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农家小皇妃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国师与巫女发生矛盾
    近几日,国师和巫女之间发生了点小矛盾。

    起初云清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哄骗南宫词的这些事见效了,却又觉得国师再不济也没那么小的心眼儿。

    暗中打听了一番才得知,那二人闹不愉快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因为四王子,也就是云清先前在深山中见到的那个男子。

    凉月国人皆知,四王子对巫女有意,这些年来总是用些小玩意儿来讨好她。还曾放言非巫女不娶,将国王气了个半死,若非四王子为人圆滑,后来又想法设法讨得了老国王的欢心,如今的下场只怕是和三王子差不多了。

    这么一个痴情的男人,惦记着自己的未婚妻,这换作是谁,怕是心中都会有个疙瘩在。

    南宫词再怎么厉害,终究是不敢太过得罪四王子的。所以便一直应付着。倒也不曾的罪过四殿下。

    对此,国师倒是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心中没有巫女。若是哪日巫女准备另嫁他人了,于他而言,也是无关紧要的。甚至是一种解脱。

    可是近日四王子突然找来了练毒所需,极其罕见的一种药草。并且同南宫词道:“给孤抱抱,这草药就给你。”

    原本南宫词是犹豫的,可是想到那草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能寻得一颗,对她这种炼毒成痴的人而言至关重要,到底还是不情不愿的让四王子抱了下。

    抱了也就罢了,四王子居然趁机在她唇上啄了一下,被不少人看了去。还将此事传开了。

    这种事换作其他男子,怕是直接退亲都有可能。

    国师毕竟是巫女名义上未过门的夫婿,对她这种行为更是难以理解。

    不过终究只是冷言冷语了两句,并未多争执什么。毕竟他娶她,是为了报恩,无关其他。

    但是二人之间隐约因为这件事,多了一层隔阂在。

    可是却并不见巫女后悔,国师心中不满,她费些心思令他展颜就是,那草药错过了可就难寻第二颗了。

    第二件事,则因为二王子之事,二王子近日为了讨国王开心,声称用人的心脏可以炼制长生不老药。

    国师得知后无法继续为他效命,巫女同他意见相左。自然而然发生了争执。

    国师道:“二王子昔日里的目的我能理解,所以辅佐他,做些恶事我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他要挖人心入药,未免太过了些!”

    南宫词不解道:“你管这些做什么呢?那些穷苦百姓哪天不会饿死十个八个的?哪里是你能管的起的呢?等二殿下继位后,这一切都会改变了,现在死几个人算什么?哪日不会死人啊?”

    “可是他大可不必如此!!你精通毒术,想来比我清楚,那长生不老药本就是哄人的东西!既然是哄骗国王开心,用什么做药引不一样,他何必非要如此……”

    “区区几个百姓罢了!”

    “区区几个?不是说要九十九个么?”

    “那又如何?那些百无一用的草芥,死一个和死一百个有什么区别么?”巫女不理解他这种昔日久经杀戮之人,如今为何会这般心慈手软。

    她是不理解他的。国师只会为了大局杀人,对于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老百姓,确是心存仁慈。

    “你们若是真喜欢杀人,何不去找那些大奸大恶之人?对一些弱小的百姓下手算什么?”

    “二王子心里和正常人有些不大一样,他幼年凄苦,早年大王子健在的是时候,将他欺负成什么样子,说句大不敬的,二殿下本就不是什么正常人,他酷爱杀戳,就喜欢这种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哪有那么多大奸大恶之人给他杀?虽然如此,但二殿下是非大局还是拿捏的清的,这种小事你就不要计较了可好?”

    国师也不知道为何,明明他没有半分记忆,潜意识里却接受不了这种草菅人命的行为。

    “小事?此等人怎配为君主?他日就算承袭帝位,拿杀害百姓为乐趣可还了得?你若是愿意,便自己辅佐他就好了,我无心继续助纣为虐。”

    南宫词闻言不禁有些烦躁:“你就当是为了我,你忘记你的命是我救的了?你可是我的男人,咱们二人共同辅佐一人不好么?”

    国师眉心微蹙,他就是因为这救命之恩,释怀了她给自己下药之事,纵然一直便对二王子的行为举止有所不满,忠心追随着他,甚至答应了娶她,南宫词是准备拿此事说一辈子么?

