从来没有单独行动过,便是连话都说的极少。

    元正道:“我倒是自由之身,只是师姐怕是需要向师傅通报一声。”

    几乎可以确认,单容是唐峰的衣钵传人了。

    单容道:“无妨,只是一些小事而已,如今我初入象境,手中剑并未沾血,也想和师弟一起历练历练。”

    如此就好,能和单容这般美丽的师姐共同外出历险,也是元正求之不得的一件美事。

    师姐弟两人以极快的速度,从一条陌生的小路下了明剑峰。

    起初元正以为对于这种驱车猎鹿的事情,单容很不适应,会在很多地方上请教自己这个师弟,后来发现根本不用。

    冷静,从容,且非常熟悉道:“铸剑阁方圆百里之内,应该是不会有妖兽了,无量山脉里倒是有着不少妖兽,里面的水有多深,我也不知道,暂且去看看吧。”

    明明师姐的境界修为低于自己,可元正在单容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久违的安全感。

    无量山脉,相距铸剑阁约莫五百里。

    若是平时,这五百里定然要花费不少的时间。

    可有万里烟云照,自然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了。

    元正邀请道:“师姐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同我一起骑乘万里烟云照,我在前面,师姐在我后面。”

    扛把子抬起头凝望元正,隐约是对单容有些排斥,元正一如既往地摸了摸扛把子的头,扛把子才低下了头。

    本以为单容会有所排斥,可单容答应的很清脆,只是嗯了一声。

    元正在前面,单容在后面,若是换个方向,元正很难保证自己的是非根会不会忽然间硬气起来,到了那时,想要不有所接触,怕都很难了。

    万里烟云照并未翱翔天宇,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奔驰而行。

    日行万里,扛把子暂且还做不到,可区区五百里,对于扛把子而言,最多一个时辰。

    无量山脉,巍峨壮阔,方圆一片荒野,周围并无人烟,远离官道,于妖兽而言,是最好的栖息地。

    初来此地,元正一脸的期待,单容依旧面无表情,清冷美人的风采,令人动容。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