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灵气逼人 > 第五百八十九章 乌鸦之巢
    正文

    “我们在今天凌晨发现了你所说的那头犬妖‘国师’。”

    半小时后,一辆全封闭的防弹suv飞快朝城东的军营区驶去,在车上,俞会长向楚歌介绍道,“更准确说,是它主动现身——过去一个星期的挖掘,上百台盾构机和挖掘机都在夜以继日地工作,但灵山市的地质构造实在太脆弱也太复杂,我们不可能简单粗暴将地底缝隙和空间直接刨开,这么做只会引发大规模的坍塌,所以,进展十分缓慢,我们始终没有找到你说的生化实验室或者鼠族文明巢穴‘夜光城’。

    “不过,或许是听到我们的动静,大约凌晨三点钟的时候,这头犬妖却主动从地底缝隙中钻了出来,险些被我们的盾构机碾成肉酱。

    “据说,发现它时,它已经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受伤极重。

    “不过,它仍旧能说话,能和人类沟通,也能用相对清晰的语言,介绍自己的身份,它的口供和你带回来的情报,都能对应的上。

    “现在,‘国师’已经被送到刚刚成立的专门应对地底威胁的联合作战中心,由刚刚调来灵山市的乌鸦部队指挥官乌正霆中校看管。

    “既然你是第一个带回情报的人,而且和‘国师’有过近距离接触,乌正霆中校对你也非常有兴趣,希望你一起参加对‘国师’的审讯,判断它说话的真伪,为下一步行动,提供宝贵意见。

    “楚歌,你别看这位乌正霆中校,只是一名小小的校级军官,却是典型的‘官小权大’,和灵山市地底威胁有关的大小事务,包括如何处理虫潮、蛇魔和鼠族文明的问题,议会和军方都已经授权给他来决定,无论我们非常协会还是特调局第七处,亦或者红盔部队和别的地下施工单位,都是给他打下手,必须配合他的工作。

    “所以,无论你有什么想法,都必须说服这位乌正霆中校,当然,他的行事风格,那天关山重少校应该和你说过——这不是一个容易被说服的人。”

    “我明白。”

    楚歌点头,心里也知道这位乌正霆中校恐怕不好对付。

    但再难对付,他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地底燃起无边战火,最终烧到地面,演变成地上和地下,两个世界的浩劫。

    只能见招拆招,走一步看一步了。

    suv很快停靠在东郊一片刚刚搭建起来,连绵不绝的帐篷区。

    和传统的绿色以及银白色帐篷组成的军营不同,这里所有的充气式硬顶帐篷,全都是黑色的,既厚重,又冷峻,乍一看去,就像是黑色大理石搭建的宫殿甚至陵墓,有一种死气沉沉的味道。

    四周缭绕着铁丝网,上面通着高压电,每隔几米就挂着一块刺眼的警告标志,上面画着面目狰狞的骷髅头,以及生化危险品的图案。

    一队队穿戴着黑色负压防疫服,佩戴着红色护目镜,周身包裹严严实实的士兵,真像是人立起来的乌鸦,充满警惕的目光,如刀剑般在楚歌的suv上扫来扫去。

    这些来自“乌鸦部队”的士兵,长时间在疫区出生入死,他们见识过的尸山血海,比战场上的血腥杀戮更残酷百倍,是以,他们周身缠绕着普通士兵,甚至关山重这样精锐特种兵都没有的死亡气息,即便从红色护目镜后面,轻描淡写扫了楚歌一眼,都能叫人毛骨悚然。

    甚至连他们牵着的军犬,也穿戴着特制的负压防疫服,佩戴着前端突出的过滤面罩,像是来自地狱的怪兽。

    “有必要防御如此严密吗?”