    “国师是知恩图报之人,但是有些事是无法妥协的,闻言只是道:巫女,这条命你若是想要,收回去就是了。或许你当初就没必要救我。”

    南宫词:“……”

    他并不怕死,不想继续违背本心听从她的话做什么了。报恩也不是这么个报法儿。

    巫女显然被他的迂腐气的不轻,她自小习毒,属下时常抓来一些贱民用来给她试毒,挖人心入药之事也有,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虽说这个药方是假的,能哄国王开心才是要紧事!

    这些事她从未对国师说过,如今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暴露了出来。

    男人眼中不觉闪过一丝厌恶,这次南宫词也没有继续对他好生好气的,冷着脸转身离开了。

    接下来几日,二人便也没在见过面,国师也没来过南宫府。

    国师心中没她,见不见她自然是无所谓的。南宫词没过几日,便有些坐不住了。

    云清隐约嗅到了其中的不对劲儿,因为这几日南宫词不曾找她学习如何讨好国师了,却也未曾多问。

    这二人的矛盾究竟闹到何种地步,她对这些没兴趣,巫女找她帮忙她便帮,不来找她便罢了。

    就这样过了好几日,巫女总算再一次找到了她。

    几日未见,巫女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也不似往日精神了,足以看出国师于她而言有多么重要。

    “小云,你帮我去国师府一趟。”

    云清:“为什么是我?”

    “你办事我比较放心,你就去同国师说,我已经劝服二殿下,不用人心做药引了。”她终究还是妥协了。

    云清:“……”

    这样一个女子,能主动服软实属不易。不过要她去说……

    “您放心,我会同国师大人说,您心中记挂着他。”

    南宫词没答话,她知道云清聪明,不必她多说什么。

    云清前往国师府的时候,心下其实是有些拒绝的。自从上次发生了那种事后,她对这个国师委实没什么好印象。

    不过受人之托,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国师得知她来了,一向波澜不惊的心底,微微漾起了涟漪,立刻让下人将她请了进去。

    “巫女让你来的?”

    “是,巫女大人说,她已经说服二殿下,不会用人心做药引了。”

    “我知道了。”

    “那,您要不要同我一起回南宫府?”

    “不了。”

    云清微微蹙眉道:“巫女大人已经率先低头了,大人何必如此?”

    国师原本没准备搭理她,闻言有些不解的看了她一眼:“我如何了?”

    “巫女想来很想见您……”

    “那就劳烦你带个话,我日后不会再与二王子为伍,无关乎此次事件。”这几日他也想通了。

    云清若是就这么回去了,巫女定要不乐意。

    索性道:“国师大人,你们这些大人物的事我不懂,却也懂得知恩图报的道理,恕我直言,您只需要尽自己应尽的责任即可……”

    “是巫女让你这么说的?”

    “不是。”

    国师原本没准备理她的,这个女子的出现令他变的反常,清醒过后本能的想回避。

    见她这么说,心下微不可察的有些失望。起身来到了她身前。

    “你当真这么觉得?哪怕主上是一个残暴不仁,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也该继续追随么?”

    云清道:“自然不应该,可是也该看看您有没有改变的能力。如今这种情况,您追随与否,又能改变什么呢?若是您追随的话,也许还能……”

    云清说着说着,却说不出来了,因为国师同她越靠越近。

    “国师大人……”

    “你很聪明,说的也不无道理,可你若是清楚二王子的为人,就不会在这里空口说白话了。”

    二王子也不知道幼年经历过什么,总之过的极苦,这些年下来后,心底是有些扭曲的,他杀人,就是单纯的因为心中喜欢杀人。

    说起来比较矛盾,二王子有帝王之才,有心改变凉月国如今的现状,若他登基,必然是个有所作为的君主,也一定是个残暴的君主。这种心里的扭曲是许多年的了,国师并不认为自己能改变的了。

    云清没答话,二王子究竟如何她确实不清楚,若是在这里同国师争论,心下底气不足。

    “我还听过一句话,叫良禽择木而栖,既然你什么都改变不了,倒不如追随二王子……额,体现您的价值……至少,没必要同巫女作对。”云清一面说着一面向后退,忍不住开口提醒道:“您莫要在靠近了,实在不成体统!”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