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十章 遇刺
    入夜,月如银盘,繁星满天,蛙鸣声不绝于耳。

    青锋阁地处王府东南角,不是一个好地方,刺客入门,走南门为多。

    两位仪容宛若淤泥的侍女,对元正倒是颇为殷勤,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就差铺床叠被,坦诚以待了。

    这如狼似虎的架势,让元正心里发毛,难不成这两位侍女还是带着某种见不得光的任务而来的。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元正暗示万里烟云照以天赋神通摄魂术将两位中年妇女迷晕,便离开了青锋阁,在王府里闲庭信步。

    王府守卫森严,也是相对而言,庭院深处一盘散沙,布防松散。

    元正也不在意是否有人暗中关注着自己,和扛把子将忠王府的岗哨视若无物,闲逛了起来,入睡太早,不是元正的习惯。

    在别人家里入睡太早,是一个危险的行为,尤其是在当下而言。

    越过阁楼小筑,走过石拱桥,不知不觉间,元正走到了王府后方。

    前方,一座占地约莫一亩左右的小湖,一座凉亭,在星光在月色的映照下,这样的画面很美,波光粼粼,晚风撩人。

    柳青诗独自一人趴在凉亭的桌子上,一副若有所思的小女儿模样,秋水眸子里渗满了十六七岁的忧郁。

    元正自己都没有想到,胡乱溜达,竟然走到了柳青诗所在的院落里,实在是意外。

    柳青诗还未发现元正,元正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和柳青诗遇见,若是被有心人作了文章,到时候真的是黄泥巴掉在裤子里,说不清楚的事情。

    他打算转身离开,和扛把子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当做从未来过这里。

    忽然之间,元正心有所感,扛把子低声嗡鸣,一瞬之间,元正和扛把子同时抵达凉亭里,和柳青诗正面相遇。

    刹那间,柳青诗吓得花容失色,一脸楚楚可怜,见到是元正来了,脸色顿时黑了起来,底气不是很足的喝道:“混账,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不怕我爹爹杀了你吗!”

    元正柔和一笑道:“现在不仅仅是你我之间的问题了,而是我们两个有麻烦了。”

    一旁的万里烟云照瞪大了眼睛,望向了平静的湖面,元正凝望向院墙一角,神思凝重。

    柳青诗略有些疑惑的看着元正,少年的轮廓被月色勾勒。

    忽然之间,湖面上水花炸裂,一道身影手握利器一剑袭来,剑芒刺目至极,直逼柳青诗而来,扛把子见状,震动双翼,张口喷出一道璀璨夺目的雷炎光束。

    剑气涌动,剑锋狂烈,磅礴的剑势如一座大山碾压而来,扛把子喷出的雷炎光束寸寸崩裂,落在湖面沉了下去。

    紧接着,又是一剑袭来,扛把子飞扑上去,发出一声盛大的龙吟,音波让湖面泛起无数涟漪,形成龙吸水景象,仿佛这个湖面随时都会炸裂开来。

    柳青诗在此时脸色苍白如雪,何曾想到,守卫森严的王府里竟然涌来了刺客。

    院墙那边,突兀的一道身影袭来,那人用刀,刀刃狭长,呈青紫色,透出浓郁的邪气,一刀披挂而来,凉亭盖瞬息一分为二,轰然炸响。

    情急之下,元正撑起一道青金色护体罡气,包裹自己和柳青诗二人。

    一掌蹦出,掌中星河汹涌,继而一道青龙呼啸而出,形成盘龙之势,与那刀客纠缠在了一起。

    仅凭武道修为而言,元正远不是这位刀客的对手,只是招架了对方一刀,元正的嘴角便溢血了,体内气血真元更是翻江倒海。

    对方第二刀又来了,声势更胜以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元正怒喝道:“你们究竟是为了杀我而来,还是为了诛心而来?还是和忠显王有私人恩怨!”