    楚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小声向俞会长道。

    “有必要。”

    俞会长也小声解释,“根据乌正霆中校的经验,这种灵气复苏刺激蛇虫鼠蚁肆虐城市的危机,蛇虫鼠蚁本身的威胁并不大,毕竟让老鼠或者毒蛇拼命咬,又能咬死多少人?再强大的蛇虫鼠蚁,用钢铁洪流来碾压,没有压不死的。

    “但是,蛇虫鼠蚁本身就携带大量细菌和病毒,倘若再受到高浓度灵气的刺激,催生出各种‘超级病毒’或者‘变异细菌’的话,就极有可能发生席卷全城的瘟疫,到时候,灵山市数百万人口,都将暴露在看不见的恶魔的血盆大口之下,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这次应对地底威胁的作战中心,戒备才需要如此森严——里面有好几座生化实验室,正在研究变异虫豸,试图分离出他们体内的各种细菌和病毒,并研发针对性的疫苗和特效药,这样的高危研究,岂能掉以轻心?”

    楚歌和俞会长,在军营门口接受了三重消毒。

    先是药水淋浴,然后是泡沫冲洗,最后是特殊的射线扫描,就差没把他们的体毛剃光,皮都搓下来一层,才算大功告成。

    他们换上了乌鸦部队提供的白色无菌服,像是两个即将走上手术台的病人,这才能进入作战中心内部。

    楚歌好奇地四周打量,发现连绵不绝的建筑群内部,到处都包裹着一层层的塑料薄膜,而且像是船底的水密舱那样,隔一段就会被一层塑料薄膜的“舱门”阻隔,连内部的空气循环系统都是互相独立,互不干扰。

    想想也是,如此严密的防御,就算某处发生了细菌或者病毒泄漏,也不会影响到更多地方。

    这样周全的布置,不知道是用多少血的教训换来,想到这一点,楚歌不禁深深打了个冷颤。

    一路见到的士兵或者工作人员,总算不再佩戴那款让人毛骨悚然的乌鸦面罩。

    不过,楚歌发现不少士兵脸上和身上,都布满了古怪的疤痕,不太像是刀枪或者子弹造成的伤害,倒像是严重的烧伤和腐烂。

    甚至有些士兵的肢体,也存在一定程度的萎缩和变异,不得不用金属关节和义肢来辅助。

    见到他满脸疑惑的表情,俞会长悄悄告诉楚歌,这些士兵身上的累累伤痕,都是人类和瘟疫战斗的结果。

    变种埃博拉病毒,超级天花,异种噬肉菌,更加狂暴百倍的麻风杆菌……各种病毒和细菌,曾经无比猖獗地向人类文明发起进攻,全都依靠“乌鸦部队”这些铁血勇士悍不畏死的抵抗,才守住了一座座灿烂辉煌的大城和无数懵懂无知的民众。

    这些畸形的伤疤,就是最好的勋章,他们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来之前,楚歌曾经自信满满,要用“善良”以及“和平”的道理,说服乌正霆中校。

    但现在,看到这些士兵脸上、身上的“勋章”,他心里忽然有些发虚,觉得自己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

    面对这些百战余生,付出惨烈代价,才换来如此荣耀勋章的士兵,他的那些“道理”,包括鼠族充满人性的目光,似乎都轻飘飘不值一提。

    “好了,我就陪你到这里吧。”

    被两名士兵带到一处岔路口,俞会长道,“我先去研究一下‘国师’的口供,和病毒领域还有动物心理学领域的专家们也都碰个头,你去见乌正霆中校,咱们待会儿再见。”

    “什么?”

    楚歌有些慌乱,“俞大姐,您不陪我一起去见乌正霆中校么?”

    “怎么,没我在场,你就没信心说服他?”俞会长故意道。

    “那当然不是……”楚歌硬着头皮道。

    “不是就好。”

    俞会长挥了挥手,“加油,我看好你,一定能用你的真诚、善良和远见,说服乌正霆中校!”

    她拍拍屁股,溜之大吉。

    只剩下楚歌一个人,连吞十几口唾沫,才来到乌正霆中校的办公室。

    这里一点都不像是一名杀伐决断的铁血军人的办公室。

    倒像是热衷于研究的医生或者科学家的实验室。

    各种数据,卷宗和实验记录堆积如山,一旁还摆放着一具五脏六腑都发生病变的人体模型,以及大量实验材料。

    一名身形高大,穿着黑色无菌服的中年男子,正坐在角落里,低着头,聚精会神观察着显微镜。

    @B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