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我不是大仙尊啊 > 第二百三十八章 你闭嘴
    正文

    双掌相撞,刹那间这一方大殿响起阵阵破空之音。

    破空之音缭起,掌风环绕,当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对掌会震塌这大殿的时候,他们却看到老者全身一颤,紧接着退出了数十米,缥缈的雷音化为无边的寂静。

    杜明收回掌静静看着老者。

    老者瞪大眼睛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眼神更是犹如失去魂魄了一般毫无任何神采。

    阿狸与大汉摇了摇老者,却见老者呼吸如常,但人却毫无反应充耳不闻。

    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这一掌拍过去就被抽了魂魄了?

    “还有人有意见吗?若是有意见的话,可以的使出手段来,如果没意见的话你们把他放在一旁,婚礼继续。”坐在主位上的杜明淡淡地看着下方所有人眯起了眼睛。

    他的声音充斥着不容抗拒与坚决。

    所有人听到他的声音以后下意识地肃然起敬。

    “我妖族与人族不可能……”大汉想站出来说话却被阿狸拉住了“公主,你……”

    “五品神通的前辈都被杜明一掌给震散意识,你觉得你能在杜明身上走过几招?”

    “我……我明白了。”大汉心中一惊,随后退到了一边“那我们今日过来岂不是成为笑话了?还有前辈他……”

    “我早便说过今日过来就是一个笑话,但是你们偏不听,偏要维护什么妖族血脉正统,现在闹成笑话了吧?我告诉你,有些人是深不可测的。”阿狸摇摇头看着杜明,眼神之中除了些许情意以外还有一丝淡淡的崇拜。

    刚才两人对掌的时候她看得分明,杜明一掌与这老者一掌相对,双方都震出了神通,唯一不同的是分掌的刹那,老者的意识似乎被杜明的神通给吞噬到了一方其他的地方了。

    如此高深莫测的实力,当真是可怕至极啊!

    “嗯,我懂了。”大汉点点头再度看着双目无神的老者闭上了眼睛。

    维护妖族血统纯正并没有错。

    至少他不认为自己是错的。

    但是前提是自己也需要实力!

    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你没有实力,犹如蝼蚁一样你维护得了什么?

    你什么都维护不了!

    “杜明大人的神通实在是太厉害了!”

    下方的小白牵着沈剑的手,美眸震撼连连。

    “那是自然,这整个大荒恐怕都无人是杜明大人的对手,有杜明大人在这里,就算是真正的神魔过来,我相信也影响不了我们的婚礼的!”沈剑紧紧握着小白的手臂,略有些期许地看着远方,心中无比安宁。

    随着奏乐声再度响起以后,他轻轻拥着小白的腰,再度朝杜明跪了下去。

    杜明堂而皇之地受了他们一拜,表面上点点头毫无变化,但是意识深处却与那老者进入了佛域里面。

    这一战,还没有结束!

    ……………………………………

    “我闭关千年,我竟从未想过这世间竟出了如此恐怖的存在!”

    “但是,你想陨灭我的意识,剥离我的本源意识是不可能的!”

    “我只是,暂时被囚而已!”

    一阵阵钟声响起。

    老者感受到自己来到了一个金黄的佛陀世界。

    钟声伴随着佛音侵蚀着他的意识,似乎强行洗脑一般抽离着他意识之中的其他情绪。

    他是五品神通高手,意识自然凝练到了极限,普殊的洗脑神通对隆庆商行的那几个老者有用,但是对他却收效甚微。

    老者挣扎着,意识化为一把剑想刺穿这金黄的世界,但是他发现这世界仿佛毫无边际一般,无论怎么刺都无法刺穿佛域,只能暂时被囚禁了起来。

    老者其实是大意了,他根本想不到杜明看似那普普通通一掌竟有如此神通,大意之下意识被吸到了佛域里一时无法出去!但老者无法出去并不代表着老者妥协了赢了,只能代表着双方陷入了僵持之境。

    但这对杜明来说却是一个好现象。

    毕竟自己一掌震住了所有人,让婚礼得已继续下来,至于剩下的,只能等婚礼完毕以后再说了。

    大概一个时辰以后,沈剑与小白的婚礼结束,天狐族的长老与狐族青年们在酒桌上吃吃喝喝好不快活,杜明则是一个人默默地离开了大殿朝着僻静的地方走去。

    当他来到一处空地的时候,大汉与阿狸带着一动不动的老者也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太五长老的意识呢?”阿狸看着杜明的背影。

    “不是你们应该给我一个交代吗?你们擅闯我天狐族并且捣乱我天狐族婚礼,你觉得这该当何罪?”杜明负手而立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

    “我们有什么错,妖族与人族本身就不能结合,人族……”大汉看着杜明如此嚣张的模样,顿时一阵愤怒,猛地踏前一步站出来指着杜明,但是尚未说完……

    “啪!”

    “公主,你做什么,你……”大汉捂着脸看着面如寒霜的阿狸。

    “不许无礼!你带着太五长老先下去。”

    “这,我们没有……”

    “我的话你不听了?”阿狸声音突然变得异常冷,紧紧地透过空气传到了大汉的耳畔里。

    “是!”大汉情不自禁一个哆嗦,随后退了下来不敢再说什么。

    “抱歉,我们确实做错了,你念在现在我天狐族与天狼族快要为一族的面上,请你放过太五长老。”阿狸闭上眼睛,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突然朝杜明跪了下去。

    声音异常的恭敬。

    “如果我现在放过他,他一定会给我制造麻烦的!”

    “那你的意思是……”

    “今日你们就先在天狐城住下吧,好好地将你这位太五长老的身体藏好了,等我确信太五长老不会给我制造麻烦的时候,我自会放了他。”

    “那是多久?”

    “也许是明天早上,也许是几个月,几年……这不是看我,这是要看他……”杜明眯起了眼睛。

    他能感受到佛域里面的老者。

    老者非常不安分,意识相当的锐利。

    至于普殊老和尚则与老者分庭抗礼,一个企图洗脑,一个企图挣脱洗脑。

    两个老者就这样在佛域里干耗着,谁都不服输。

    “你不给我们期限,你算什么……”

    “扑哧!”

    大汉听到杜明的声音以后猛然脸色一阵狰狞,但是,他的话又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

    这次打断他的是一阵漆黑剑芒。

    杜明背后的剑突然出鞘,猛地化为一道黑芒刺向他……

    他一惊想躲闪,却发现这剑芒快得很,令他的身体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脸上凉凉的。

    他的脸,被剑芒刺伤了。

    “你不要多说话,我可以当成什么都没听到,但是我的剑却不会对你客气的。”杜明背对着这个大汉摇摇头,话音刚落,剑再度回到了杜明的背上。

    “……”大汉张了张嘴。

    一刹那间似有些惊魂未定……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