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恒行诸天 > 第二百零九章 加封国师,改投门庭
    “佛孽?”陆恒压下心头震动,问道。

    “此乃至少修成罗汉的佛门大德高僧被杀后,其怨念所化。”李淳风面色古怪地看着陆恒,“这东西一般来说只会寄身在杀他的凶手身上。”

    陆恒沉默,看来还是崩碎摩罗舍利惹得祸啊……

    见陆恒不愿多提,李淳风也没有继续再问,轻咳两声道:“快要上朝了。你今日初次上朝,待会儿会有宫里的宦官前来教授你朝堂规矩,先修养一番,便去盥洗吧。”

    陆恒抱拳道:“多谢师兄。”

    李淳风笑了笑,突然皱眉一掐指,看向陆恒道:“这位来接你的公公,不妨留点心。”

    陆恒一愣,道:“莫非他有什么特殊?”

    李淳风摇摇头,不再说话,转身离去。

    半个时辰后,下人来报,说是有位姓郭的公公前来找陆恒。

    此时陆恒已稍稍恢复了伤势,盥洗一新。

    闻言,他便随下人走出了门。

    门口一位身穿朱衣的宦官一见陆恒,立马谄媚赔笑道:“李道长,咱们又见面了。哎呦您瞧我这张嘴,应该叫您一声国老了。”

    陆恒一看还真是熟人,就是上次去皇宫带他去仪鸾殿的那位内侍。

    “原来是郭公公,”陆恒笑呵呵一抱拳,“又要劳驾了。”

    “国老您太客气啦,”郭公公笑成了一朵花,“时间紧急,要不咱们边走边说?”

    “请!”

    路上,郭公公向陆恒详细介绍了在朝堂之上需要注意的礼仪和忌讳,并且向陆恒透漏了昨日二圣之间关于他的争吵,示好之意十分明显。

    陆恒对他态度极其温和,并用一股纯阳内力治好了困扰他多年的湿寒,这让郭公公感动得热泪盈眶,倒是收起了对陆恒谄媚的态度,多了几分尊重和真诚。

    卯时,乾元殿中门大开,早已在门口等候多时的百官鱼贯而入,开始了今日的早朝。

    二圣端坐明堂之上,待群臣觐见之后,皇帝轻咳一声,道:“今日早朝,诸事容后再奏,中书令,宣旨。”

    群臣前排走出一人,摊开圣旨,大声念道:“门下,古之君天下者皆有师,惟其道之所存,不以类也。

    今有青羊道人李荣,道号任真子,道法高深,德高志远,破巫蛊案,救朕与百官于生死,斩东海鳌,扬大唐国威于海外,其言足以兴邦,德足以范世,道足以参天地赞化育,朕思其功,明其志,实为栋梁之器也,因特加封李荣大唐国师之位,尊而事之,非以方技而然也。”

    “大唐麟德二年六月,中书令臣,陆敦信宣。”

    陆敦信宣旨完毕,将圣旨高高举起。

    殿下,陆恒面色肃然出列上前,躬身伸出双手,大声道:“臣,领旨谢恩!”

    待陆恒领旨后,皇帝笑呵呵指了指金阶左下的位置道:“李卿,卿既掌国师之位,当于三公并列,请立于此位,伴朕左右。”

    “臣,遵旨!”陆恒再次躬身行礼。

    他昂首,一步步走上前去,踏上金阶,在龙椅阶下左侧的位置站定,昂首而立,俯视群臣。

    虽然没有回头,但陆恒依然感知到,皇后那双充满敌意的眼神,正落在他的背上。

    “继续宣旨吧!”皇帝道。

    “是,陛下!”中书令道。

    “门下,古之圣王,皆有贤臣……今特擢升尉迟真金为金吾卫大将军,狄仁杰为大理寺少卿……”

    这第二道圣旨,除了封赏了尉迟真金和狄仁杰二人,连带大理寺这次参与办案的所有人都有赏赐,就连沙陀忠也由原先的小小医官被晋升为寺丞。

    可以说,在钦差大人李荣的带领下,大理寺等一干缇骑均有丰厚回报。

    等狄仁杰和尉迟真金领旨谢恩后,皇帝又勉励了他们几句,这才开始今日的朝会。

    国师虽然说来好听,乃帝王之师,地位之尊崇,堪比三师和三公,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实权。

    国师唯一的好处就是,比起其他大臣,想要见到皇帝会更容易一些。

    不过陆恒有御赐的亢龙锏,可上打昏君,下打佞臣,这对群臣百官乃至皇后来说,也算是一种很大的威慑了。

    接下来开始议论朝政,陆恒原以为跟自己不会有太大关系了,可他没想到,接下来所奏的第一件事,就和他这位新晋国师有关。

    只见一位面色阴郁的清癯老者出列奏道:“启禀二圣,今我大唐国师新立,当弘法于天下,以壮国威,臣斗胆奏请开辩经大会,光邀天下佛、道二门得道之人,辩经斗法,使我大唐国师扬名四海。”

    此言一出,皇帝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森然道:“许卿,国师之威,已随东岛匪众之覆灭,东海巨鳌之授首让我大唐人尽皆知,无需通过辩经再来扬名,此奏不准,你且退下。”

    许卿?许敬宗?

