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十五章 人在旅途
    月光如水,夜色苍凉。

    元正又一次摩挲开花的剑柄剑鞘,光华整洁,温润如玉。

    这样的木质,元正是第一次接触,无论是万年的红木,亦或是金丝楠木,血木等,元正在武王府内都不可避免的接触过。

    开花的木质,凌驾于任何木质之上,与其说是一柄木剑,还不如说介于木与玉之间的特殊结构。

    师傅说这是一柄神兵利器,元正便没有理由怀疑师傅。

    尤其是握住剑柄,心底那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令元正如沐春风,又如临渊而望。

    对于剑道,元正耳濡目染甚多,可他对剑道并没有什么情怀可言,他所修行的《沧海**》足以让他在武道一途自傲了。

    如今有了木剑开花,师傅虽未详说,可元正深知师傅不会无缘无故的给自己这柄木剑。

    外出游历,元正除却游山玩水之外,还真没有一个固定的目标,恰好,开花给了他一个新的目标。

    微微招手,扛把子低眉顺眼的走过来,对于师傅的离去,就连扛把子都有些神伤。

    元正深呼吸道:“咱们要去修行剑道了,师傅既然说这是神兵利器,我倒要看看,这究竟是一柄怎样的神兵利器。”

    扛把子微吟了两声,旋即元正便骑着扛把子彻底越过了界碑,前往下一个州郡。

    万里烟云照日行万里,也行八千,扛把子尚未成年,不过夜行三千里倒是轻轻松松。

    天微亮,元正便进入了一座距离墨山郡不远的一座小镇。

    小镇上公鸡叫鸣,声音嘹亮刺耳,镇子里大多数人还未从沉睡中醒来。

    令元正意外的是,他刚来这个小镇,便有一对师徒从另外一条路和他同时抵达了秋烟镇。

    一男一女,男的约莫五十余岁,身材中等,面容中等,衣裳不算华贵体面,头发有些花白,可还偏偏就有一种看破红尘的出尘之意。

    手握握有一柄寻常的精钢剑,观其手掌,虎口老茧雄起,五指修长,一看便知道是一个修行剑道的人。

    而那个女子,约莫十五六岁,姿容倒是非常过人,一头乌黑的长发,一席黑色的素衣,肤色雪白如玉,面容精巧玲珑,五官极为立体,顾盼之际,眼眸中更是流露出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冷之感。

    修长的身材,隆起的胸怀,令元正印象深刻。

    她手里握着一柄细长的剑刃,也背负着一个缠绕着黑布的剑匣,剑匣里面到底有几柄剑,暂且未知。

    离开瀚州,抵达云州地界的秋烟镇,在获得木剑开花的第二日清晨,遇到了一对修行剑道的师徒,让元正觉得运气很好。

    比较之下,这一对师徒对元正的观察倒是不怎么细致入微,大致上就是个皮囊不错的公子哥,反倒是万里烟云照吸引了那老者的视线,就连那清冷的女子都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这世间能有顶级坐骑的人,实在是太少了,万里烟云照更是极品。

    元正对老者双手抱拳说道:“两位也是人在旅途?”

    儒家学子有负笈远游的传承,江湖门派,也有师傅带着徒弟游历江湖的传统,不过比较起士子负笈远游,江湖人士出门就要利索的多了,除了剑,几乎不会带其余的东西。

    被元正主动搭话,老者颔首一笑道:“我们是游历江湖,不知道公子是?”

    元正跳下万里烟云照,潇洒笑道:“咱们的性质都差不多,敢问阁下源自于哪门哪派?”

    问候的时候,元正对那位姿容过人的少女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如此清冷的气质,还真的少见。

    老者微笑回道:“我们来自于铸剑阁,想必以公子的身份,估计没有听说过铸剑阁的名头吧。”

    铸剑阁多年以前极尽辉煌,阁内高手如云,铸造出的名剑多达七柄,可后来就不知道什么原因倒是盛极而衰了。

    铸造名剑七柄,数量已经算是巨数了。

    放眼整个天下,名剑的数量,也不过十几柄而已,但凡能称之为名剑,那都是货真价实的神兵利器,剑只要出鞘,便可天地风云变色。

    铸剑阁的名头,元正还是听说过的,听闻名锋断魂的铸造材料,都和铸剑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元正柔和回道:“听说过,大名鼎鼎,在下不才,最近也有打算修行剑道,不如我跟着先生混一段时间,先生传授我一段时间剑道,先生看如何?”

    开花是木剑,也是神兵利器,可到底是怎样的神兵利器,还得元正自己去探索。

    探索的第一步,自然就是接触剑道。

    元正已经抵达舞象之年,十五岁,这样的年纪修行剑道,起步已经很晚了。

    二哥元麟自从五岁起,就几乎一年四季伴在姬清泉左右修行剑道了。

    哪怕元正有着象境修为,可若是想要拜名师修行剑道,也必然会被嫌弃,别说是姬清泉那样的名师了,就连稍微气派一些的剑道宗门,都不愿意收元正这样的半罐水为徒弟。

    铸剑阁式微,在收徒弟这种事情上,门槛就算高,也高不到哪里去。

    听到元正这话,老人忍不住看了一眼元正手中的木剑,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元正见状说道:“先生也不用觉得奇怪,剑是危险的,修行剑道的大多数人,都是以木剑起步的,我也是承袭旧制罢了。”

    老人淡然笑道:“以公子的身份,想要得到一名剑道大家的青睐,应当不算是难事,提出这般要求,还真的有些折煞老头子我了。”

    万里烟云照实在是太显眼了。

    元正出门在外,无需看他的装扮衣裳,只需看一眼他的坐骑,就知道他来历非凡了。

    “先生说笑了,我更愿意自己来江湖走一遭,见见世面,修行下剑道,旅途中有所收获,是我最乐意的事情。”元正这般应道。

    搁着平时,对方这么不给面子,再三推辞,元正早就翻脸了。

    可这是瀚州之外,不是元正作威作福的地方,大致感应了一番,这老人也在道境,元正打不过不说,万一还让对方给灭了,那就真的尴尬了。

    对方说来自于铸剑阁,元正自然不会相信这老人家说的是实话。

    江湖就是人情世故,赌场里,青楼里,还是闹市之中,那都是江湖,在江湖上,没有人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说出实话。

    随着两人的谈话,东方的天际浮现出一抹鱼肚白,大日东升,小镇里逐渐热闹了起来……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