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十六章 初入剑林
    老人叫唐峰,带着徒弟单容外出游历,磨砺剑道。

    遇到元正这号人物,唐峰也不愿意得罪,世家公子哥而已,一时心血来潮想要修行剑道,便遂了他的愿。

    言道:“也好,既然公子如此坚持,那接下来的路便一起吧。”

    磨了这么久的嘴皮子,对方才同意,让元正颇感不易。

    双手作揖道:“徒儿郑元见过师傅。”

    因为柳青诗的缘故,元正声名狼藉,不说是天下皆知也差不多了,江南谢氏一族对元正更是恨的牙根痒痒。

    外出游历江湖,最忌讳的就是报出真名了,尤其是元正这等有光辉历史的人。

    唐峰介绍道:“她叫单容,是我的关门弟子,日后也是你的师姐,修行剑道是枯燥的,还望你能耐得住性子。”

    元正凝望向单容,单容只是微微点头示意,脸上清冷的神情并未改变过。

    “前面的客栈也该开门了,咱们去吃点东西吧。”元正做出邀请手势道。

    唐峰微微点头,元正既然是要学习剑道,自然不敢托大,师傅走在前面,元正只能跟在后面,并未骑乘万里烟云照。

    扛把子低眉顺眼的跟随在元正的身后,便是如此,镇子里大多数没有见过万里烟云照的人,也都吓得连连后退,稍微有些见识的人,则对扛把子投去了极为炙热的目光。

    招摇过市,引发羡慕嫉妒恨,元正已经习惯了,并无太多的感觉。

    唐峰起初觉得有些别扭,可摊上了这样的徒弟,也只能一切如常,倒是万里烟云照给他们撑起了不少面子。

    早上的客栈引来的第一波客人,就是元正三人。

    腿脚利索的店小二和刚起来不久的掌柜的,也是被吓了一跳。

    元正并未在意,而是识趣的给唐峰搬椅子,也给自己的师姐单容搬椅子,颇为殷勤。

    “师傅您想吃些什么?”元正殷勤问道。

    唐峰和单容在日常饮食起居上,不是多么讲究的人。

    唐峰想了一下才言道:“几屉包子,一壶热茶就好了。”

    元正看向单容,友好问道:“师姐想要吃些什么?”

    单容随意应道:“一碗米粥就行了。”

    店小二和掌柜的都是极为擅长察言观色的人,他们看得出来,元正是最气派的一个人,剩下的两位,多少有些寒酸。

    行走江湖的人,大多数日子都比较清苦,但此刻不敢丝毫怠慢。

    元正转过头对掌柜的招呼道:“三屉包子,再将你们店里上好的明前毛尖奉上来,若有燕窝,再给我的师姐来一碗燕窝,再来五十斤生牛肉,两坛陈年老酒。”

    “好勒客官,您稍等马上就来。”掌柜的亲自上前招呼。

    元正摆了摆手道:“对了,再拿出两个铁盆,一个放牛肉,一个喝酒。”

    生牛肉和陈年老酒自然是给万里烟云照要来的,扛把子的龙角微微抵触元正的大腿,非常亲昵。

    唐峰再怎么行走江湖,此刻也有些傻眼了,三个人一顿伙食,绝对抵不上万里烟云照一顿的伙食。

    单容依旧无动于衷,对于元正的出手阔绰没有太大的反应,以他的身份,出手阔绰,早就成了习惯。

    有这么一个徒弟也好,最起码不愁五脏庙得不到供奉了。

    没一会儿,燕窝,包子,明前的上好毛尖便上来了。

    元正将筷子递给唐峰,说道:“师傅先动筷子。”

