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十七章 开花异动
    唐峰并未直接开始向元正传授剑道,言道:“你先好生研读一遍《青山绿水习剑录》,到时再来决定传授你哪种剑道。”

    剑道一途,分支甚多。

    大致分为出世剑,与入世剑。

    接着便是分为王道剑,霸道剑,圣道剑,诡道剑。

    随后,细致下来的分类就更加庞杂了,剑术,剑罡,剑意,剑气,五花八门。

    如此想来,元正觉得自己所修行的《沧海**》最为直接了,可以直接上手。

    但凡是武道功法,修行者的心境,悟性,根骨有所不同,最后出师之后的结果自然也是千奇百怪,元正暂且还不知晓这些,因为他也没见过师傅所修行的《沧海**》是何等效果。

    元正抱拳道:“嗯,我定会好生研读。”

    紫云山不算是一座磅礴的大山,可山里的分支甚多,有寂静空深的峡谷,亦有不算磅礴的江河,坡地,平原,一应具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元正他们所在的地势,一片平坦,背靠主峰。

    便是修行,也要有个道场。

    在唐峰的示意下,元正去砍伐树木,单容则收集毛草,搭建一个简单的长房作为暂时的栖息之地。

    砍伐树木这件事根本无需元正亲自动手,扛把子只需要张口喷出一道轻薄的雷弧,一棵大树便瞬息应声倒地,砍树,除枝,再到运输到搭建之地,都是扛把子独自完成。

    唐峰看的很是仔细,万里烟云照虽然吃得多,可干的事情也挺多。

    元正则是帮助单容去收集毛草,实际上也无需元正动手,单容拔出细长的铁剑,一剑挥出,一道淡紫色的剑气横扫而过,卷起数道弧光,地面上的毛草飘扬而起,长而雄壮。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元正便和单容搭建了一座长房出来。

    单容从未主动和元正说过话,元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实在是不知道单容这样的奇女子到底对什么事情感兴趣。

    世间女子,对胭脂水粉都情有独钟,可元正丝毫感受不到单容对世俗之物的喜爱,纵是巴结讨好,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待得安居之地落实下来后,单容便离开,去了一个寂静的峡谷,开始独自感悟剑道。

    元正看向师傅说道:“师姐一个人也许会有些危险,这紫云山脉虽不至于妖兽横行,可妖兽还是有的。”

    唐峰道:“你倒是经验丰富,不过你的师姐从来都不希望别人做她的护花使者,她独立惯了,并不需要呵护,当然我这个当师傅的,自然要暗中护法。”

    元正嗯了一声,旋即元正便骑着万里烟云照去了一处较为僻静的岩壁下,开始研读《青山绿水习剑录》。

    打眼看过去,并无任何特殊之处。

    可细致一看,这本剑谱也不全是废话,内容中正平和,简洁朴素,暗合部分《沧海**》的法门,只可惜并没有具体修行的法诀在里面。

    元正微微握住开花的剑柄,一边细致感悟。

    竟然不由自主的运转真元,冲刷奇经八脉,内府之中,滋生出了细微的剑气。

    《青山绿水习剑录》便是没有修行的法门,元正也是硬生生的开拓出了一个修行法门。

    有着沧海**的基础,元正修行武道,无论是剑道,亦或是掌法拳法,都有着高屋建瓴的先天条件,初期一日千里也实属正常。

    他只是有感而发,顺其自然,便在胡乱的研究出了一套修行法诀。

    忽然之间,木剑开花产生异动,剑柄剑鞘之上,浮现出奇珍异草的花纹,五色交替。

    金色,绿色,红色,黄色以及棕色,在剑柄剑鞘各个区域相互辉映,光辉灿烂,逐渐衍生出更多的繁复的花纹义理。

    元正敏锐的察觉到,这是自己修行《青山绿水习剑录》的缘故,稍微修行剑道,这木剑开花,就会产生反应,有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的意思。

