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十一章 赠刀
    柳苍岳看着元正,心绪复杂。

    轻声道:“你的内伤应该无大碍吧?”

    元正淡然笑道:“无妨,调息数日即可。”

    柳苍岳嗯了一声,旋即元正和扛把子便折返青锋阁,一想起那两位姿容渗人的侍女,元正就觉得心塞。

    有些人哪怕没有做错事情,但也有虽无过错,面目可憎一说。

    回到青锋阁,元正便进了主卧盘膝而坐,默默调理自身伤势,扛把子趴在床头下为元正护法。

    伤势的确不算严重,却也让元正短时间里面无法保持巅峰状态。

    夜尽天明,那两位侍女醒了过来,有些微茫,不太明白在他们身上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便下意识的去了主卧,伺候元正。

    进入房间,便看到元正闭目凝神,万里烟云照向两位侍女流露出不善的眼神。

    这两位侍女一个叫翠花,一个叫春花,都是忠王府的老人了。

    起初听闻元正的英雄事迹,对元正这个人极为反感排斥,可真的见面后,发现传闻中的浪荡子弟也是一个模样好生俊俏的小哥,心里也就没有那么讨厌了,反倒是想要亲近几分。

    可惜扛把子没有给她们这样的机会,若是元正知晓这两位侍女的真实想法,怕是要吐出一口逆血了。

    缓缓睁开眸子,元正扫视了一眼,轻声道:“你二人暂且退下,若有需要你二人的时候,自然会招呼。”

    翠花和春花拘谨的使了一个万福,便徐徐退下了,在扛把子不善的眼眸中,她们也不得不退下。

    元正深呼吸,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浑身上下才轻盈了不少,一夜调息,让元正缓过来了三分精气神。

    春花和翠花出去之后,才知晓昨夜所发生的事情。

    有刺客进入忠王府,元正为了保护柳青诗重伤,此事一出,王府上下并未溅起多大的水花,这些年来,这座王府经历风雨无数,并不至于因为这件事而大惊小怪。

    除却丫鬟仆人对此事较为热闹之外,再无他人。

    不过客居王府的另外一名公子哥岳照则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距离事发地点较远,等他和岳环山赶到的时候,已经散场了。

    可知晓元正的所做作为后,岳照心里真的很紧张,他不惧怕元正高于自己的武道修为,而是根本没有想到武王庶子藏的如此之深。

    纵然他自己不愿意承认,可作为岳家的世子,他判断失误,还得罪了一尊大佬,心里越想越后怕。

    尤其是在武王到来之前,岳照内心甚是煎熬。

    日上三竿,元正走出屋子,本想在青锋阁外晒下太阳,然而他没有想到柳青诗竟然来了。

    柳青诗一席淡紫色长裙,搭配着其婉约空灵温柔的气质模样,徒增几分仙气,在她身后是一位姿容尚可的婢女。

    那件事发生后,柳青诗不愿意再见到元正,可昨夜若非元正出手,柳青诗生死难料,哪怕元正出手多少也有几分自保之意,可柳青诗觉得,她还是要来看看元正,当面道谢。

    至于那件事,就让它随风而去的,过去的无法挽回。

    元正见状,拘谨的抱拳行礼道:“见过青诗郡主。”

    柳青诗嗯了一声道:“昨晚谢谢你,这是我从父王那里要来的元气丹,对你而言应该会有些帮助。”

    旋即婢女清瑶上前递出一枚青色的丹药,光泽诱人,隐约有星云图案。

    元气丹,可让元正短时间里恢复大半元气,亦能增益元正的武道修为。

    这份礼物对于元正而言不算贵重,因为他的父亲是当朝武王,可这是柳青诗送来的元气丹,别说是元气丹,只是一根草,元正都会觉得这礼物很贵重。

    拘谨的接过元气丹,轻声道:“其实我并无大碍,调养一段时间即可,让郡主费心了。”

    柳青诗没有直视元正,反倒是婢女清瑶对元正打量个不停,传闻中的混账,还真的生了一副好皮囊,更有一身雄厚的武道修为。

    柳青诗道:“我不懂修行,可也能看得出来,昨夜你受伤不轻。”

    元正不知道怎么和柳青诗聊天,和荡妇说话,略加提醒即可,和烟花女子说话,可简单直接,唯独柳青诗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之骄女有些不太好开口。

    思来想去,解开腰间佩刀断魂,递给了柳青诗。

    微笑道:“此番前来大梁有些匆忙,并没有带什么值钱的物件,这把刀叫断魂,也许不适合女子,但真的是一柄好刀,可以对大部分武夫有所震慑,还望郡主笑纳。”

    婢女清瑶抿着嘴,没有笑,可还真的没有见过送礼物直接送刀子的。

    柳青诗略有些反应不过来,片刻后才回道:“我又不需要这般凶器,而且据我所知,断魂才武王府一代名锋,这礼物太贵重了。”

    元正既然要将断魂送出去,那便是铁了心送出去。

    诚声道:“眼下大争之世,列国伐交频频,手中有利器,心中也就自然有了底气,我看郡主根骨清秀,若有名师指导,也可在武道一途有所造诣突破。”

    “断魂就当做在下的见面礼。”

    柳青诗对元正的印象不是很好,她对当今的局势也耳濡目染甚多,只是元正说出这样的话来,柳青诗觉得很奇怪。

    元正依旧保持双手递刀的姿态,柳青诗若是不接受这个礼物,也有所不妥。

    柳青诗内心挣扎了数次,才伸出纤纤玉手,接过了这柄名锋。

    元正觉察出柳青诗也是一个有武道修为的少女,约莫感境初期,在这样的年纪有这样的修为,实属正常,也能看得出柳青诗在武道一途并无兴趣。

    柳青诗的武道根基极为虚浮,真元细微,典型的弱子。

    若是成心修行武道,柳青诗也是一个好苗子。

    断魂已经送出去了,元正并没打算再传授柳青诗武道心得,以及《沧海**》,往后的事情,怕也只能一切随缘了。

    为了避嫌,柳青诗并未在青锋阁过久停留。

    元正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因为一个女人,而牵连出了这么多事情。

    ……

    第三日,武王元铁山率领五百精骑,声势浩大的来到了大梁城忠王府。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