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三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天香阁位于武王府北面,内有小桥流水人家,假山嶙峋,桃花处处开,至于栽植的奇珍花草,更是数不胜数。

    这里给人的第一感觉,便是处处透着精致与仙气的花园,再搭配着依序而建的阁楼小筑,更彰显出秋华王妃的雍容大气,实乃武王府的后花园。

    当柳苍岳率领贪狼十八骑声势浩大的来到这里后,与天香阁的静谧典雅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突。

    黑水麒麟兽呼吸之间喷涌出黑炎,嗜血巨狼所过之处,纵然还未形成浩荡罡风,却已经让天香阁里的桃花凋零了不少,一股肃杀之气,在这安静的鸟语花香之地里铺展开来。

    刹那间,整个天香阁乌云密布。

    阁内,一位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女,安静的坐在秋华王妃的对面,一副忧愁模样。

    本就眉眼如画,身段玲珑,纵是忧愁,亦是我见犹怜。

    豆蔻年华中,无故遇到元正那样的混账,对于柳青诗而言,是晴天霹雳,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秋华王妃一席寻常素衣,姿容端庄华贵,处处透着皇室的典雅高贵,看柳青诗的目光,处处透着温柔。

    这些日子以来,秋华王妃只能轻声细语的安抚柳青诗,传授其妆容心得,传授其一些粗浅的武道典籍,生怕这个小姑娘一时想不开自我了断,到了那时,整个武王府恐怕就要崩塌了。

    她也只是开导安抚柳青诗,毕竟一个豆蔻少女,遇到了那样的事,心里有所障碍,也是理所应当,秋华王妃心里也明白,无论怎么开导,也改变不了柳青诗被元正玷污的事实。

    身后的管事刘瑾荣忽然眯起了美眸,脸上涌上一抹凝重。

    秋华王妃蓦然抬起头,转过头轻声对柳青诗道:“你父王应该来了。”

    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瞬息传至此地:“闺女,爹爹来接你来了。”

    原本忧愁可人的柳青诗听到父亲的声音,迅速起身,下一刻,忠显王便驾驭着黑水麒麟兽来了。

    柳青诗莲步小跑,一股脑的冲向了自己的父王,紧紧的抱住柳苍岳,刹那间,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声音不大,却有肝肠寸断之意。

    无论秋华王妃如何温柔以待,柳青诗也只能在父王的怀抱里,哭诉自己所有的委屈。

    柳苍岳此时也是蛇鼠钻心,自己堂堂一代忠显王,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没有保护好,这一刻对元正真的是恨之入骨。

    武王元铁山看着这一幕,心情有些复杂,幸亏自己是三个儿子,没有生女儿……

    若是异地而处,以元铁山的脾气,哪怕对方天王老子都会大开杀戒,幸亏没有生女儿啊。

    元铁山看了一眼自己的王妃,秋华王妃脸上依旧柔和,喜怒不形于色,让元铁山压力颇大。

    若是别的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可这件事,真的是丢人啊。

    武王府自从建立以来,从未被兵马临行,从未遇上这等害臊的事情。

    后面,陈煜带着元正脚步轻柔的来到这里,元正浑身是血,没有更换衣服,这个时候,还是卖相凄惨一些比较好。

    柳苍岳轻柔道:“别怕,爹爹来了,你要怎么处理那个混账小子,你说了算,爹爹就是把这武王府拆了,也会给你出这一口气的。”

    松开女儿,父女两人同时凝望向了站在后面的元正。

    元正披头散发,浑身浴血,看到这对父女的眼神,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到头来,还是要看柳青诗是什么决定,换言之,元正的下场,完全取决于柳青诗。

    柳青诗梨花带雨,眼神含煞的看着元正,那天夜晚,还未来得及抵抗,就被元正给那啥了,都没看清元正的模样。

    如今这么一看,这个混账还算是长了一副好皮囊,柳青诗心里也很迷惘,她对不起自己的情郎。

    柳苍岳开口道:“闺女,你想怎么办,爹爹今天全听你的。”

    元铁山搭腔道:“侄女啊,这个混小子不是个东西,也怪叔叔我疏于教导,只要你今天满意,怎么处置都可以。”

    柳青诗虽然出自于王侯之家,可天生腼腆,生性善良,温柔似水,是一个好女子,也正是因为如此,忠显王才气的想要杀人。

    换做是谁来看待此事,都会认为元正不是个东西。

    柳青诗略微看了一眼元正后,柔声道:“爹爹,我想回家,我不想看见他。”

    元正的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这女子不想要自己的性命,同时也觉得对柳青诗有着深深的歉意。

    虽然是庶子,可元正真的是个富贵闲人,浪荡子弟,以往勾搭的女子,要么是看上了元正的钱财,要么也对元正有些想法,大家各取所需,元正心里也没有负罪感。

    如今真的遇到了一个柳青诗这样的好女子,元正头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负罪感。

    柳苍岳怒气冲天,却又无处发泄,没办法,闺女就是这么一个善良的姑娘。

    可哪怕闺女好说话,自己这个当老子的,也绝不会就这么放了元正。

    对元铁山怒气冲冲的说道:“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江南谢家那里,你去走动走动,把这件事压下去,可你的小儿子也得付出一些代价。”

    元铁山心里微微一惊,他知道柳苍岳必然会来这么一出的,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苍岳兄想要我家小儿做出一些什么补偿?”

    别说是当老子的人了,就连元正自己心里都没底。

    柳苍岳冷笑一声道:“北斗山脉里如今出现了新老兽王交替的迹象,局势动荡不安,我欲派人前往北斗山脉一探究竟,你家的小儿子,怕是要将功补过啊。”

    元铁山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秋华王妃眉头微皱,军师陈煜微微发呆。

    这也太狠了一点。

    新老兽王交替,是最危险的时候,各方妖兽闻风而动,阵营各异,虽有互相残杀之嫌,但在这个时期,绝不允许人族进入其领地。

    自家的事,自家解决,若是人族冒然前往,有极大的可能引发兽潮,那么第一个去的人,基本上必死无疑。

    无论人族还是妖兽,但凡是王权更迭之际,都是大乱将起之时。

    元正心里拔凉拔凉的。

    柳苍岳一本正经的看着武王说道:“你可是有武王名号,自己的儿子,难道是个废物,连将功补过的勇气都没有,天下又该如何看待你这个武王?”

    诛心,成心是将元正往死了搞。

    元铁山这答应也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谁让元正把人事干在前面了。

    柳苍岳又看向元正冷笑道:“小子,我这可是给了你一条生路,你要是不去的话,你武王府将彻底蒙羞,老子就算今天弄不死你,可你一个庶子得罪了一尊王者,注定你是活不长的。”

    元正以为自己好不容易渡过了难关,结果又遇上了死劫。

    略作思考道:“我去,反正是我自己做错事,去就行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十八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

    柳苍岳冷笑连连道:“好,有种!”

    元铁山本想着周旋一二,结果这个心智不全的孽子,竟然给答应了,这一下,他想拒绝都不行了。

    “既然如此,那我也要给正儿好好准备一下,北斗山脉里的兽王交替,苍岳兄真是消息灵通,心思剔透啊。”元铁山苦笑道。

    柳苍岳笑而不语,就不信给闺女出不了一口恶气。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