    紧接着,木剑开花衍生出微妙轻灵柔和的剑意,缓缓渗入元正的奇经八脉与丹田之中,与元正的心律脉搏共鸣。

    恍惚之间,元正觉得自己的体内被安插了无数柄利剑,可这些利剑又仿若与元正互为一体,不分彼此。

    这等神异景象,就连扛把子都惊呆了,瞪大了龙眸看着木剑开花,同时也警惕四周,小心翼翼的为元正护法。

    神秘人说过,木剑开花是一柄神兵利器,这个时候,元正才是真的相信这柄木剑是一柄神兵了。

    他很好奇开花的剑体剑刃是何等形态,可神秘人说过,及冠之前不能拔出开花。

    内心挣扎了良久,才终归是克制住了拔剑而出的冲动。

    元正并没有沉溺在与开花共鸣的喜悦当中,他深知自己能与开花共鸣,是因为自己本身就有着不错基础,但他也想试试,自己可以同开花共鸣到什么程度。

    握住剑柄的手不曾松懈,逐渐的,元正的浑身上下弥漫出密密麻麻的剑光剑影,五颜六色,如梦似幻。

    半个时辰后,元正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剑意开始沉淀下来,化作精炼的真元与自己融为一体。

    出于本能,元正略微稳固真元之后,便停止了与开花共鸣。

    而开花本来五颜六色的光辉也奇珍异草的图腾也随之消散,再度化作了一柄毫不起眼的木剑。

    暂时并未探出深浅,那是因为《青山绿水习剑录》本就是一部中正平和的剑谱,且无具体修炼功法,若是有了具体的修炼功法,对剑罡剑气的各种运用,也许就不是当下的温和态势了。

    二者,点到即止即可,月盈则亏,这都是元正当初修行《沧海**》总结出来血的教训。

    当初为了一步登天,元正在彻夜苦修,结果最后真元反噬,差点走火入魔,在床上睡了将近一月有余,对外也只能宣称是纵欲过度,需要调理身体。

    随后,元正再度运转起《沧海**》徐徐修炼。

    他已经粗略的学会沧海**里所有的招式和法门,几乎都会,可随着每一次修炼,都有着不同的感觉。

    元正深知自己所修行的这部功法博大精深,看似学会,实际上最多算是登堂入室,距离炉火纯青还很遥远。

    同样的一部功法,修行一年,和修行十年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如今外出游历,元正首当其冲的便是要彻底的稳固自己的境界修为,提升自己的武力值,谁也不知道明天醒来,会不会有一柄利剑悬在自己的脖子上。

    两日后。

    单容自从去了那片峡谷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唐峰则是专门回来看一下元正的情况。

    “我想我应该修行中正平和的剑道,青山绿水习剑录本就是以中正平和为主,忽然再让我去尝试其余风格的剑道,我会很不适应,以师傅的眼光来看,我该当如何?”元正道。

    唐峰自从与元正遇见之后,就看出来元正本身就在象境,毕竟是骑着万里烟云照的人,没有点本事,也配不上那等好坐骑。

    但他没有点破,只是想看看元正是否真心实意,是否还有其余的企图。

    如今看来,这个徒弟,还真的只是单纯学剑。

    唐峰思索道:“如今给你在剑道一途定向还有些太早,你先尝试一番。”

    单容才是唐峰的关门弟子,比较起元正,唐峰只是负责任,却并不想真的倾注心血。

    “我演示一边凌邪剑法,你要看仔细了。”唐峰道。

    元正凝神静气的点了点头,旋即唐峰并指为剑,在空地上演示剑招。

    剑起剑落,极为简单直接,招式凌厉,亦剑气纵横,长房外的空地上,碎叶漫天,横卷四野。

    元正大致看得出来,这凌邪剑法属于基础类的剑法,有杀敌破军的威能,但稍微遇到厉害一些的剑道高手,必死无疑。

    唐峰演示的时候,剑罡剑气剑意圆融如意,纵横起伏,如大势将起,那是建立在唐峰本身就很厉害的基础上,寻常弟子,绝不会如此的意气风发。

    “你可曾记下?”唐峰问道。

    元正点了点头道:“差不多都记下了。”

    唐峰嗯了一声道:“那你先好生研习,你师姐近日到了关键时刻,我需要随时护法,暂且先冷落你了。”

    元正连忙说道:“师姐破境可是个大事情,我这里不过纤芥之疾,师傅宽心就好。”

    唐峰由衷的笑了笑,便火急火燎的去向了单容所在的那片峡谷里。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