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四章 深藏而露
    柳苍岳和贪狼十八骑暂时居住在武王府。

    武王不放元正去北斗山脉,柳苍岳就不会离开。

    庭院里,落叶纷纷,无论黑水麒麟还是嗜血巨狼,稍微走动或是呼吸过重,都会影响到武王府的花草树木,一时间,武王府内的煞气横卷。

    元铁山苦涩道:“这个柳苍岳还真是够狠的,让正儿去北斗山脉里刺探情报,难道他看不出来正儿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少年嘛?”

    陈煜在一旁咳嗽道:“我不知道你们父子两人到底都有什么秘密可言,据我所知,侄子可不是一个瘦弱少年。”

    元铁山凝望陈煜,沉声问道:“军师何出此言?”

    陈煜反问道:“王爷还要明知故问一番?”

    之前意外察觉元正有不弱的武道修为,陈煜就知道武王和自己的庶子有着许多秘密,可这个秘密,连陈煜这么多年都未曾察觉。

    元铁山一脸懵的看着元正,凝重道:“正儿,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陈煜袖手旁观,他想要看看这对父子能装到什么时候去。

    元正自幼衣食无忧,娇生惯养,过早的接触到了狗马弋猎还有女人,给人们的印象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浪荡子弟,忽然之间透漏出不弱的武道修为,自然令人侧目。

    侧目的人也包括元铁山,因为他是真不知道自己的小儿子还有这码事。

    元正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料子上佳的一席玄衣,整理过仪容的元正,看上去的确有几分丰神如玉的出尘之意。

    都到了这一步了,元正也无法隐瞒了。

    如实说道:“我的确一直有修行武道,如今有了象境修为,有位师傅曾经点了我一窍,也传了我一部功法,从那以后,师傅就离开了我,再也未曾见过。”

    “而我一直过着无拘无束的日子,我的武道修为也派不上用场,直到陈煜叔叔前几日给我输送真元时,才意外被陈煜叔叔察觉。”

    元铁山拍案而起,指着元正的鼻子喝道:“混账,这件事你怎么不早说,难道你不知道父王不让你修行武道,纵容你安逸享乐,就是希望你一辈子都做一个无拘无束的富贵闲人。”

    因为是庶子,武王很疼爱元正,自幼不让他修行武道,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庶子太有本事,有本事的人往往都身不由己。

    而没本事的人,只要有黄金,日子怎么过都行。

    他所希望的,是元正少年时以狗马弋猎女人为主,青年时便成家立业,日后再分给元正一笔可观的家产,一辈子都是个富贵闲人。

    元正这一次没有和自己的父王抬杠,沉默不语。

    武王这一次是真的怒了,沉声问道:“传授你武道那人是谁?什么模样?”

    元正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他一直都戴着面具,只是短暂的教导了我一段日子,留下功法就走了,我再也没见过他。”

    武王依旧不死心道:“那你修行的功法是什么?”

    元正如实回道:“沧海**…”

    顷刻之间,元铁山如遭雷击,浑身泄劲,坐在了椅子上抚摸自己的额头。

    元正娘亲走得早,这些年来,武王一直是又当爹又当娘的抚养元正,至于正妃秋华那里,武王也从未让元正和秋华王妃有过多交集。

    很多事,都是明摆在各自的心里。

    元铁山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某些事,他心里有愧疚,已经愧疚很多年了,看着自己的小儿子,心情复杂。

    这么年轻,就有了象境修为,对于寻常少年来说是一件好事,可对元正而言,对元铁山而言,那可就不是一件好事了。

    这武王府看似很大,实际上最值钱的,始终只有那么一两件东西。

    武道修为分为:体、感、象、道、元、化、心、冥、天。

    体境者,可有开山破石之力,扛鼎撑梁。

    感境者,可暗合阴阳规律,顺四季轮回之力,窥探一线天机。

    象境者,可真元成型,御风而翔,一招一式,能镇山开河。

    元铁山深沉问道:“你如今象境修为到什么地步了?”

    元正想不明白自己的父王为何会肃穆起来,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如实说道:“象境初期,距离中期,只有一步之遥,或许是与我这些年来未曾实战有关系。”

    元铁山轻轻一笑道:“难怪你敢答应柳苍岳的条件,原来有着这般底气。”

    元正没有回答,他知道有时候做错事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至于狗马弋猎还有女人,那也只是消遣罢了。

    陈煜自己都不知道,无意之间发现了这么大的一个秘密,原来自己是错怪武王了。

    轻声道:“既然侄子已经不算弱了,倒也可以去北斗山脉试一下水深水浅,即便毫无作为,最起码也能无功而返,也有可能提高自己的武道造诣。”

    元铁山听到陈煜这么说,心情是真的复杂。

    他希望元正能找到一件可以提升并且能感觉到愉悦的事情,但不希望是武道一途,更不希望是《沧海**》。

    但他也无法阻止,元正会在武道一途有所建树了,毕竟那是《沧海**》。

    无奈道:“也是,我本来打算给你安排一个高手暗中守护于你,如今看来,也没那个必要了。”

    “不过你要记住,柳青诗的事情还未完全压制下去,柳苍岳只是为难你,但绝不会谋害你的性命,可你若是去了北斗山脉,那就是一条灰色地带了,到时候也许有被买通的妖兽会暗中取你性命,也许会有人族刺客,谋害于你。”

    “想要娶你性命的人,江南谢氏一族会派出部分人,另一部分,应该是柳青诗的拥趸,毕竟柳青诗名节受损,这天底下看你不顺眼的人是很多的,想要将你杀之而后快的人,也是一抓一大把。”元铁山徐徐说道。

    元正本来心里松了一口气,觉得以自己的实力去了北斗山脉全身而退还是没问题的。

    可哪里会想到,玷污柳青诗之后,会有这么多的后续事件发酵,竟然全都是针对自己一个人。

    陈煜疏导道:“你也不要指望你的父王能够护住你,明面上的事情,你父王可以压制下去,背地里的事情,纵然是我们武王府也不好处理。”

    “你已经长大了,有些话便坦白一些,你是庶子,若是你父王过于偏袒于你,皇宫里那位九五之尊不愿意,秋华王妃也不愿意,你那两个哥哥也不愿意。”

    “你的父王,能把一碗水端平,就已经很勉强了。”

    “而这也是你父王不愿意让你步入武道一途的根本原因,只要你是弱者,就没人会针对你。”

    元铁山有些不敢看小儿子的眼睛,微微侧过头,眼眶有些湿润,他总觉得亏欠了小儿子很多很多……

    这些事,元正心里也有想过,但没想过,有朝一日,这些事会摆在台面上来说,对于自己的处境,元正的心里很清楚。

    作为一个庶子,要是还不够清醒,也就没有未来可言了。

    他拍了拍父王的肩膀,爽朗笑道:“你放心吧,我的师傅给我算过一卦,说我注定是贵人,一生都不会有事的。”

    元铁山柔和的笑了笑,他没有回复元正的话,他也知道,那位教导元正的师傅是何许人也,只是有些事,现在说还太早。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