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十四章 名剑开花
    ……

    深夜,屋子里的烛火摇曳,气氛柔和。

    万里烟云照在屋外卧着,却睁着眼睛望着王府高墙。

    元铁山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有些伤感,言道:“及冠之年回来就好,少年远游也是好事,虽不是什么负笈远游。”

    元正有些木然,突然要离开故乡,自然是许多不习惯。

    对于远方,元正从未憧憬过,他生活里充满了狗马弋猎还有女人,花不完的钱财,数不尽的珍玩。

    他的生活,对于大多数老百姓而言,已经是遥不可及的远方了。

    元正微笑道:“我要走了,我忽然间很后悔为何会将断魂送给柳青诗,要是还有一柄断魂的话,到了外面也不怕别人 给我找事,不爽的话还能捅别人几刀。”

    元铁山实诚回道:“就你啊,别让人家捅你刀子就不错了。”

    不亚于断魂的名锋,武王府还有,可元铁山也不会给元正了,要想获得名锋,自己去外面寻找吧。

    哪怕心里舍不得,可该历练的还是要历练。

    元正深呼吸了一口气道:“离别的时候,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不如我现在就走吧。”

    说着说着,元正便起身走出屋子。

    元铁山跟在后面说道:“你不收拾一下外出的行囊吗?”

    元正拍了拍扛把子的头,扛把子起身,震开宽阔的双翼,随时都可一飞冲天,元正熟练地骑乘而上。

    不冷不热的应道:“有什么好收拾的啊,银票拿够就行了。”

    元铁山哭笑不得,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感慨万千。

    元正转头说道:“我真走了,我会想你的,你应该也会想我的,但是也不要过于想念,那样的话王妃娘娘会不高兴的,说实话,你的担子很重,我这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本来以为会是一个感伤又感动的时刻,被元正这么一搅和,气氛破有些喜庆古怪。

    旋即,扛把子震开双翼,万里烟云照一飞冲天,眨眼间,便飞出了武王府的高墙。

    元铁山笑着目送小儿子离开,笑着笑着就哭了。

    这个时候,陈煜从暗中走来,每一次元铁山觉得伤感的时刻,并非是秋华王妃陪伴在其左右,而是陈煜。

    在元铁山最需要安慰的时候,陈煜从来都不曾缺席。

    陈煜拍了拍武王的肩膀,眯着眼睛笑道:“我可是好多年没见过你哭鼻子了,来来来,大声哭,让我见见,也让我听听。”

    元铁山瞬息间怒气上涌,差点一掌落在了陈煜的天灵盖上。

    陈煜就是眯着眼睛笑着,眼睛本身就很小,在晚上看,都看不到眼珠子。

    “正儿是个混账,没想到你也这么不正经。”元铁山呼吸都有些不匀称的说道。

    这个夜晚,整个瀚州的哨探纷纷在家老婆孩子热炕头,暗中的隐秘伏兵,也都歇息了,没有人注意到瀚州的苍穹,有一只万里烟云照掠过。

    武王庶子的离去,王府之外,无人知晓。

    夜风凛凛,夜空里的气流寒冷刺骨,还好,无论是万里烟云照还是元正本身,都已经湿气不入体,雨露不沾身了。

    御空而行,元正第一次骑在扛把子身上就干过,后来被父亲好生教育了一顿。

    瀚州境内,除却官身在位的军士,将军,寻常百姓一律不准鲜衣怒马而行。

    元正是庶子,也在老百姓的行列里面,御空而行,着实违反了军法,这是元正第二次在瀚州御空而行。

    万里烟云照在空中的速度,不亚于青鹏,只是扛把子尚未成年,速度有所缓慢,即便如此,也仅仅是用了一个时辰,就离开了辽阔的瀚州地界。

    瀚州外是崇山峻岭,一条绵长的官道,通往下一个州郡。

    御空而行,对于扛把子而言也是颇费真元的一件事,离开瀚州后,便极速下降,来到了地表上,恰好,停在了距离界碑还有十米的地方。

    周围倒也无杂草,宽阔平整,灌木丛里蝉鸣声不绝于耳。

    扛把子猛然间抬起头望向了界碑处,眼眸中雷炎闪烁。

    元正凝神静气,聚集真元,心想该不会刚离开瀚州,就遇到了看自己不爽的刺客吧。

    因为柳青诗的缘故,来刺杀元正的刺客,幕后主使多是江南谢氏一族,可深夜外出,就是为了不让人知晓行踪啊。

    定睛一看,有一人微微靠在界碑出,那人身材高大魁梧,月光下,隐约能看出那人头发花白。

    戴着一面银黑色的面具,尽显神秘。

    元正见状大喜,扛把子发出兴奋的龙吟。

    一个箭步上前,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元正诚挚道:“徒儿元正拜见师傅,大概有好几年不曾见过师傅了,师傅这几年可还安好,日子是否还顺心?”

    扛把子更是靠近这位戴着面具的神秘人,亲昵的用龙角微微摩挲此人的小腿,胸怀。

    神秘人道:“起来说话。”

    声音低沉富有磁性,自从认识师傅的那一日,直到学会《沧海**》之后,从头到尾,元正都不曾见过师傅的真面貌。

    只能通过声音判断容貌,心想应该是个英俊的人儿吧。

    元正起身,一脸殷勤,问道:“师傅不在的时候,我可一直都在苦修沧海**,如今武道修为连年精进,一日千里,师傅当初的嘱托,正儿从不敢忘。”

    神秘人没有在意这些,反而说道:“我在这里等你,不是听你的絮叨的。”

    元正一面迷惑的看着师傅的面具。

    神秘人取出一柄剑,递给了元正,说道:“这是一柄木剑,它叫做开花,至于它到底能不能开花,日后就看你是否会有所作为了。”

    元正接过开花,忍不住问道:“师傅这一次来,只是为了将这柄木剑交给我?”

    神秘人道:“从你从大梁到瀚州的时候起,我大概已经知道你要离开瀚州了,我在这里等了你七天七夜。”

    “当年就想将开花交在你的手上,可想了想,还是算了,如今你算是出远门了,也该交在你的手上了。”

    元正一直都不知道师傅为何会传授自己常人梦寐以求的《沧海**》,也不知道今夜为何会将这柄木剑交给自己。

    他起初觉得,师傅也许是看他根骨清秀,天赋上佳才来寻找一个完美的衣钵传人。

    世外高人,大多数性情古怪,做出古怪之事也能理解。

    如今特意送来了一柄木剑,元正隐约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他试探性问道:“当初师傅不给我开花,是不是害怕被父王看见了?”

    神秘人顿了一下,只可惜戴着面具,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师傅回道:“你的老子不让你修行武道,若是看见你拿着一柄神兵利器在手,自然是怀疑了。”

    这样的解释,元正有些无言以对。

    元正惊愕问道:“一柄木剑会是神兵利器?”

    闻得此言,神秘人有些生气,若非真元内敛,此刻元正已经睡在地上七窍流血了。

    “及冠之前不要拔出开花,当下的你也无法拔出开花,等你修行剑道有所感悟的时候,就自然知晓了。”神秘人道。

    元正摩挲着开花的剑柄剑鞘,一股说不出来的熟悉感在心头萦绕。

    元正还想要继续问问,好生絮叨絮叨,毕竟好几年不曾见过师傅了。

    却只听到了扛把子的低吟,凝视过去,界碑宛若永恒般矗立,师傅已经离开了,来去之间,宛若仙人过境。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