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极赋 > 第二章 话倒也没毛病
    柳苍岳气的连凝聚起来的真元都散掉了。

    武王府的压力骤减,元正一看有戏,继续说道:“王爷你想啊,你闺女反正也不好再嫁人了,那个状元郎肯定是不要你的闺女了。”

    “至于其余的世家子弟,肯定也不想要了。”

    “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才是最适合你闺女的人选,我虽然是个庶子,可我好歹也住在这武王府里,你和我父王又是同僚。”

    “说起来这也是门当户对的一门亲事。”

    “忠显王和武王喜结连理,这传出去多气派,也是一段佳话啊。”

    元正也是病急乱投医,一本正经的胡诌。

    没有人不害怕死亡,哪怕有时候死亡是有价值的。

    更何况元正就算死了,也没价值,只能让人拍手称快。

    这是元正距离死亡最接近的一次,纵然被父王鞭打的皮开肉绽,钻心蚀骨,可现在,元正的伤口丝毫感觉不到痛苦,浑身上下的伤口都在冒冷汗。

    柳苍岳气的怒极而笑,身子略微摇晃,再让元正这么说下去,怕真的要被气出个好歹来。

    贪狼十八骑的成员,寂静无声,可散发出的磅礴杀气,笼罩了武王府的天空,鸿毛不浮,飞鸟不过。

    不管局势如何变化,元正今天想要逃过一劫,都不容易。

    元铁山也是被自己的小儿子给惊呆了,关键时刻,不正经当中还透漏出几分正经。

    咳嗽了一声,干笑道:“苍岳兄啊,我这个孽子虽然不是个东西,可他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你就这么一个女儿,以后嫁不出去,你心里不难受?”

    “咱们干脆干个好事儿,就把这门亲事给定下来吧,至于那个状元郎那边,我也愿意放下身段,去江南走动走动,把这件事给摁下去。”

    陈煜一本正经的看着元铁山和元正父子两人。

    老话说得好,有其父必有其子,在这对父子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混账的还都不留痕迹。

    柳苍岳怒道:“我就这一个女儿,女儿被欺负了,老子咽不下这口气,你懂不懂!”

    元铁山也是光脚不怕穿鞋的,理不直气也壮的说道:“谁都知道这件事是我理亏,可话又说回来,你就是把我家元正的第三条腿给剁了,也挽回不了你女儿的清白啊。”

    听到父王这话,元正顿觉裆下一股凉嗖嗖的冷风吹过,渗人异常。

    不说还不要紧,一说这话,柳苍岳的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对着武王喝道:“好你个元铁山,自己生了个庶子不好处理,就想着娶一个好人家的女儿,来给你这个庶子安排好身后事。”

    “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出的主意,让你的小儿子把我女儿给那啥了?”

    元铁山一时语塞,早知道就不该提前火上浇油了。

    依旧被吊在房梁上的元正一语不发,这会儿沉默是金为好。

    军师陈煜见状沉思道:“王爷又何必说出此等诛心之言呢,我家武王也是就事论事,绝无为元正侄儿谋后路的心思,要是真有,这些年定然会和王爷经常走动,潜移默化的把这件事落实下来。”

    “可现在大家也都看见了,这件事真的突发性的,鬼都不知道元正侄儿南山狩猎归来,恰好就遇到你女儿了。”

    忠显王柳苍岳本来是来武王府砸场子的,结果场子没砸成,差点还把自己气出个好歹来。

    自家女儿贞洁被毁,日后嫁个好人家是不容易了。

    那些江南士族,规矩繁多,自然是不想要没有清白之身的女子,军伍之中的将军们,个个都是吃喝嫖赌逛窑子的大丈夫,女儿哪怕下嫁,也会受不少委屈。

    细算起来,元正还真是最合适的人选,论身份地位,也是出自王侯之家,也是他干的好事。

    可一看见元正,柳苍岳是真的想杀人啊!

    气不过又能如何,目前来看,元正还真的不能杀了,武王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小儿子死在武王府的。

    柳苍岳怒问道:“我家青诗现在何处?”

    见到柳苍岳的怒气略微下降了些,元铁山也不那么如履薄冰了,陪笑道:“在我家夫人天香阁里,由我家夫人亲自照料,请随我来。”

    秋华王妃可是大人物,当今陛下的胞妹。

    身份虽然是武王的正统王妃,却和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遵循礼法,元正也得把当今陛下喊一声舅舅。

    哪怕如此,柳苍岳也是丝毫不怵,胯下黑水麒麟兽,率领贪狼十八骑在元铁山的带领下前往天香阁。

    自从武王府建立以来,可还从未出现外人率兵出入武王府的事情,这也是头一遭。

    陈煜则小心翼翼将吊起来的元正给放下来了。

    被吊打了接近一个时辰,元正浑身都要散架了,又被柳苍岳吓出了一身冷汗,此刻真的是心力交瘁了。

    陈煜立即给元正体内注入了一股真元,小声道:“待会儿去了天香阁,你可什么话都别说啊,刚才的不正经能保住你的性命,可要是当着人家女孩子的面不正经,你就后果难料了。”

    “你父王这一次也是摸着石头过河,那忠显王要不是迫于局势,估计早就把你千刀万剐了。”

    哪怕已经被陈煜注入了一股真元,元正依旧觉得脚跟虚浮,心虚道:“我还要跟着去啊,你难道不知道秋华王妃是我后娘,后娘到时候万一坑我一把怎么办?”

    “就算不坑我,那个丫头若是非要置我于死地,我岂不是凉了?你和父王岂不是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呢?”

    陈煜直言道:“你当初把人家姑娘给糟蹋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这会儿你知道害怕了?”

    “别跟我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藏着掖着的。”

    元正明知故问道:“我装什么了?我真的心虚啊。”

    陈煜鄙夷了一眼道:“刚才我给你输送真元,本以为真元会慢慢渗入你的奇经八脉骨髓之中,结果是瞬间吸收的,你小子的武道修为比我想象中高的多啊,此间事了,把这事给叔叔好好说道说道。”

    元正尴尬的笑了笑,这一下,腿也不酸,腰也不疼了,心也不虚了。

    可依然装出一副六神无主,孤苦无依的可怜模样,在陈煜的带领下跟着去了天香阁。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