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十二章 非常至于
    武王元铁山来势汹汹。

    胯下万里烟云照,身后是两千龙骑军,声势盛大。

    龙骑军并未入柳苍岳的王府,只是结结实实的驻扎了王府的外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忠王府被包围了。

    王府大堂内,柳苍岳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丫鬟婢女们小心翼翼的侍奉着这位大魏王朝最为强势的王爷,不敢有丝毫怠慢。

    便是见过大风大浪的柳深,也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柳苍岳不悦道:“你率领龙骑军来我这里,还真是好大的阵仗啊!”

    龙骑军乃是元铁山的亲卫,所有成员,武道修为都已到达象境以上,坐骑更是以龙鳞马为尊。

    虽然只有两千,可战场上,已经无法用万人敌来形容了,两千龙骑破千军万马的事常有发生。

    此番阵仗,远胜当初柳苍岳带着贪狼十八骑入武王府。

    元铁山知道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些什么,在他八方斡旋的情况下,还是有刺客接近了自己的小儿子,他当然要带着龙骑军而来。

    从容笑道:“我这是要把场子找回来啊,当初你让我武王府不得安宁,今日也让你忠王府感受一下如临大敌的感觉。”

    柳苍岳不屑一笑道:“你问问你的小儿子,在我这里可有性命之忧,我可曾为难过他?”

    元正就站在父王的身后,闻得此言,只好尴尬笑道:“在王叔这里,我一切安好,也让叔叔费心了。”

    元铁山不以为然道:“北斗山脉里的情况,我家正儿已经给你探查清楚了,接下来你要如何,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了。”

    “我也该带着我的正儿回瀚州了。”

    柳苍岳心中暗骂,元铁山还真是老奸巨猾,本想借助武王一派来帮助他将北斗山脉里的情况平衡一二,结果还未开口,对方就已经撂挑子了。

    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就是为了全身而退,也算是下了血本。

    柳苍岳从未指望过元铁山能出力,本身让元正入北斗山脉,也是为了给女儿出气,能探查出情报自然是更好。

    可也不愿意看着元铁山如此宽心,开口说道:“前两日我王府中来了刺客,是针对我家青诗而来,莫非你也觉得,只是为了针对我的女儿而来?”

    元铁山眉头微皱,他身居高位多年,对于这些伎俩非常的熟悉,刺客的来源,他大概知道出自于哪里,只可惜没有直接证据。

    不冷不热的回道:“正因为如此,我才迫不及待的带着正儿回家,若是继续留在你这里,恐怕你这大梁城也会从风水宝地沦落成为穷山恶水。”

    柳苍岳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既然你我都如此清楚,我这边的事情倒是好处理,你那边又该当如何?”

    元正听的云里雾里,大人说话,小孩子有时候是真的听不懂。

    王府出现刺客自然不是小事,可现在听大魏王朝两位尊贵的王爷这么一说,这件事似乎影响颇大,还都是在暗中。

    元正实在是想不明白。

    元铁山沉声道:“我自己的事情,也只能自己处理了,往后你我两家怕是要少些联系了,如你所闻,北斗山脉妖兽化人,王府出现刺客,多事之秋已经来了。”

    柳苍岳默然于心,眼下不是意气之争的时候。

    “既如此,那我就不远送了。”柳苍岳道。

    元铁山淡淡一笑道:“你和岳家的人是亲戚,我也不得罪他们,日后希望他们言行举止,能够对我武王府客气一些。”

    柳苍岳苦涩一笑,在他的印象中,元铁山不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为了自己的小儿子,很舍得下本钱。

    元正虽然是庶子,却也得到了最多的恩宠。

    岳照没有出现在王府的大堂,若是来了,又听到这话,最起码也要脱一层皮下来。

    没有多余的耽搁,来去都很匆匆。

    ……

    元正骑着扛把子,和自己的父王并列而行。

    元铁山座下的万里烟云照乃是扛把子的父亲,体魄更为磅礴,神气非凡,呼吸喷涌之间,雷炎闪烁,异象蒸腾。

    两对父子并肩而行,倒也恣意。

    元正轻声问道:“妖兽化人不是一件小事,柳苍岳是为了借助父王之力来制衡北斗山脉,父王拒绝的如此直接,怕是不好吧。”

    元铁山任何时候对自己的小儿子都很温柔亲切。

    笑道:“那是他们自家的事情,我们去了有喧宾夺主之嫌,王族之间亦有着严格的藩法,相互之间不得走动,若是太平盛世,如当下的这种情况,我和柳苍岳都进入天牢了。”

    “皇城里的那位,想来此时已经很不高兴了。”

    元正恍然大悟,小声歉意道:“我被刺客伤及元气,柳青诗有来看望我,送了我一颗元气丹,出于礼貌,我将断魂送给了柳青诗,你应该不会生气吧。”

    断魂乃真正的神兵利器,价值十八座城池。

    元铁山没有多大的反应,道:“倒也不算是个人情,你这个礼物大方的有些多余,赋韵风雅倒也是一件好事,我这里是不会计较什么,就是不知道回去之后,你的陈煜叔叔会不会和你拼命。”

    元正哈哈大笑道:“回去再说。”

    自从武王庶子离开瀚州之后,瀚州臣民大呼出了一口恶气,许多良家妇女也不在闭关苟活,敢出门上街了。

    老百姓们都以为元正这个祸害十有**会死在北斗山脉里。

    可得知元正不但活着回来了,还有一身不俗的武道修为,犹如当头一棒敲在了无数人的心坎上,许多花季少女,更是吓得不敢出门了。

    元正得知此事之后也是哭笑不得,心怀歉意,当然这股歉意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回到熟悉的武王府里,元正本想沐浴歇息几日,在寻思着去哪里游玩。

    可断魂易手的事情终究是纸包不住火。

    陈煜得知消息后,直接来了元正的院落,当面质问道:“少爷还真是好大的气魄,破了一个瓜,少了一柄断魂,这样的代价足以将横扫整个瀚州的烟花巷柳,少爷却只倾注在一个人的身上,实乃我辈楷模啊。”

    元正被陈煜的气势给吓到了。

    陈煜虽然是一个军师,但能和武王元铁山称兄道弟,互为袍泽,武道修为自然是不弱。

    无形之中透露出的磅礴真元,让元正如临泰山压顶。

    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说道:“军师放心,我能送出一柄断魂,来日也必然能给军师带回来十柄断魂。”

    名锋断魂,就是陈煜当初用十八座城池和秦国使臣换回来的,除却断魂本身就是神兵利器之外,更因为断魂上记载着一部阵法。

    当然,知晓断魂隐秘的事情,也不过陈煜和元铁山两人,否则也不会破费十八座城池了。

    断魂得来不易,得有大好的战略时机,得有两国君主的被动默许,才能交易成功,陈煜如此动怒是有缘由的。

    幸好,那部阵法有复刻,若连复刻都没有,就不只是陈煜动怒了。

    陈煜叹息了一声道:“我和你父王商议过了,你已经到了舞象之年,若继续留在瀚州的话,会祸害更多的人,破费更多,少年应当远游。”

    元正瞪大了眼睛,呢喃道:“还望军师明确告知,柳青诗牵连出的事情我还能明白,可一柄断魂也不至于吧?”

    陈煜正色道:“非常至于!”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