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八章 找茬来了
    元正归途中小心翼翼,生怕遇到了硬茬。

    然而强大妖兽到了北斗山脉外围之后,并无大动作。

    只是镇守在重要的关隘上,至于其余的小路,或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路径,如往常一样松散。

    最终有惊无险的离开了北斗山脉。

    距离北斗山脉五十里处的军镇,一队贪狼骑在这里已经等候多时了。

    万里烟云照看见嗜血巨狼,便是低声龙吟,暗含压迫之力,让嗜血巨狼很不舒服,也让其主人,有些难为情。

    世间无人知晓贪狼十八骑的真面目,总是甲胄在身,总是面部覆甲,除了忠显王柳苍岳,应该再无别人知晓其真面目。

    元正道:“情况大致已经明朗,还望各位带我忠显王府复命。”

    贪狼骑没有疑惑,也没有询问元正,便直接带着元正去了大梁城的王府,一路上,一语不发,沉闷异常,唯一有些动静的事情,就是万里烟云照在和嗜血巨狼暗中较劲。

    若非忌惮万里烟云照来自于血脉的压迫,这些嗜血巨狼估计早就将扛把子撕碎了。

    元正的心里并不平静,去那座王府是早晚的事情,在北斗山脉里已经遇到了一对夫妻杀手,真不知道到了人家的地盘里,还会遭受到多少刁难。

    他不清楚那一对夫妻杀手是江南谢家派来的,还是其余阵营,自从他离开武王的那一刻起,基本上就活在了暗杀的阴影当中。

    若非远在瀚州的父王多方斡旋,恐怕来刺杀元正的,都是一些武道修为极高的巨擘了。

    一天后,大梁城,忠王府。

    王府门口有两座小山大小的石狮子,深金色,目光如炬,栩栩如生。

    进入王府内部,元正大致看了一眼,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也没有假山嶙峋,景色精致。

    更多的是一种朴素,演武场,兵器库,马场,以及符合柳苍岳身份的殿宇阁楼,和瀚州的武王府比较起来,这座王府显得寒酸了不少。

    接待元正的人王府的管家——柳深。

    约莫五十余岁,头发花白,身材却极为壮硕,中气十足,一张英豪之气十足的脸庞。

    略微接触,元正就察觉到这位管家体内血气滚滚,武道修为必然在道境之上。

    柳深说道:“还望公子稍等片刻,我家王爷早上有事外出了,估计晚上才能回来,还请公子先到这青锋楼歇息下来。”

    青锋楼,哪怕是一座阁楼建筑,可这名字,也能感受到柳苍岳是何等尚武的一个王爷。

    安置好元正后,柳深就离开了青锋楼。

    两位姿容非常磕惨的侍女,约莫四十余岁,皮肤泛黄,身段臃肿,气质更是如淤泥一般一言难尽。

    元正内心是一言难尽,看来自己浪荡子的名号就连这大梁城都有所耳闻,派过来的侍女是这么两位影响食欲的货色,难不成还害怕老子将你们王府的侍女还糟蹋了不成?

    他没有进入青锋楼,就在外面的凉亭里,扛把子趴在地上,头靠在元正的大腿上,颇有寄人篱下,相依为命的感觉。

    不到半个时辰,元正进入忠王府的事情,上下皆知。

    虽不至于如临大敌,也有扫把星进门的感觉,柳青诗在自己的后花园里也有所耳闻,神色复杂,心情阴郁。

    过了一会儿,一位手拿折扇的锦衣公子哥带着一位老者来到了青锋楼。

    公子哥约莫二十余岁,体魄修长面容俊朗,是含怒而来的。

    见到元正就直接轻喝道:“你这个混账,不在北斗山脉里将功补过,竟然提前回来,贻误军机的罪过,你知道吗?”

    万里烟云照蹭的一下站起来了,眼眸中雷炎闪烁不定,随时都可射出两道光束。

    公子哥也是心里紧张了一下,万里烟云照,他听说过无数次,但还真的没有见过,以他的地位,此生也不大可能拥有万里烟云照了。

    元正一听这话,皮笑肉不笑的应道:“听你这意思,你好想知道北斗山脉里是什么情况,对我贻误军机的罪过也是证据确凿,拿出来看看啊。”

    和元正这样的浪荡子做口舌之争,还真的需要个有雄辩之才的人。

    公子哥阴沉道:“既然你没有贻误军机,不妨说出来听听,你在北斗山脉里都发现了些什么重大线索?”

    元正不太知道这公子哥的身份,应该和柳苍岳是亲戚关系。

    冷笑一声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我这里颐指气使,信不信我回了瀚州,带上两万精兵,灭你满门。”

    公子哥无声而笑道:“若是你的兄长元青或着元麟说这话,倒有些信服力,把你一个庶子敢说这种大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要说元正唯一的痛处,也就是武王庶子的这个身份了。

    打眼一看,这公子哥顶多感境巅峰的修为,以元正的实力,可轻而易举让其殒命,可这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里,强龙不压地头蛇。

    二者,对柳青诗所做的事情,元正也自知理亏。

    实在不想在这忠王府里动粗。

    反问道:“你老子干什么的?家里多大的官啊?”

    公子哥一时语塞,论家世背景的话,他还真的比不过元正,不过他今天就是来给柳青诗出气的。

    “你一个庶子也配打听这些事情?青诗妹妹那件事,你别以为就能这么蒙混过去,舅舅能放过你,我可不会放过你。”公子哥冷声道。

    元正还以为这公子哥能说出这么至理名言呢,搞了半天还是这些不咸不淡的话。

    轻声笑道:“小爷我就坐在这里,你能怎样?”

    公子哥当下被气的额头青筋暴起,刚欲动手,就看见万里烟云照气势沉雄的朝着他走了过去,龇牙咧嘴,口中雷光闪烁,一股大势扑面而来。

    直接让公子哥的心里发毛了,身后的老者立即挡在了公子哥前面,透漏出真元威压,正面和万里烟云照相持。

    元正一看,这老者有道境修为,道境就可以动用法则之力了,随意改写空间规律,可碾压象境高手。

    武道修为,一步一重天,不是说说而已的。

    不过就近身战而言,元正和扛把子联手,这老者也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

    元正对老者威胁道:“你家的崽子不懂事,但你上了年纪,应该清楚,得罪我就是得罪了武王府,考虑一下你们的家世背景,能不能开罪武王府?”

    在绝对的硬实力面前,这老者心里不服,也没办法。

    公子哥脸上有些挂不住,开口道:“靠坐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我来捉对厮杀一场。”

    元正真的不想动手啊,结果人家非要逼自己动手。

    为了让这件事早点结束,便答应道:“好吧,扛把子你先退下,我这位公子友好交流一番。”

    世人都知武王庶子只是个酒囊饭袋,一介弱子,无论文韬武略都不敢恭维。

    公子哥无声而笑,对自己的武道修为颇有自信,同境界罕有敌手,更别说是一个弱子了。

    就算对方有名锋断魂,可一个弱子,也发挥不出断魂的锋芒。

    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