    不管自己的这位师傅在剑道一途到底有着怎样的修为,强者亦或是弱者,都是元正的师傅,接触剑道便是从最基础的地方学起,对付师傅,元正一直都很好。

    对于自己那位真正的授业恩师,元正当初也是极为殷勤,不殷勤的话,是学不到本事的。

    起初唐峰和单容两人,对元正所表现出来的轻佻随意颇为反感,可碍于面子没有直接表达出来,如今这么一看,这个公子哥倒也没有想象之中的那般跋扈娇气。

    最起码的尊师重道还是有模有样的。

    师徒三人食无言,反倒是扛把子,一大盆牛肉,一大盆陈年老酒,三下五除二的速度就解决了,食量之大令人惊叹。

    便是唐峰都忍不住叹道:“世人都知晓万里烟云照的好,也都向往着顶级坐骑,可转念一想,寻常人家若是得到了一尊万里烟云照,估计都养活不起啊。”

    元正腼腆的笑了笑,顺带抚摸了一下扛把子的龙角。

    牛肉与老酒,对于万里烟云照而言只是寻常人口中的咸菜与馒头,已算是下等口粮了。

    在武王府,扛把子所消耗的灵丹妙药,以及寻常人穷其一生都无法接触到的大补之物,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眼下只是迫于口腹之欲,等时机恰当的时候,元正便会带着扛把子去游猎一番,好好给扛把子补补身体。

    元正忽然问道:“据我所知,一般师傅带着徒弟游历江湖,通常都是某一宗某一派有了红白喜事,或是大权交接之时才会游历江湖,不知道眼下是哪一个门派有事情了?”

    近年来,四国鼎立,妖兽横行,江湖中虽有盛事,却已经很少了。

    许多武道修为略有成就的人士,多数为了养家糊口,不是去了庙堂之中,就是成为了某尊大佬门庭里的客卿和食客。

    纯粹的一心求学武道一途的好苗子,也真的是凤毛麟角了。

    唐峰徐徐应道:“都不是,你师姐在剑道一途遇到了瓶颈,停留在感境巅峰已经有半年之久了,老是窝在铸剑阁估计也很难有所长进,便带着你师姐来江湖上走一遭,见见世面,看看能否有所突破。”

    元正恍然大悟,他修行过《沧海**》,深知修武有的时候也是修心。

    有些人停留在一个关卡,也许不出几日功夫就已经突破了,而有些人,停留在一个关卡,便是一生。

    有人在生死搏杀的血战当中有所感悟,继而破境,而有些人则是忽然见到了一片美丽的风景,心生感慨,也跟着破境了。

    武道一途,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的能人异士都有,也有命运几乎雷同的悲催人士。

    元正道:“也就是说,我们接下来的行程完全是随机应变,顺其自然?”

    唐峰嗯了一声,又反问道:“莫非你已经有了明确的安排?”

    能有顶级坐骑的人,大多数人的人生早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元正否定道:“那倒没有,近几年还是可以做个自由人的。”

    这时候唐峰从包袱中取出一本《青山绿水习剑录》递给了元正,并说道:“这本剑谱上面并没有具体的剑招剑意,只是关于剑道的一些感悟和理解,你刚入剑林,先看一番再说。”

    一听这话,元正就知道这本剑谱里面没有厉害的招式,总而言之,这本剑谱里面都是一些不冷不热的废话,并非寻常功法那般一目了然。

    但元正不嫌弃,反正自己才刚接触到剑道,一些过于高深的剑道传承,对他来说也没多大的用处。

    元正双手接过剑谱,拜谢道:“多谢师傅赐教。”

    唐峰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对于自己这个新徒弟的态度,倒是颇为满意。

    吃过早饭后,元正又要了一些路上需要的干粮,三人便上路了。

    师傅和师姐都是步行,元正也不好意思骑着扛把子,便也只能跟着步行。

    沿途,元正多次用眼角的余光观察过单容,单容意识到了,也没有在意,一张冷冰冰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起初元正只是觉得单容害羞内向,不善言辞,经过多番观察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师姐,真的是个冰山美人。

    唐峰并没有带着元正和单容去墨山郡,反而走向了距离墨山郡五百里的紫云山里。

    “你刚拜入我的门下,我也得负点责任,咱们会在这山里修行一段时间,你师姐也会再次感悟一段时间。”唐峰道。

    元正微微点头,心里也很期待这位师傅会传授自己怎样的剑道。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