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重生都市剑魔 > 第282章 我要挑战你
    “姜宁大人果然拥有非凡的实力,如果您能和教廷合作,那么整个世界将会被我们统治在手里,难道这不是一个男人应该向往的么?”

    教皇目光中闪动着异样的光彩,看着姜宁兴奋说道。

    姜宁冷笑:“我不喜欢重复,既然谈过这个问题,就需要再说了,没有人能左右我的决定。”

    教皇诡异的一笑,说道:“姜宁大人,您好像忘记了一件事,花依然小姐还在我手里,您不希望看到她香消玉殒吧?”

    姜宁眉头微微皱起,声音逐渐冰冷下来:“如果花依然少了一根头发,整个教廷都会万劫不复,这不是威胁。”

    教皇愣了一下,姜宁的语气虽然冰冷些,但还算平淡,可在他听来却如同晴天霹雳,似乎姜宁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不过他很快平复受惊的心情,冷笑着说道:“姜宁大人,现在掌握主动权的人是我,您用这种威胁的语气对我说话,似乎并不太合适,如果我被您激怒,就没有人能保护花依然小姐了。”

    姜宁那冰冷的目光看向教皇,说道:“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把花依然交出来,你死,梵蒂冈城易主,但教廷还能留存,否则整个教廷将从地球上消失。”

    教皇的瞳孔在收缩,冷笑着说道:“姜宁大人,华夏有句俗话,叫做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您的态度让我有些不高兴了,这将对花依然小姐很不利。”

    姜宁冷笑:“我从不需要低头,试图让我低头的人,下场通常都很凄惨。”

    教皇抬手拿起一个遥控器按下去,在墙壁上的大屏幕亮了起来,画面显示花依然被捆绑在一间密室内,两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蒙面人,手持利刃随时准备落下的样子。

    “姜宁大人,我想你应该考虑到我的提议了,只要我一声令下,花依然小姐就会被我的刀斧手实行断首刑。”

    姜宁冷冷的看着教皇:“你确定你敢这样做?”

    教皇胸有成竹的说道:“当然确定,姜宁大人如果敢对我动手的话,我的手下就会立刻行刑,姜宁大人应该知道,在梵蒂冈城设有上帝的结界,任何人都不可能进行空间穿梭,所以您来不及去救。”

    姜宁淡然一笑,说道:“你可以尝试一下,我保证你会后悔。”

    战天剑握在手中,姜宁的目光中露出杀意,强劲无比的剑气开始凝聚。

    教皇的心中没来由的一惊,似乎能够感觉到姜宁手中的利刃一旦发出,整个梵蒂冈城都会被摧毁。

    但他认定花依然在手里作为人质,姜宁绝对不敢轻举妄动,并且有结界存在,即便感知到花依然的位置,也没办法瞬间到达,所以有种有恃无恐的底气。

    姜宁淡淡的说道:“花依然是我很在意的人,这将给我绝对的信念,足够冲破所谓的结界。”

    教皇冷笑:“姜宁大人的实力我是很清楚的,但是如果说你可以冲破这结界,我绝对不能相信,上帝是万能的神,设置的结界无人能破除掉。”

    姜宁露出一抹微笑:“那你可以睁大眼睛看着吧。”

    话音未落,姜宁的人已从教皇的眼前消失,瞬间出现在大屏幕上。

    两个刀斧手还没来得及反应,剑芒闪现,咽喉处已多了一道血痕,刚好切开他们的气管,又不能立刻死掉。

    他们倒在地上,捏着伤口发出嘶声的惨呼,却因为气管破裂不能出声,表情异常痛苦。

    姜宁没有立刻要他们的命,是要他们承受更多的痛苦。

    花依然绝望的目光中露出惊喜,看着姜宁温柔的微笑:“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姜宁罕有的展现温柔微笑:“如果没有你,孙峰和邵鹏就会被杀死,依然,你很勇敢。”

    剑气将花依然身上的绳索斩断,花依然如蝴蝶般飞扑进姜宁的怀抱,轻轻地闭上眼睛,感受他那熟悉的气息,俏脸中浮现甜蜜笑意。

    姜宁轻抚她那柔顺的秀发,嘴角泛起暖心的笑意。

    这一幕被教皇看到眼里,他的惊讶全部都写在脸上了,姜宁竟然真的可以做到穿越空间,到现在也想不出他是怎么做到的。

    姜宁与花依然温存片刻,将目光落在镜头前,脸色瞬间变冷,说道:“教皇,因为你的愚蠢,教廷将会不复存在。”

    教皇那干瘪的手握成拳头,本来以为胜券在握,却还是低估了姜宁,以至于情况急转直下,彻底失去控制。

    姜宁牵起花依然的手,感知到教皇的气息之后,抬手挥出战天剑,剑气如虹,直接斩向教皇大殿的方向。

    闪烁的剑气将天空照亮,整个梵蒂冈城都处于震动的中心,从关押花依然的房间到教皇大殿这条直线上的所有建筑被彻底摧毁,飞沙走石中,姜宁已拥着花依然,向教皇大厅的方向走去,是报仇的时候了。

    整个梵蒂冈城的武者全部被姜宁击败,一路上畅通无阻,教皇大殿已变成一片瓦砾。

    教皇没有受伤,但也显得有些狼狈,苍老的脸上满是汗水,眼神中更显得疲惫,在姜宁发出剑气摧毁这片建筑时,逃出来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姜宁冷然盯着教皇,淡淡的说道:“这是你自寻死路,我保证你会死得非常痛苦。”

    “姜宁大人,我已经很老了,难道就不能放过我么?”

    教皇嘴上求饶,但是眼底却没有一点屈从的意思,甚至带着一种得意的冷笑。

    姜宁微微皱眉,教皇的表现已让他有些疑惑,按理说教皇老到动一下都要喘气的程度,没有力量和他对抗,为什么没有一丝恐惧?

    真正不怕死的人并不存在于世界上,当面对死亡时,任何人都是一样的。

    姜宁淡淡的说道:“你似乎还有杀手锏没有拿出来,现在应该正是时候。”

    教皇那枯槁的脸上露出诡异笑容:“不愧是姜宁大人,能够看出我还隐藏着实力,既然姜宁大人想知道,我自然不会吝啬,姜宁大人,我要挑战你。”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