    蒙面刀客默不作声,稳稳的一刀落下,元正撑起的护体罡气寸寸崩裂,炸裂凉亭地基。

    元正真元逆转,一拳悍然击出,拳头宛若一轮璀璨的烈阳,照亮天宇,硬生生的与对方的邪刀碰在了一起,邪刀依旧,元正连退散步。

    数道毒蛇般的煞气渗入元正体内,这一刻,元正是再也忍不住了,一口逆血喷涌而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真是好大的胆子,敢来本王的地盘撒野!”柳苍岳和柳深来了。

    湖面上,扛把子和那刺客平分秋色,而元正则彻底倒下了,柳苍岳透出磅礴威压,覆盖整个王府,一道巨大的无形之力碾压而下。

    蒙面刀客见状,一刀破开天宇一角,撕开了一道口子,一刀劈向了柳青诗,扰乱柳苍岳心神。

    攻敌所必救,那刀客成功了,可是另外一名刺客就不是那么幸运了,柳深急时杀到湖面,仅仅一掌,卷起法则之力,镇压而去。

    可突兀之间,又有一人无端冒了出来,硬接了柳深一掌,帮助那刺客脱困。

    片刻之间,三名刺客出现,三名刺客全身而退。

    当柳苍岳来到女儿身边时,浑身上下都渗出了冷汗,自己可就这么一个闺女啊。

    一眼望去,原本精致秀气的庭院湖泊,满目苍痍。

    柳苍岳咬牙道:“真是乱套了,到底是何方高人,敢派出刺客来我大梁城境内撒野!”

    万里烟云照从湖面折返,扑通一声趴在了元正身边,伸出舌头舔在元正的心脉上,徐徐注入真元,渐渐地,元正的脸上涌现了一抹单薄的血色。

    柳青诗紧张道:“父王,刚才是他保护了我,要不是他的话,我可能已经……”

    柳苍岳和柳深神色复杂的看向元正。

    忠显王忍不住说道:“大半晚上的,你跑到我闺女的地界上,是要做甚!?”

    扛把子露出獠牙,怒视柳苍岳,争锋相对。

    柳深则微微蹲下,替元正把脉,松了口气道:“还好,只是血气真元紊乱,并未伤及元气,也要好生修养一段时间,元正少爷藏得可真深啊,如此年轻便有象境修为了。”

    元正尴尬笑道:“我本来不想展露实力的,可今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

    柳青诗看着重伤的元正,谈不上感动,也谈不上愧疚,平常心而已。

    柳苍岳皱眉说道:“依你之见,这件事有何缘故?”

    从元正答应去北斗山脉的时候开始,柳苍岳大概就知晓元正并非世人所想象的那么不堪,武王如此疼爱他的小儿子,也肯定有着一个缘由。

    对于元正流露出来的武道修为,柳苍岳并不意外,但还是有些心惊……

    元正看了一眼柳青诗,柳青诗刻意回避了元正的目光,不愿面对。

    元正道:“如果你闺女死了,所有人都会认为是我做的,在王府里面,只有我这么一个外人。”

    “但这件事并不是仅仅针对了我,如果只是针对我,大可杀我一人,无需绕个弯子对你的闺女下手!”

    柳苍岳道:“本王一生光明磊落,就算是有仇家,那也是战场上的,绝不至于有人会袭杀至我的王府后院。”

    元正斩钉截铁道:“那就说明,在大魏境内,也有人看王爷不顺眼了。”

    柳深略微恼怒,觉得一个庶子谈论这等事情,未免有些高看自己的身份了,不合礼法,亦有些自大。

    柳苍岳陷入了沉思,片刻后对柳深吩咐道:“立即传令贪狼十八骑,彻查整个大梁城,那刀客已经被我震伤,那剑客更是身受重伤,最后冒出来的那人,只是轻伤,三人都有伤在身,必然走不远。”

    都杀到自己门上来了,柳苍岳也不在意自己的王族威严了,因为真的是给他敲响了警钟。

    对于已经被敲响的警钟,柳苍岳冷淡一笑,不屑一顾……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