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九章 暗流
    公子哥刚欲出手,元正便对扛把子使了一个眼色。

    身后的老者顿觉不妙,还未来得及的阻拦,万里烟云照一记蝎子摆尾,便轻柔的点在了公子哥的胸口上。

    一股颇为尖锐的刺痛,渗入了公子哥的胸膛内,立即就出现了头重脚轻的反应。

    “元正,你好不要脸,不是说好捉对厮杀,竟然依靠坐骑!”公子捂住自己的胸口骂道。

    元正冷笑道:“我曾在北斗山脉,和妖兽厮杀,要刺客厮杀,把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佩和我捉对厮杀!?”

    没人相信元正说的话,只要他展示出自己真实的武道修为,在其余人的眼中,他依旧是弱者,可他也没打算在这里展示出自己的武道修为。

    公子哥被气的睚眦欲裂,他绝不会相信元正能有那般本事,就是仗着坐骑厉害而已。

    身后的老者,立即对他输入了一股真元,企图压制他所中之毒。

    可是没用,万里烟云照的蝎尾之毒,其实不是蝎毒,是一种让真元和筋骨逐渐腐朽的怪毒,除非境界修为极高,可强行逼出,否则只能看元正的脸色了。

    老者明事理,摊上元正这般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也不好理论,姿态放低言道:“还望少爷能给我们岳家一个面子,替我家世子解开此毒。”

    大魏皇城里的那个岳家!

    元正有所耳闻,其门徒遍布朝野上下,家传武学倒是不堪一击,可多数弟子,都在朝堂之上,其势力盘根错节,麾下更是鱼龙复杂。

    虽不至于能凭借一家之力翻云覆雨,但得罪的太深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元正轻笑道:“你是岳环山,岳家门庭里的第一高手?”

    岳家的名号还是不薄的,元正多少有些耳闻,只是怎么都没想到,岳家和柳家还存在着一层亲戚关系。

    岳环山点了点头道:“还望给我家世子解毒,今日有得罪少爷之处,日后我岳家必有厚报。”

    有些一语双关的意思,元正心想,岳家再厉害,也不至于和武王府作对。

    世子岳照逐渐感觉到力不从心,再继续拖延下去,他的后果可不好说,他的视野已然开始模糊,看不清周围的人和物。

    元正略作思考后,从囊中取出一枚紫黑色的丹药扔给岳环山,淡然道:“这解毒丹可保证你家世子三天无忧,待我离开这忠王府后,就会彻底给你家世子解毒。”

    “免得你家世子来找我的麻烦。”

    岳环山接过解毒丹,微微抱拳道:“多谢元少爷的慷慨。”

    旋即,岳环山搀扶着岳照离开青锋阁,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元正并不担心自己会在这忠王府出事,若是自己在这里出事,那柳苍岳也不见得能担负得起武王的大怒,其次,柳苍岳也会因此丧失体面。

    元正一直在等柳苍岳回来,直到傍晚时分,王府的管事柳深才过来知会元正。

    “王爷已经回来了,在书房等你。”柳深柔和笑道。

    元正略微整理了下衣袖,跟着柳深前往柳苍岳的书房,徒步而行,万里烟云照极为忠心的跟在元正的后面,让柳深一时颇有不爽,却无法言说。

    当初柳苍岳率众进入武王府,黑水麒麟兽和嗜血巨狼杀气四溢,让整个武王府花草凋零,飞鸟四散,可那是建立在对方理亏的基础上。

    如今元正竟然带着凶兽万里烟云照在忠王府里招摇过市,还是以赎罪之身的身份,怎能让人不怒?

    若是其余的年轻人,柳深估计早就一巴掌拍死了。也有些羡慕,如此年轻,就有了万里烟云照这般高等灵兽坐骑。

    没过多久,变越过了青石小路石拱桥,来到了在王府偏安一隅之地的书房。

    书房的布置很简单,除却文房四宝,几株花草之外,剩下的只有年代久远的桌子椅子文案。

    与其说这是王爷的书房,其实更像是一个小康人家的书房,透出一股平民气。

    柳苍岳再见到元正,火气似乎没有之前那么大了。

    开口问道:“北斗山脉里眼下情况如何?”

    元正愣了一下,以为对方还要奚落和刁难自己一番,没想到直接进入正题。

    如此看来,柳苍岳在国家大事和个人的意气之争上分的很是清楚。

    元正回道:“强大妖兽聚拢外围之地,做出抵御外敌的架势,内部,有妖兽化人的情况出现,是一位少女,其本体不得而知,可受到了多尊大佬的护法。”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么多了。”

    柳苍岳眉头微皱,对于元正的情报,他还是相信的,这和自己之前作出推测,多少有契合之处。

    不是兽王新老交替,就是妖兽化人,一旦化人之后,便会开启强大的灵智,窥探更多的天地法则,率领北斗山脉里的妖兽步入新的时代。

    从元正带回来的情报,柳苍岳已经知晓,这并非是大战将起的前奏,而是已经步入了多事之秋。

    人族和妖族本就是互相制衡,谁也无法奈何谁,柳苍岳想要彻底遏制住北斗山脉里的局势,那也是在痴人说梦。

    柳苍岳嗯了一声道:“辛苦了,暂且在我家多住上几日吧,你的父王正在来到大梁城的路上,他亲自来接你。”

    元正本能的察觉到这件事里面有猫腻,柳苍岳虽不至于要对自己暗下杀手。

    可若是成心松懈王府的防范,其余的高手刺客若是涌入进来,元正也是孤掌难鸣。

    当得知父王亲自过来迎接自己时,元正大概明白了这里面的事情,刺杀自己的人很多,父王不得不亲自出面了。

    他是庶子,只要他在武王的眼皮子底下那就是安全的,可若是离开了瀚州,他就成了众矢之的。

    元正轻声道:“那我便先退下了。”

    柳苍岳忽然说道:“我那个侄儿中了毒,你给他的解药有时限性,把真的解药拿出来吧,侄儿在我的地盘里出了事,我也不好给那边交代。”

    元正微微一笑道:“那是吓唬人的,其实一开始给的解药,就彻底解开了他的毒,所说的三天,也只是让他心中有所敬畏。”

    柳苍岳意味深长的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不愧是元铁山最疼爱的崽子啊。”

    元正不知话怎么接,尴尬的笑了笑,便徐徐退下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