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灵气逼人 > 第五百九十一章 黑死狂潮
    乌正霆中校说到这里时,真的竭力瞪大了双眼,模仿那些“楚楚可怜”的小动物的样子。

    但他布满血丝的眼球里绽放出来的,却是冰冻刀刃般寒冷的目光。

    他的目光充满了说不出的讥讽之意,刺在楚歌身上,令楚歌遍体生寒,喉结都被冰坨堵塞,说不出半句话来。

    “彼时,仍旧垂死挣扎的旧当局,不厌其烦向绿色和平主义者解释,这座合成食物实验室的重要性。”

    乌正霆中校收回目光,继续道,“但满怀着朴素的正义感和菩萨心肠的人们,根本听不进去任何解释,认为这是旧当局在胡说八道,背地里肯定隐藏着见不得人的阴谋。

    “有些信仰无比虔诚的极端绿色和平主义者,甚至认为旧当局再这样‘倒行逆施’下去,势必会遭到上天更加严厉的惩罚,令人类面对的灾厄,愈发残暴十倍。

    “‘为了人类和地球的未来,必须毁灭这座被恶魔控制的人间地狱’,这样的念头,从无数绿色和平主义者心底滋生出来。

    “他们纷纷聚集在合成食物实验室的大门口,试图强冲进去,破坏试验器械和工厂机器,‘解救’畸形变异的可怜动物们。

    “忍无可忍的旧当局派出护卫队,和绿色和平主义者发生冲突,冲突不断升级,两边都动用了不少致命武器。

    “当绿色和平主义者开始朝实验室范围内投掷自制的燃烧弹时,护卫队终于将烟雾弹发射器放平,朝人群喷射烟雾弹,其中一枚烟雾弹不偏不倚,正中一名绿色和平主义者的眼眶,令其眼球炸裂,伤及大脑,一命呜呼。

    “这起意外死亡事件,变成了引爆火药桶的导火索。

    “愤怒的民众在绿色和平组织的支持下,手持不知从何处得到的武器,甚至驾驶着焊接了装甲铁板的挖掘机和推土机——各种攻城拔寨、无坚不摧的重型工程机械,汇聚成钢铁洪流,终于碾压了护卫队,冲进实验室和工厂区,将目力所及的一切,统统破坏殆尽,又将那些关押在暗无天日的狭小空间内,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的动物们统统释放。

    “这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这是‘正义’和‘善良’的胜利,这是民众的胜利,这是人道主义精神的胜利!代表邪恶和黑暗的血肉工厂被彻底捣毁,所有畸形变异的小动物都被放归大自然,蹦蹦跳跳消失在森林中,人们在实验室的废墟上载歌载舞,欢呼雀跃,只有那些邪恶科学家和当局高层才失魂落魄,唉声叹气,但这些虐待动物的坏家伙的感受,自然没人在乎,是吧?

    “好了,故事讲到这里,差不多就结束了,你想知道故事的结尾吗?”

    楚歌大致能猜到故事的结局。

    他沉默不语。

    而乌正霆中校也根本不需要他的回答,便用阴冷似冰锥,坚硬如子弹的声音,继续说下去,“很可惜,这些既‘善良’又‘正义’的绿色和平主义者,并不知道合成食物实验的原理。

    “在这座血肉工厂里,科学家主要尝试用各种细菌和病毒,去诱发家禽家畜产生全新的基因变异,再通过基因切片和插入技术,人工调制出更符合人类口味,蕴含能量更高,当然也要安全无毒副作用的全新物种。

    “在整个实验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很多家禽家畜体内,都会携带大量异种细菌和病毒,甚至,因为过于激进的实验,原本能够和家禽家畜以及人类和平共处的益生菌,都会突变成致命的病菌。

