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七章 老夫老妻杀手档
    元正和扛把子来到了一座岩山处,背靠岩山,面前是一望无际的丛林。

    寻常闭关,都是在密室里,若是有人护法的话,只要是在隐秘之地即可。

    元正这一次的闭关有些突然,北斗山脉里的隐秘之地虽然很多,可大多数妖兽对这样的隐秘之地都非常的熟悉,重点在于背后的岩山。

    岩山,又名靠山石,最起码可以确定自己的后背不会遭受到突然袭击。

    正前方有扛把子镇守,形成这样的方位,元正还是觉得有些心虚,毕竟自己所在的位置,不是什么风水宝地。

    这些日子以来,元正和多个妖兽有所交锋,基本上都是和扛把子联手,瞬息格杀,并不拖拉。

    有些实战经验过后,元正的武道修为顺其自然的更上一层楼,已经步入象境中期,可这个阶段也要巩固一下自己的真元根基。

    与其说是闭关,还不如说是在适应新的境界修为。

    以真元冲刷自己的骨骼经脉,洗礼五脏六腑,这是每一个修行武道之人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到了元正这个级别,雨露不沾身,湿气不入体,却也有别的隐患,如真元分布不均,丹田有所畸形。

    这些和所修行的功法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沧海**》元正不知道根底,也没有和其余的功法横向比较,可元正自己很清楚,这门功法还是极为完美的,不会在真元分布或是丹田上出现问题。

    唯一的问题,就是取决于真元的纯粹程度。

    顺势洗礼真元,洗礼五脏六腑才是元正此行闭关的精要。

    本来只需要三日功夫即可,可元正身处险地,偶尔不得不分心一二,花费了整整七日功夫,才夯实了自己在象境中期的根基。

    至此,就可以和扛把子正式出山了。

    回归的路上,要比进入这里更加的小心谨慎,因为外围地区的强势妖兽数量增多,一旦遇见就麻烦了。

    走出北斗山脉深处之后,元正和万里烟云照小心翼翼勘察情况,选择路线,半路上妖兽倒是没有遇见,反倒是在一个峡谷里遇到了一对老夫老妻。

    老人一席粗布麻衣,脸上皱纹横生,笑眯眯,既有老好人的面相,也有老奸巨猾之相。

    老妇挡在元正的前方,穿着就要体面一些了,上好的料子做成的宽裙,头上一根凤尾钗子貌似还值不少钱。

    元正轻声问道:“两位前辈应该是来杀我的吧?”

    老人依旧笑眯眯的,柔和道:“公子胯下万里烟云照是个好东西,能让公子在北斗山脉里纵横捭阖,我们夫妻二人找了七八天都没找到公子,在这里遇见,也是巧合。”

    挡住元正去路的老妇人就没这么客气了,直言道:“你既然知道我们是来杀你的,还不下来受死。”

    打眼一看,这一对老夫妻境界修为都在象境,老人家在中期,老妇人在初期。

    武道修为一事,较为玄妙,根骨天赋上佳的话,修行十年就可到达象境,可若是有顶级功法修行,进展是一日千里。

    老夫老妻如今修为虽然和元正相当,那是因为没有顶级功法修行,不过苦修出来的真元,那真的是极为凝练纯粹,不是元正的真元可以媲美的。

    元正道:“我很好奇,北斗山脉里局势如此复杂,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万一有人族和妖兽勾结,那就是另外一个重大发现了,古往今来,妖兽和人族勾结的事情,也不在少数,只要利益足够,任何事情都是合理的。

    老人笑眯眯说道:“公子可能不知道,我们就是吃这碗饭的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价钱只要足够,别说是北斗山脉外围了,哪怕是最深处,我们也要去履行承诺。”

    元正尴尬笑道:“哎呀,原来是老手啊,失敬失敬。”

    “扛把子,你去杀了这个老婆娘,那个老头我亲自来。”元正正色道。

    老夫老妻不动声色,在他们眼里,元正只不过是一介弱子,无非就是家世好了一些,才敢胡作非为,若论本事的话,真的不敢恭维。

    能在这北斗山脉纵横,多亏了那万里烟云照。

    让他们棘手的地方也就是扛把子了,以及元正手上的断魂,武王府的名锋,令无数人心折。

    当下,元正跳下万里烟云照,直接杀向笑眯眯的老头,老头还是笑眯眯的,只是看着断魂,被近身的话,万一被断魂胡乱的刺中一刀,也是麻烦。

    可老人也不会给元正这样的机会,微微运转真元,一股罡风化作剑气,迸射向元正,求的就是瞬息格杀。

    不过舞象之年,哪怕是武王的崽子,就算有武道修为,在他眼里又能如何呢?

    元正神色冷峻,来这里之前父王就说过,他可能会遇到杀手,却没想到是这样的老夫老妻,一大把年纪了,还靠这一行混生活,手底下的人命怕是不少了。

    一拳轰出,硬撼这一道无形剑气,崩出电光火石,剑气玉碎,继而跨步上前,欺压而上。

    这一下,老人才意识到武王庶子还真的是个有本事的人,小瞧了他,可现在也来不及了。

    刚准备凝练更加强势的剑气,元正一刀掷出,打断了老人凝聚真元,又是一拳一掌而来,生出无限涟漪,引发异象。

    掌中有山河,拳中有日月,挟天地大势欺压而下,凭借气势,就已经让这位老人脊梁骨寸寸崩断,发出一声凄惨的吼叫。

    笑眯眯的老眼里,渗满了绝望。

    血光一闪,这位老人爆成一团血水四溅而去。

    真元凝练纯粹又如何,只是单一的剑招,想要解决掉修成《沧海**》的元正是远远不够的。

    另一边,老妇人和扛把子陷入了苦斗当中,他们一开始以为这头万里烟云照还未成年,还不具备万人敌力,妻子只需要牵制住,等到丈夫解决掉正主,然后夫妻二人联手击毙这头万里烟云照。

    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

    可老妇人万万没有想到,老伴这么快就死在了这少年手下,而自己被这头万里烟云照压制的无法自拔,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杀手是没有感情的,老伴死了,这老妇人心里没有多大的起伏,反而老伴死了之后,这些年积累的钱财,都是她一个人的,往后也不需要在接活了。

    可事实上,扛把子忽然一记蝎子摆尾,尾上的毒刺悍然扎进了老妇人的肩胛骨,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肤色发黑,头发凋零,眼眶深陷。

    “老朽不甘心啊!”老妇人凄惨喊道。

    世人都以为武王庶子只是一个吃喝嫖赌的酒囊饭袋,哪里想得到,饮酒作乐浪费年华是假,腹有沟壑深藏不露才是真。

    扛把子颇为得意的来到元正面前,让元正抚摸其额头,以示恩宠,典型的孩童心性。

    元正一边抚摸,一边说道:“这对老夫妻是七八天之前来这里的,七八天前,已经有不少强大妖兽到了外围。”

    “这就说明有这一条安全的路线,我的眼力是看不出来了,你应该可以,顺着他们来时的路去走,定能安全离开北斗山脉。”

    扛把子骄傲的发出了一两声细微龙吟,一人一骑便彻底踏上了归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