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大唐腾飞之路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送礼送包装
    “老…老吕,我就拿这个当礼物,送给皇帝???”萧寒瞪大了眼睛,指着那个棺材一般的木箱子不确定的问吕管家!

    “对啊!”

    看着萧寒满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吕管家还以为他心疼了!答应一声后,又赶紧凑过去在他耳边说:“侯爷放心,这东西咱还有!等到萧大他们手艺熟练了,咱想要多少都不是难事!到时候就算你在屋子里摆满了,也没人管您!”

    吕管家越说越兴奋!看他那样子,要不是有地心引力拽着,这时候都能飞天上去!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

    自从得知萧寒要给皇帝敬献礼物,他可是好几天都没睡觉!在礼物堆里挑选许久才挑选出来这样东西,别的先不说,就现在而言,绝对的天底下独一份!

    伸手摩挲着面前的“棺材”,咳咳,是木箱!

    吕管家闪亮的眼睛里似乎已经看到了萧寒在金銮殿上礼压群臣的模样!

    咱侯爷有了这个礼物,到时候什么万年珊瑚,千年神龟,都通通靠边站!什么是绝无仅有,什么是天下唯一?这才是!

    就在吕管家还在想入非非之际,他没发现,萧寒的脸已经皱成了苦瓜样。

    啥,啥,啥?这是啥?

    这不就是一面镜子么?

    表面还麻麻赖赖的,一点也不光滑!拿这玩意给一国君主当礼物?真糊弄鬼呢?!

    “这是不是太草率了?要不现在换一个?你看我腰间的玉佩也不错?”

    萧寒咬着牙寻思半天,还是觉得送这玩意有些不靠谱,想问吕管家换一个,不料却换来一双看神经质般的眼神。

    大哥,大爷!就你腰间的玉佩?往天里说,也不过值个几十贯罢了!人家皇帝宝库里,比这个差的玉佩都找不出几件!拿这玩意送礼,那才叫扯淡!

    强忍住想要伸手试试萧寒脑袋发不发烧的想法,吕管家嘴角抽搐几下,随后推着萧寒就往宫门那里走:“侯爷,您别开玩笑了!看这时辰也差不多了,你赶紧进宫吧!”

    “可…这…”

    “没啥可是的!放心,这礼物绝对是今晚最珍贵,那是有钱也买不到!喂,你们几个!别愣着了,快把箱子盖上!一会送到宫门,让那些侍卫抬进去,千万千万给我交代清楚,别摔了!”

    就这样,萧寒几乎是被推着走进了宫门,等走到大殿前的广场,他这脑袋里还是有些混乱。

    其实,镜子这东西在大唐的贵妇人手里,那早就不是什么稀罕物。

    自从长安东市的寒月轩将带有镜子的首饰盒作为主打产品,在这长安城里,如果哪个贵妇名媛没有去紫衣那里购置一面镜子,那才是稀罕事!

    只是萧寒不清楚,她们买的,大多都是镶嵌在精致首饰盒里的镜子。

    最大也不过巴掌大小,而现在送给李渊的这块,足足有两尺宽,一人多高, 是彻彻底底的换衣镜!

    在现在这个条件下,别说这么大的一面镜子,就算是这么大的一块透明玻璃!

    也是萧大跟几个心腹匠人实验许久才做出来的,其中耗费的心血不计其数!所产生的废品更是堆成了一座小山!

    幸好,做玻璃的原料只是沙子而已,要是换成其他,吕管家估计早就心疼的不成样子!

    “哎,算了,就这样吧!大不了以后咱不卖大镜子了,憋到小李子上台后再卖!”

    一阵寒风刮来,萧寒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头脑瞬间也清晰了许多。

    他是想清楚了,反正第一手货源掌握在自己手里!只要自己不把它卖的满大街都是,李渊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在糊弄他?不知道自己在糊弄他,哪又怕什么秋后算账?!

    再者说了,除去镜子本身廉价外。

    那用名贵的檀木打的架子,还有镶嵌大大小小的宝石,这都是钱啊!不是说后世卖东西就是卖包装么?咱现在也来试试!

    思即如此,萧寒立刻精神抖擞起来,迈开小步就往太极宫走去!在他后面,四个侍卫小心的抬着那个酷似棺材的木箱……

    太极殿,也就是原先的大兴殿!

    它处在长安城的中轴线上,是整个长安皇宫的正殿。

    每逢初一,十五的大朝会,以及各种节日大典,全部都是在此举行!萧寒因为来此参加过好几次大朝会,对于太极殿也算是轻车熟路。只是每次来,都要爬一段漫长的石阶这让他很不舒服。

    看着面前青石铺就的台阶,萧寒实在是想不明白!

    建筑的本质不就是为了让人更舒服便利么?那弄这么高的台阶有个毛用?设计师脑子被驴踢了?

    这么高的台阶,自己一年轻人爬起来都*,对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头来说,不就是天然的官员劝退装置?毕竟连爬都爬不上来,还当个毛线的官!

    不过,发牢骚归发牢骚,这该爬楼梯,却还得爬!

    今天萧寒来的属于比较晚的,又在门口跟吕管家磨蹭了半天。

    所以这时在台阶上,就只剩他在努力前行,身边连个相互鼓励的人都没有。

    至于身后那四个扛箱子的侍卫,他们倒是不累,但此时全身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箱子上,生怕将这全世界唯有一份的宝贝给摔坏了。

    累死累活爬到了头,又冷又累的萧寒一头撞进了太极殿!来不及跟熟人打招呼,先一屁股坐在了一个软垫上大口喘着粗气。

    好像他这几天没干别的,光跑腿了。

    “哈哈!萧兄弟来了!别在门口坐着,来来来,去前面跟弟兄们坐一起!”

    就在萧寒刚坐下喘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粗狂的声音便在他的耳边炸响!

    萧寒都不用抬头,光听声音就知道是刘弘基那厮!

    “刘兄,让我喘口气先,爬上来都快累死了!”

    萧寒费力的抬起手臂向着刘弘基摇了摇,他现在那也不想去,只想安静的坐在这里。

    “嘿,你说你,年纪轻轻,就这么虚?”

    刘弘基对萧寒病恹恹的样子颇为不满,一个武侯,拉不开弓,舞不了枪就够废柴了!

    如今爬几个楼梯都喘成这样,岂不是被那些同样废柴的文官笑话!

    “快给我起……咦?你这后面跟着啥玩意?吓老子一跳!”

    @R

    (笔趣库 www.biquku.com)