    陆恒深深看了眼这位有唐一代的头号奸臣,把他的容貌记在心里。

    要说起来,此人也因他解了蛊毒而活命,如今却恩将仇报,第一个跳出来和他作对。

    陆恒和他没有任何利益冲突,要说背后没有皇后指使,他根本犯不着这么做。

    虽然皇帝驳回了许敬宗的请奏,但陆恒并不觉得这件事就会这样善了。

    果然,皇帝话音刚落,又有一人跳出,大声道:“启禀二圣,臣以为,右相所奏势在必行。我朝以道门立国,如今又尊道人为国师,佛门僧众万千,必因此而生怨忿,质疑朝廷不公。为我朝声望计,开辩经大会,由国师一展雄姿,十分必要。”

    “臣复议!”

    “臣等,复议!”

    这人说完,朝中已“哗啦”一下站出来一大半。

    此时皇后也轻轻开口道:“陛下,此事于国有益,本宫以为,众卿所奏可行。”

    陆恒面无表情站在原地,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皇帝沉默片刻后,开口道:“国师,你以为如何?”

    陆恒转身拜下:“回陛下,臣,并无异议。”

    事到如今,陆恒就算此刻再拒绝,这群跳出来的大臣也一定会逼他就范,说不定到最后连皇后也会站出来说话。

    辩经大会他是参加也得参加,不参加也得参加。

    而这场所谓的辩经大会,必然是一场鸿门宴,在等着他这位国师身败名裂。

    皇帝叹了口气:“既如此,此事就由礼部操办吧,先定下个章程来。”

    皇后闻此,嘴角勾起一丝笑意,陆恒抬头,恰好看在眼里。皇后和他对视,眼中讥讽丝毫不加掩饰。

    很好,陆恒在心里冷笑。

    虽然明知皇后是被幻术迷惑才做出如此不智之举,但从昨日归来,皇后三番两次刁难敌对,已让他彻底绝了投靠皇后的心思。

    虽然李淳风说皇后胸襟宽广,日后恢复神智,绝不会因此而对陆恒心生芥蒂。

    但皇后昨日阻陆恒前程,今日这所谓辩经大会,其实已冲着陆恒的命来了,对于又阻自己前程,又要自己命的人,陆恒真的不愿去管你是必须的还是被逼的,总之一个字——干就完了!

    什么真命天子,那也得你能当上皇帝才算!

    确定了立场后,陆恒彻底冷静下来,不动声色地回到原位。

    接下来,又有大臣汇报各类政事,请皇帝一一作出批示。

    也有御史闻风弹劾,引得大臣们彼此争吵谩骂。

    这一场朝会一直开到辰时还没结束,就在陆恒听得昏昏欲睡之时,之前的许敬宗,又站出来了!

    这一次,他的目标直冲当朝宰相上官仪!

    “启禀二圣,昨日所奏上官仪、王伏胜勾结废太子忠意图谋反一事,又有新证据。上官仪曾在陈王府担任谘议参军,于王伏胜一同事奉废太子忠,臣已寻来当时陈王府的管家内侍官,此人当可证明,自那时起,此二贼就已经在暗中谋划,聚集兵勇,图谋不轨之事了。”

    “一派胡言!”话音刚落,前排的上官仪就站出来愤怒驳斥,与此同时,皇帝身边的一个宦官慌忙跪下来哭道:“陛下,老奴冤枉,绝无此事啊……”

    皇帝脸色铁青,隐有怒色,他就要发作,却见群臣之中又有人站出。

    “启禀二圣,臣要检举上官仪,此人乃国之大贼……”

    “陛下,上官仪罪大恶极……”

    “启禀陛下,臣亦有本要奏,臣弹劾上官仪……”

    不一会儿,满朝文武之中,竟有三分之一站出来细数上官仪罪状,将上官仪描述成一个贪婪愚蠢,恶贯满盈之徒。

    皇帝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

    上官仪更是悲怒大呼:“罢黜废太子忠的圣旨,乃我草拟宣读,尔等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公理何在?国法何在?”

    “够了!”

    突然,皇后轻喝一声,顿时满朝文武全部噤声。

    她面色肃然,缓缓开口道:“陛下,上官仪意图谋反,如今已证据确凿。本宫以为,当将其打入天牢,会同三司会审,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话音刚落,上官仪就指着皇后破口大骂:“妖后!汝以虺蜴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残害忠良。犹复包藏祸心,窥窃神器。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妖后,汝必受万世唾弃!”

    皇后被骂得满脸通红,指着上官仪喝道:“将此目无君上之徒给我拉下去!”

    “汝算什么君上?恶毒刁妇……”

    “给本宫拉下去!”皇后怒不可遏。

    殿外一队禁军立刻跑进来,就要索拿上官仪,而上官仪此时已是满脸绝望,只顾破口大骂,显然已不报任何生的希望了。

    至于内侍王伏胜,更是整个人都瘫软在地,癫狂大哭。

    皇帝看着满殿乱哄哄的样子,眼中露出无尽哀色。

    他有种预感,今日若任由上官仪被皇后构陷除去,从此在朝堂之上,他就再也不复往日威严了。

    轰!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巨响,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众人循声望来,就见新任国师满面怒容,手中锏砸得盘龙柱碎石崩飞。

    他上前一步,怒目圆睁,虎视群臣,厉声喝道:“圣驾当前,尔等如此丧心病狂构陷忠良,颠倒是非,莫非当我亢龙锏是摆设吗?”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