    “所以,这座合成食物工厂,防御才会如此严密,确保连一粒细菌,一颗病毒都不能泄露出去。

    “而所有使用过的实验动物,无论生死,都要投入焚化炉,用上千度的高温,彻底杀灭所有细菌和病毒。

    “很可惜,我们这些天真善良又热衷于主持正义的绿色和平主义者朋友们,并不知道这一点。

    “或许,曾经有科学家和当局高官和他们解释过,但他们根本不在乎,不相信。

    “总之,大量携带了致命细菌和病毒的实验动物,就这样被他们亲手释放出来,蹦蹦跳跳地消失在森林深处,在之后二三十年里,不断繁殖,滋生,并且随着灵气复苏,森林不断疯长的进程,扩散到了整片大陆。

    “一开始,细菌和病毒仅仅局限在家禽家畜和小动物之间,如闷烧的野火般暗暗传播。

    “某处出现了猩红眼球,状若疯魔的鸟群;某处的野马和野牛忽然发疯,口吐白沫,疯狂撞击树木,直到把自己的脑浆都撞得一塌糊涂;某处的猩猩和猴子忽然无缘无故发起高烧,在二十四到七十二小时内,五脏六腑都溶解成脓血,从七窍里喷涌而出——在秩序崩溃,人类自顾不暇的灾厄纪元,这样的新闻,实在引起不了任何人的兴趣。

    “但量变终究会引起质变,当无数种细菌和病毒从实验动物传播到野生动物身上,并且在一代代进化中优胜劣汰,好似养蛊般最终角逐出了‘蛊王’之后,一种全新的鼠疫杆菌诞生了。

    “鼠疫是鼠疫杆菌借鼠蚤传播为主的烈性传染病,是一种广泛流行于野生啮齿动物间的自然疫源性疾病,临床上表现为发热、严重毒血症症状、淋巴结肿大、肺炎、出血倾向等,鼠疫在世界历史上曾有多次大流行,死者以千万计,病死率极高。

    “不过,从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的百年间,这种曾经横扫整片大陆,令所有人都闻风丧胆的‘黑死病’已经被基本消灭,唯有极少数资源匮乏,战乱频发的穷乡僻壤,还有小范围的传播,但只要先进医疗手段对症下药,很快都能被扑灭。

    “但这次的‘超级鼠疫杆菌’不一样。

    “它不全然是大自然机缘巧合的产物,更有部分是人工干预的结果,不止在野生啮齿动物和跳蚤身上传播,而且和灵长类特别是人类交叉感染的几率更是提升了百倍,最可怕的是,超级鼠疫杆菌还进化出了某种……类似狂犬病毒的特性,能侵蚀宿主的神经系统,令宿主产生强烈的攻击性,无论是牙齿啃噬,血液喷溅还是飞沫溅射,都能传播开来。

    “现在,你该知道我在说的,是哪一段故事了吧?”

    乌正霆中校微笑着问楚歌。

    但他僵硬的笑容,配上不断闪烁的目光,却像是狰狞的恶鬼在哭泣。

    “知道。”

    楚歌心情沉重道,“您说的是灾厄纪元中三场席卷全球的大规模瘟疫之一,号称‘黑死狂潮’的超级鼠疫大爆发。”

    还有一句话,楚歌没有说出口。

    他听关山重少校说过,乌正霆中校的双亲就是惨死在超级鼠疫大爆发中,可以说,整个人生,就此改变。

    难怪乌正霆中校对这件事,如此刻骨铭心,念念不忘。

    “没错,那是人类历史上最可怕的浩劫之一。”

    乌正霆中校的神情有些恍惚,右半边面孔的眼角和嘴角不断抽搐,像是陷入了遥远而恐怖的回忆,“超级鼠疫杆菌的潜伏期很长,没有发作时,除了偶尔低烧和咳嗽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临床症状,可是一旦爆发开来,又是如此残暴和酷烈。

    “在那些被超级鼠疫杆菌席卷的城镇,往往昨夜还风平浪静,一切正常,到了次日凌晨,就像是看不见的魔爪按下了开关,所有感染者都在同一时间,开始剧烈咳嗽,狂喷鲜血,短短半小时到一小时内,他们的牙齿都像老鼠一样暴长,中枢神经和逻辑思维遭到严重破坏,变成只剩下原始本能,六亲不认,攻击性极强的疯子,就算面对至亲,都是冷酷无情地扑上去乱啃乱咬,简直像是传说中的……丧尸。”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