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十三章 剪不断理还乱
    元正从陈煜凝重的神色看出这一次不是开玩笑。

    他对瀚州有感情,对瀚州的许多女子都有感情,年纪虽小,风流债却不在少数。

    元正狐疑道:“为什么父王不过来跟我叙说此事,这个安排有些突然。”

    陈煜咧嘴一笑道:“王爷日理万机,为了让你外出,回来后一直都在天香阁和王妃娘娘斡旋当中。”

    “很多人都希望你留在武王府,留在瀚州,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可你有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你父王仙逝,你的兄长继位之后,你又是何等下场?”

    刹那间,元正心神不宁。

    长兄元青,次兄元麟,都是人中龙凤,栋梁之才。

    元青自幼在稷下学宫修行,常年伴在宫主戚永年左右,既有耳濡目染,也有言传身教。

    即便元青天生不是一个读书的还材料,可有名师教导,肚子里的墨水比起寻常文士,自然是又黑又多又稠。

    更有传闻,元青身后有一位武道巨擘,亲自指点元青武道修为一事。

    对于元青最近的迹象,便是去年年关回武王府,那时的元青意气风发,勇武过人,已经有了道境修为。

    无论言行举止,还是品德口碑,都是武王府的门面光辉。

    元麟喜欢剑道,便自幼去了万象剑池,乃是万象剑池宗主姬清泉的关门弟子,如今的武道修为,估摸着也进入了道境,已算是剑林的后起之秀,只是还未出师。

    武王膝下三子,为他撑门面的,恰好就是两个嫡子。

    当下而言,元青日后成为武王世子指日可待,元麟亦会成为兄长的左膀右臂。

    元正从未想过这些事,对于两位兄长,一年也见不到几次,感情不算单薄也不算深厚,在王权面前,随时都可崩塌。

    身为庶子,别说是继承武王大位了,能在武王麾下做个寻常将军,都有违大魏律法。

    庶子注定是在野不在朝。

    元正轻声笑道:“我自从展露沧海**的那一刻,就注定我无法在王府里继续混下去了,对于外出一事,你和父王都有什么安排?”

    “避难,还是让瀚州清静一些?”

    陈煜坐在元正对面,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微抿了一口说道:“你父王是不好跟你说这些事,父子不传道,你应该清楚。”

    “你两位兄长日后无论是谁继承大位,你都难逃一死,你父王心里知晓,他想要制止,可不知如何制止。”

    “王爷活着的时候可以制衡,可若是……”

    “此番并非是我们要如何安排于你,而是在于你自己,能否在庙堂之外给你谋得一个好去处,或是说,在庙堂之外起势,立于不败之地。”

    “命运在自己身上,从来都不在双亲身上。”

    “原本还担心你一人外出会受到许多磨难,可你修行沧海**,有了象境修为,你还是少年,在野也是前途似锦。”

    话说的如此透彻,元正哪怕是傻子也明白了。

    说道:“我若是外出,扛把子总得和我一起吧,没有一个威风的坐骑,在江湖上也不好行走啊?”

    陈煜道:“这个是自然,扛把子离开了你,也无法成为别人的坐骑,只会意兴颓废逐渐沉沦。”

    “这几日就好好歇息一下,也是你在瀚州最后的潇洒时光了。”

    按照最初的计划,从大梁回来之后,先去和瀚州的花魁们好生快活快活,再去游猎南山,驱车猎鹿。

    无论是湖上泛舟,还是清风明月,都可怡然自得,潇洒自在。

    可现在元正是真的没有这样的心气了。

    天香阁,微风桃花醉人,凉亭飒爽,天宇晴朗。

    元铁山和秋华王妃相隔对坐,身后无侍女丫鬟。

    就连天香阁的女管家刘瑾荣,都不曾出现。

    秋华王妃温和说道:“我曾听说过沧海**,那是一门了不起的功法,修行大成之后,近乎举世无敌。”

    “我也应该感谢柳青诗那丫头,若非坏了名节,还真不知道你的小儿子有如此造化呢。”

    桌子上有明前茶,清香可口,甘苦无垠,元铁山没有举杯。

    正色道:“你也别怪我藏得够深,若非柳青诗出事,我都不知道正儿还藏有那一手。”

    “这一次他会离开,估摸着四五年之后才会回到咱们的王府里。”

    “我对不起正儿,也对不起他的娘亲,社稷面前,儿女情长尽是灰烬,能有你这样的王妃,亦是我的福气。”

    “正儿离开瀚州后,会遭遇许多的敌人刺客,但我希望,正儿所面对的磨难,没有你参与其中。”

    秋华王妃无动于衷,轻声道:“若是我参与其中,你会如何?”

    身为当今陛下的胞妹,秋华王妃应该是天底下最有底气的女人了。

    元铁山这才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世子一位立谁都可以,青儿万人敌,文武双全,气魄无双。”

    “麟儿心思玲珑,剑道亦有所成,其眼光格局,不输青儿。”

    “正儿如你所言,日后沧海**真的大成,近乎举世无敌,他心中一直藏着沧海**,柳青诗不出事,我也不知道。”

    “可我更不知道,我的正儿心里是不是也藏着整个天下。”

    秋华王妃脸色终归是变了,雍容华贵的面容上涌现出一抹戾气,道:“你武王之位,关乎我大魏国力国运,你岂可儿戏。”

    元铁山淡淡然笑道:“你希望你的儿子继承大位,可我也是从我的儿子当中做出一个选择罢了,再说了,我有三子,各个都是龙凤之姿,又怎会影响大魏国力国运呢?”

    一番理论,秋华王妃终归是败下阵来。

    忍不住叹道:“你还是没有忘了她,我一直都在想,如果她并非红颜薄命,如今这王妃的位置,会不会易主呢?”

    武王起身,负手而立仰望天宇,无论晴空亦或是流云,在他眼中,皆是杂草。

    他一直都记得她,当初的绝世风采,一直都印在武王的内心深处,记忆年轮的最中央。

    “不会,你永远都是我的王妃,她永远都是我的女人。”元铁山应道。

    秋华王妃默然于心,她知道结果会是如何,但她还是会问问,只是一时兴起好奇,还有几分不甘心罢了。

    还好,如今她两个儿子都已经成了气候,底气依然很足。

    “元正是否会客死异乡,我不管,他是否会活着回来,我也不管。”为了自己的儿子,秋华王妃还是做出了妥协。

    元铁山笑道:“如此甚好,你,亦是他的母妃。”

    秋华王妃冷笑道:“那你可曾想过,虎生三子必有一彪?”

    元铁山没有回答,他起身离开了凉亭,他的背影依旧伟岸磅礴,孤身一人,无论怎么看,都有些孤独。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