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五百四十五章:暗流涌动
    本来历史上的崇祯皇帝每一步,都在按照韩子元设想好的那样来走,可如今这位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就连已经定下罪名的陈奇瑜都能被召还任职。

    白莲教的全盘布置,不说全部都被崇祯皇帝阴差阳错的破坏和化解掉,最主要的是,崇祯十七年上任的山东总兵牟文绶,一下子把白莲教在山东的分支闻香教基本都连根拔了起来。

    崇祯皇帝提拔牟文绶的时候,或许压根没考虑到这层。

    但这次牟文绶有意针对白莲教的打击对韩子元来说是巨大的,闻香教可以说是白莲教为数众多的分支中,规模相当大的一个。

    虽然韩子元尽快利用所谓无生老母的神迹,将心腹林大海提拔成了新的闻香教主,但这依旧这使得有些人已经开始对韩子元的做法生出了不同意见。

    除此之外,有山东军的弹压,闻香教就算有了新的教主,实际上在这几年也无甚么太大作为,这个重要分支已经失败了。

    在今年直到九月这段时间里,韩子元一是在不断地想办法来安抚和压制那些不服自己领导的人,二就是野心膨胀,想渗透到官军当中,掌控军权。

    这两个方向,前者直到如今才有一些成效,韩子元利用各种自己编排的说法,一一将不服从自己的教徒剔除。

    还未上任的李猛也被他成功扼杀在路边,抛尸荒野,用一个信得过的教徒代替,天衣无缝,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出了茬子。

    正当白莲教打算跟在陈奇瑜的五省官军屁股后头,等他们打下来一个地方,就渗透一个地方的时候,后者在这个时候却不偏不倚的死了。

    陈奇瑜死了已成定居,后者接任的人选却是韩子元要关心的。

    何腾蛟和堵胤锡都不行,前者虽说好搞事,而且刚愎自用,但毕竟才能还是有的,对于白莲教的事也一向都很挂在心上。

    后者更别提了,是三个人选当中韩子元最为忌惮的人。

    堵胤锡早在做兵备道的时候,就带着两三千临时招募的民卒,破坏了闻香教谋划多年的起义,击溃几万教徒并且捣毁掉数个窝点。

    不仅如此,堵胤锡升任长沙监军以后,更是各种和白莲教过不去,闻香教上一任教主林易纶就没少在他手中吃哑巴亏。

    韩子元明白,乱世不是长存的,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再乱的世道也会终归一统,不是关外的建虏,就是关内的大顺、大西和朝廷,总会有一方在战场逐鹿中获得胜利。

    无论哪一方胜利,韩子元也能断定一点,这个新型的朝代必然还是会沿用明廷的政策,对白莲教继续赶尽杀绝。

    崇祯皇帝击溃大顺,逐步收复失地,更是在今年上半年击退建奴,征服蒙古许多部落,大明在崇祯年间的中兴之象正在显露,这不是个好兆头。

    由于老朱家就是靠白莲教起的家,所以对白莲教也定是最为防范,甚至可以说是不把你彻底剿干净了,根本不会罢手。

    这里边儿韩子元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明廷续存。

    不过他却也知道,如果自己不能在短时间里有所作为的话,不止以教中某几位长老为首的反对势力会再次出手,而且天下会愈发稳定下来,到时候自己想继续发展和存活下去就更难了。

    朝廷定下了彻底铲除白莲教的政策以后,主要的行动派是以王承恩、方正化、曹化淳和李若链为首的厂卫势力。

    在这个时间段,厂卫基本放下了争端和内斗,就像崇祯十七年斗东林那样,一股脑的全都集中去对付白莲教。

    有了这个更大的对手,厂卫的情报系统开始轰鸣运作,最有利的是,铲除邪教比对付东林党还要罗织罪名来说,可要轻松不少。

    无数番子开始到处明察暗访,每日都有无数新发现关于白莲教新窝点的情报,由全国各地汇聚到京师。

    ......

    番子们开始对白莲教下手之时,后者又怎会无动于衷。

    这不,当京城里的崇祯还在忙着组建飞雷营和研发有关线列步兵方阵这些事儿时候,堵胤锡正在加紧编训君子营和各省官军。

    而白莲教的龙使王自仁,也已经在山西省太原自己名属的一处院落,找来山西各堂口分教的主要人选来议事。

    由于王自仁这次行动极其隐秘,再加上名属王家的宅院何其之多,厂卫虽已得知白莲教要有大动作,但一时竟无任何情报所获。

    番子们无法,只得摇头晃到的各处明察暗访,王自仁却已经正襟危坐在宅子中,面对一帮来自山西各地的主要教徒了。

    这次找来共商大计的人,全都是王自仁完全可以信任的人马,比如他的四个儿子,一直跟随在他身边。

    还有帮着他登上白莲教龙使之尊位出力最多的一些香堂香主、分教教主,以及几名站在他一边的教中长老。

    这些人在外都是与王自仁一样,是名声极好的乡绅、富户,在教中的地位又都与王自仁的身份休戚相关,每遇到大事,后者都会与这些人商量。

    当然,像今天这样将人都招来的时候却是不多的,见到王自仁满脸凝重之色,众人便知事情的严重性。

    “可恨!”此时的王自仁,已经全无平日微笑挂在脸上的温和模样,满脸都是尖酸刻薄,且听他尖声道:

    “这刘猛行事太过夸张,不仅自己死了,还把咱们暴露给堵胤锡,他可不是省油的灯!”

    白莲教的大行长道长老刘奎甲向来站在王自仁这一边,他抚了抚略长的白色胡须,叹道:“若非如此,狗皇帝岂能这般速度派他那些厂卫爪牙,来与我教中人作对。”

    “龙使,这事儿您可得想个应对的法子!”

    王自仁见他们纷纷朝自己问来,也是呵呵一笑,反问道:“你们叫本使拿主意,本教养着你们又是干什么的,可有对策?”

    听这一番阴阳怪气的话,几个刚才还在叫嚷着的人立刻就被问倒了,也有些畏惧起来。

    虽然他们中不乏智谋之士,但一时间让他们想出个计划来却有些为难,况且这王自仁深受教主韩子元信任,不可得罪。

    见他们有些茫然和害怕的神情,王自仁心下替这帮人的蠢笨感到惋惜,又是一笑:“你们什么想法都没有,全都指望着本使,就能将本教发扬光大了?”

    “如今明廷虽然眼看着要不行了,但各地的卫所官兵,以及各衙门的捕快、差役可还都在。”

    “况且京畿和山东、宣大已经开始复建驿站,一个不慎,我们不但不能做出事来,反而会害了教中的兄弟,最后变成厂卫抓住的破绽。”

    “如今来找上门的是番子,对上这帮人,咱们无论明里暗里都是斗不过的,因为你狠他们比你更狠,你阴险,他们比你更阴险,还是要从朝廷入手。”

    说到这里,王自仁嘿嘿一笑,面上显露阴狠之色。

    (笔趣库 www.biquk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